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到了,一行57人來了蒜頭島。島上蒜頭節定於每年8月第三周舉行,時間的選擇總不能盡如人意,但也避免了人滿之患;人口只有15萬的小島,島上十字縱橫的主幹車道大多是雙程單線行車,大旅遊車碰頭的時候都要慢下來。來的有居英60年的老華僑夫婦,九十多歲,也有從香港來了一年半載的家庭,最少的才10歲8歲;大家起初都有些隔,但旅程三、四日後,溝通拆下無形的隔膜,大家也沒有分辨甚麼顏色,先行者有幾十年前的故事,初到貴境者自然有新的探索體會,輕談淺說,有人嗜好蒜頭,卻也不是絕無懸念人見人愛的。

從倫敦往南去蒜頭島,途經溫徹斯特城(Winchester),在英倫北部有熱門的香港人聚居城市曼徹斯特城(Manchester),兩市相距可213哩。溫市是古早的英倫首府,大教堂是全歐州擁有最長中殿的教堂,長160米,1079年動工興建,收取入場費。鄰近咫尺的溫徹斯特大學有百多年歷史,全英大學排名106,不過爾爾。另一邊廂的溫徹斯特學院是全英國中學僅餘三間全男校之一,1382年在現址創建,大學入學試92%考獲全科甲等以上成績,蜚聲國際。學費每年£43,335,2019年起預科招收女生,但只限日校,不設留宿,日校生每年學費£33,990;這些還不包括報名費,留位費等等;優秀的私立學校費用昂貴,還是一位難求,為人父母者誰不希望子女成龍?溫徹斯特市中心設計優雅,徜徉山水學院市集之間,可以竟一日之遊。

懷特島(Isle of Wight)我們暱稱為蒜頭島,距南岸軍港樸茨茅斯(Portsmouth)約16海浬,車連人上船船程約40分鐘到達彼岸。是日也南修浦頓(Southampton)的另一間渡輪公司工人工業行動罷工,所以這個碼頭略見繁忙,但全部汽車從碼頭有序上船也不過10分鐘左右,渡船準時啟碇。基於安全守則,全部旅客都要從底層車庫登上高層休憩間,或者去到頂層甲板觀望兩岸風光,在這罕見酷熱夏日,海風習習,碧波粼粼,船行如磐,心止如水,人生旅途的又一章。

住在島上東邊的沙州旅館,主人姓Lee,但不是華人,身高不過6呎8,每次出入廳堂都要側頭而過。旅館襲用前人以世界各地國家城市為客房命名,當中有大溪地、三藩市、千里達、夏威夷、斐濟、悉尼、紐約、冰島……當然少不了香港;幾日下來,還弄不清楚誰住在世界那一個角落?這是家庭經營旅館事業,聘任一些兼職助理,每日早餐、晚餐都是個別服務,人手雖然二、三,除了第一夜晚餐稍為肚餓外,餐次有條不紊,臨別時的早餐更是招呼妥貼順暢。旅館每夜都有免費娛賓歌唱節目,除了配備大型銀幕和電視屏幕,主人還特意為我們從電腦揀選中文歌曲,一眾團友夜夜都可以引吭高歌,卡拉OK忘盡心中情。旅遊旺季每年只有幾個月,在疫情肆虐近3年後,大家都努力求存,不欺場。

去過島上最西邊的海上三神針,最南邊的維多利亞小鎮浴場,倒沒有碰到生啖蒜頭人。蒜子促進血液循環、預防血栓塞、降血壓、抗菌消炎;一蒜在口辛辣刺激,眼淚直流,偏偏很多人又嫌蒜頭口氣大。從懷特島回程到樸茨茅斯,順道在鎗砲碼頭購物區流連好半天;是日也倫敦火車工友大罷工,這國家的工會組織相當健全,受到法律保障,工友們決定的罷工日期都會事先公布,有關部門或作出應變措施紓緩不便,便與不便,各自自求多福。

在自由的文明國度,有生食蒜頭的權利,當然可以不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