編者按:上周四(4月18日)美國司法部公佈了穆勒報告的公開版本。司法部長威廉姆巴爾(William Barr)在新聞發佈會上再次確認特朗普總統及其競選團隊在2016年大選期間,沒有與俄羅斯共謀企圖影響大選,也沒有妨礙司法。特朗普總統周六(4月20日)在其官方臉書帳號轉發了英文大紀元的專欄文章「『空漢堡』式的穆勒報告讓美國付出代價」(Nothingburger Mueller Report Came at a Cost Too Great for America),並引述了其中的一段。「空漢堡」(Nothingburger)這裏是指萬眾期待的,但結果卻被證實是空穴來風的事情。

你能相信嗎?為這個長達400頁但沒有任何實質內容的報告,讓我們等了兩年。我們期待了這麼久的穆勒報告,其所涵蓋的所有內容,都已經是眾所周知的了。

保羅馬納福特(Paul Manafort)因為稅務欺詐被判刑。大家難道不知道此事嗎?

穆勒本應該專注於調查所謂特朗普和俄羅斯的陰謀論,但卻去起訴特朗普總統前任競選團隊主席馬納福特在2016大選之前數年發生的普通逃稅行為。

特朗普對聽到的有關(馬納福特)的謊言很反感。他炒掉了FBI局長詹姆斯科米(James Comey),後者在調查希拉莉(Hilary Clinton)電郵門事件中事事都違反程序,又聽從國務院那些有偏見的高層幕僚們的話,在「通俄門」中不斷搞出些事端。特朗普告訴科米,他認為對退休中將邁克爾弗林(Michael Flynn)的調查有冒犯性而且離奇地嚴厲。

這些事情大家難道不也知道嗎?大家當然知道。所有人都知道。

實際上,媒體報道中大量的關於總統對這個「政治迫害」的合理投訴,也只不過是任何一個人在受到聯邦調查局、國會和媒體對一項捕風捉影的犯罪指控後的自然反應。

所以這就是——我們在這裏在次看一下這個最新的「重磅炸彈」。

有人會說「這個(穆勒報告)會改變一切」,儘管它證實了司法部長威廉姆巴爾(William Barr)做過的聲明;他們還會說巴爾的結論「不成熟」,儘管他本人親自花了幾個星期跟穆勒商討這個報告;他們要求要看完整的報告,包括需要修改的大陪審團的、即使巴爾部長也不能公開的那部份。

如果我們在過去兩年的等待中學到甚麼的話,那就是在「通俄門」的騙局調查中,從來沒有真正的證據拿出來。我希望這個空洞的「重磅炸彈」將是最後一次。

民主黨的加州眾議員阿德姆希夫(Adam Schiff)不斷地在誤導美國大眾,聲稱穆勒的調查和自己領導的眾議院情報委員會都拿得出通俄證據。現在他的過份投入反爾導致自己沒有退路。就像一個十幾歲的孩子抽煙被父母發現一樣,只能用更多的謊言來遮蓋謊言。

司法部長巴爾對穆勒報告所下的結論還是不能阻止他們堅持的通俄論,我懷疑即使完整的報告也未必能夠說服他們。

上周巴爾部長的新聞發佈會剛一結束,CNN的評論員博金(Keith Boykin)就在推特上宣稱,「(穆勒報告)完全浪費時間,巴爾是特朗普的走狗,應該蒙羞下台。」

許多自由派的人也不滿巴爾決定不起訴特朗普干擾司法,但是真正的事實是穆勒找不出任何支持指控的證據。再者,司法部長巴爾明確表示,總統在幕後完全配合調查,拒絕行使行政特權並鼓勵證人要誠實和坦承。

雖然自由派仍堅持陰謀論,但勾結、阻礙司法和陰謀的問題都已經解決了。特朗普和他的團隊被證明無罪。

接下來的事情是聯邦調查局和司法部的政治偏見問題,情報機構和民主黨反對派研究人員、國會工作人員、以及那些極力破壞調查執行的奧巴馬政治官員之間的不恰當關係,將是巴爾下一步調查的對象,司法部長巴爾已經跟國會明確了這一點。

當巴爾要去追根究底的時候,美國人應該自問的是,「這樣做值得嗎?」

這個空洞而又不合邏輯的,在過去兩年中把整個國家置於過山車般眩暈中的報告值得嗎?

早先被授予普利策新聞獎的紐約時報和華盛頓郵報是否值得把精力放在一個沒有實質故事的新聞上呢?

通過試圖推翻合法的選舉結果來撼動數百萬美國人對我們司法民主的信仰,而讓小部份政客贏得選舉,這是否值得呢?

既然穆勒報告已經被公開了,很清楚的是,它不值得為之付出這些代價。我們在過去的兩年半中,被那些受挫的民主黨人故意製造出的一個不完整的陰謀所困擾。除了對這場政治迫害帶來的憤怒和不信任,我們還能表達甚麼。◇

作者簡介:

傑森梅斯特(Jason D. Meister)是2020年特朗普總統競選團隊顧問委員會成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