流轉秋光容易,接連兩天可以觀賞二齣話劇,不論好醜,无咎。

今天那場分下午4時及7時,小師弟老早在群組宣傳免費派票呼籲捧場。只知道他在英倫多年,每年一見,潛心英文寫作,這是他的第一個演出劇本,憑著一筆不大的資助,赤膊上陣,怎麼能夠不走走看看。

聖三一劇場在東倫敦E12區,舊教堂改建成為社區中心,有幼兒園,社康服務,主教堂改為多用途禮堂,褐色約15尺x30尺x1尺矮台,木結構高樓頂兼褐色傳統木板長凳,基本世界光加無色片射燈,無後台。

特意早點去視察場地,維多利亞式紅磚屋教堂,長春籐鋪滿門窗一大塊,蒔花盛放,屋簷下有長椅橫豎擺放;爬上教堂上層,看到燈光、音響、道具、演員十多人正在作演出前最後綵排,很可能也是第一次實地綵排,6名演員各拿著塗了螢光色對白的劇本掠讀。

原始布景幾個紙箱,兩盆塑膠灌木盆栽,洗潔精、掃把、地拖;配上幻燈銀幕;上半場一幕,中場休息15分鐘,下半場兩幕。

可惜下半場兩幕分得不明顯,到了謝幕時,在座不到20名觀眾誰都不敢先鼓掌,略尷尬。

劇名叫「火星戰地球」,科幻劇,當權者住在火星,被貶者住在地球。演員口音速度各異,都是日常口吻。票價最低£6,貴賓票貴不過一碟燒鴨腿飯。一群年輕人處女實驗演出,完場後演員對觀眾致謝,難得、難怪。

劇場轉角大街有一座印度金廟,餘暉燦爛,一大隊百多人老幼老幼排列緩緩前行,領取免費派發食物包。

乘坐輕鐵回程時,禁不住想起半生前香港好不熱鬧:校協戲劇社、中英劇團、香港話劇團、海豹劇團、致群劇社、力行劇社、生活劇團、進念二十面體、第四線劇社、沙田話劇團、灣仔劇團、赫墾坊……

星期日已經是2022年9月25日,昨天的「雷雨」全滿;今晚的演出導演給我贈券擠進去。人在世界,哪個不想再看東方莎士比亞曹禺(24.09.1910-13.12.1996)寫的悲慘世界?

原名萬家寶,將萬字分拆為「草」為「禺」,草算不上百家姓,普通話草與曹諧音,因以曹禺為筆名。出生天津,母親因產褥熱三天後病逝。1933年曹禺待在清華研究院時創作了「雷雨」。

青年劇場在N1區,劇場有6層梯式自由座位可容納一百多人,單向平地舞台面積約25 尺 x 30 尺敷黑地膠蓆,黑邊幕三排,基本舞台燈光,算得上是合格的表演場地;差一點的是觀眾席只有中間上落通道,無論遲到早退或人有三急,免不了會造成騷動,影響演出氣氛,地區小劇場差強人意罷,全場爆滿恐怕不會是常態。

有心人是藝術瘋子,小提琴、豎琴、寫小說、聲樂、指揮、踢踏舞樣樣皆出色當行,多年來自資籌演大型歌舞音樂劇,包括仲夏夜之夢、歌舞人生等等,每次演出都動員過百名台前幕後工作人員,好讓專業、半專業和業餘好手有機會踏台板。

這兩場演出票價每張£15,普通話演出又較英語來得熟悉,如果以粵語演出,相信又會換上另一群觀眾。有心人關心國運,同情香港人反送中訴求,也曾被中國駐英大使館約會喝茶。

全劇演出長70分鐘,中場休息20分鐘,加插幻燈片背景及中、英文簡述過場。

可惜上半場場景轉換太頻密,故事脈絡沒辦法交代,演員無法入戲;下半場集中得多,漸入佳境,觀眾多番在小高潮時拍掌鼓勵。

故事寫30年代中國封建社會,男權至上、貧富階級對立、人性偽善、自私、犬儒、貪婪種種惡習,劇本基本上是冚家剷,錯綜複雜的一家人變成兩家人,雷雨交加中兩人觸電死亡,一人吞鎗自殺,兩人發瘋,罪孽深重的老頭子心臟病發孤獨抱恨餘生。

到了2019年香港多了赤裸浮屍、乾屍跳樓、人口失蹤,有形無形的創傷,誰敢說善惡到頭不會報?

只恨天公何太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