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接4月30日B3版

朱利安尼評烏克蘭及拜登的角色

在The Hill文章發表的同一天,朱利安尼接受霍士新聞的訪問,在訪問中他對拜登的角色做了一些值得關注的評論。朱利安尼討論了在烏克蘭事件中,拜登罷免了正在調查他兒子亨特任董事的布瑞斯馬控股公司的烏克蘭檢察官。

有人指控朱利安尼是由於拜登正在競選總統,才公開這一事件的。朱利安尼立即作出回應說:「我現在提起這件事,是因為我希望烏克蘭事件可以被調查清楚。我不在乎喬拜登的參選。我想要調查烏克蘭事件,是因為我認為在烏克蘭事件中,我們會找到很多關於斯蒂爾檔案是如何弄在一起的答案,馬納福案件又是如何復活的。」

朱利安尼說,司法部「應該對此進行調查」,就外國政府參與通俄門指控的起源提出問題。具體而言,朱利安尼問道:「有多少烏克蘭人參與其中,美國駐烏克蘭大使館,是否參與了,而且幫助搞出一些證據?」

他說:「指出這(個醜聞)是從哪裏開始的,這非常非常重要」。「這是一個構陷,一個老式的構陷。」

刑事轉介

還有另外兩個值得注意的,發生在同一天的採訪:一個是共和黨眾議員德文努內斯(Devin Nunes)(R-Calif.)接受霍士的「周日早期刊」節目的採訪,另一個是朱利安尼接受CBS的「面對國家」節目採訪。

採訪中,努內斯告訴主持人瑪麗亞巴提洛莫(Maria Bartiromo),他準備向司法部長發送八個刑事轉介,其中三個包括陰謀向國會或FISA法庭撒謊的指控。

而朱利安尼則是檢視了穆勒報告的主題,並指出:「我根本不擔心那個報告。如果有任何問題,那兩位優秀的律師(羅森斯坦和巴爾)就不會寫這種信了。」

第二天,4月8日,共和黨眾議員馬克梅多斯(Mark Meadows)(R-N.C.)公開評論了努內斯的採訪,並指出將會有更多的刑事轉介。梅多斯表示:「大量證據顯示,多名聯邦調查局和司法部高管濫用權力,對正式當選的特朗普總統搞破壞,他們將被追究責任。」

梅多斯親自參與了對許多FBI和DOJ人物的重要訪談,他可能指的是其中的一些人。

巴爾聽證會

4月9日,巴爾參加了眾議院撥款小組委員會的聽證會。此次聽證會原定是有關司法部的預算的,但卻幾乎專注於穆勒報告和巴爾的結論信件,其中洩露了許多有趣的細節,包括監察總長的報告將在5月至6月間完成。

彭博社報道說,巴爾組建了一個團隊,負責審查聯邦調查局和司法部官員做出的調查決定。雖然巴爾在聽證會上不會證實這一點,但他確實說:「我正在審查調查的行為,並試圖涉及2016年夏季進行的反情報調查的所有方面。」

巴爾告訴小組委員會,他3月24日的信「是為了說明報告的底線結論,而不是總結報告」,並指出他試圖儘可能多地使用特別檢察官的語言。巴爾最後告訴小組委員會「這封信已經不言自明」。

在巴爾聽證會的同一天,眾議院司法委員會舉行了一次關於「仇恨犯罪和白人民族主義興起」的聽證會。在聽證會上,民主黨眾議員泰德列伊(Ted Lieu)(D-Calif.)播放了一個縮短了的並具有誤導性的、有關坎迪斯歐文斯(Candace Owens) 談話的片段。

出席聽證會的歐文斯聽了這個片段,顯然很生氣,但直到播映結束,她也沒有回應。當輪到她說話的時候,歐文斯用一個措辭強硬的回應,為她的言論提供了適當的背景,這使得列伊看起來顯得難受和不安。

歐文斯的回應影片,可能將繼續是C-SPAN有史以來觀看最多的片段之一。

穆勒團隊協助修訂報告

4月10日,梅多斯注意到穆勒的報告很快就會公佈,但更重要的是,他透露,穆勒和他的團隊正在積極地協助巴爾,準備修訂這個報告以便可以公佈。

特朗普:

「一次未遂的政變」

同一天,特朗普總統抨擊前FBI局長科米和副局長麥凱布為骯髒的警察,他說:「這是一次未遂的政變,這是一次要推翻總統的企圖,但是我們擊敗了他們。」特朗普繼續說,他最感興趣的是「回到這一切開始的確切起源」,並指出,「他們所做的是在叛國。」 

巴爾:

「間諜活動確實發生過」

同樣在4月10日,巴爾再次出現在國會預算聽證會上,和以前一樣,聽證會的大部份內容都集中在穆勒報告上。

在回答一個問題時,巴爾表示,他認為針對特朗普競選團隊的「間諜活動確實發生過」。他隨後指出,真正的問題是間諜活動是否「得到充份的斷定」。

巴爾還提到,大選中確實存在著多次預先存在的調查,並指出:「我想要做的一件事,就是把所有已經在進行的調查中的所有信息匯總起來。」

巴爾評論的背後含義值得注意,特別是作為一名新任的司法部長,如果他還沒有看到實實在在的、以前積累的證據作為支持,巴爾似乎不太可能向國會提出這些意見。

阿桑奇被捕

4月11日,維基解密創始人朱利安阿桑奇(Julian Assange)被驅逐出厄瓜多爾駐倫敦大使館,並根據美國和英國的兩份逮捕令被逮捕。

針對阿桑奇的起訴書,早在2018年3月份就已經提交。厄瓜多爾早已經與英國和美國開始了冗長的談判,要求得到阿桑奇不會面臨死刑的保證。

值得注意的是,美國對阿桑奇開啟的指控不包含資本費用,而且最高刑期只有五年。

奧巴馬前白宮顧問遭指控

就在同一天,奧巴馬前白宮政府律師格雷格克雷格(Greg Craig),被聯邦大陪審團指控「作出虛假陳述,並隱瞞他代表烏克蘭的有關活動的重要信息。」起訴書指出:「該計劃的目的,是為了避免克雷格註冊為烏克蘭的代理人。如果註冊,他就會被要求披露」一名不具名的烏克蘭人,「向克雷格及律師事務所支付了超過400萬美元的事實。」

起訴書一再提到一位不具名的「美國遊說者」,烏克蘭曾僱用他來「改善烏克蘭的國際公眾形象」。這個說客很可能指的是鮑爾馬納福(Paul Manafort)。

克雷格在4月15日的影片聲明中說,克林頓基金會的主要捐助者——烏克蘭寡頭維克托平丘克(Victor Pinchuk)「幫助資助」了2012年的報告。

向司法部提出的刑事轉介

就在同一天,努內斯將他的八個刑事轉介送達司法部長巴爾,正如他在4月7日所承諾的那樣。

在致司法部長的一封信中,努內斯寫道:「鑑於此事的敏感性,我將讓我的工作人員聯繫司法部,安排眾議員約翰拉特克利夫(John Ratcliffe)和我一起,直接向你介紹八個刑事轉介。

努內斯此前曾表示,其中五個轉介是有關向國會撒謊,另外兩個與「陰謀欺騙外國情報監察法院」的指控有關,而最終的轉介則是有關「全球性洩密」。

努內斯和他的轉介信,都沒有確定是哪八個人或所指控罪行的具體細節。

朱利安尼:

阿桑奇可以揭露一個陰謀

4月12日,也就是阿桑奇被捕後的第二天,朱利安尼接受了《華盛頓審查員》的獨家專訪,他在專訪中表示,「朱利安阿桑奇或者可以揭露烏克蘭誣告特朗普與俄羅斯勾結的『陰謀』。」

朱利安尼指出,他指的是「阿桑奇揭露誣告特朗普可能與俄羅斯勾結的聯邦調查的起源,並不是要提出阿桑奇否認俄羅斯黑客攻擊民主黨全國委員會和克林頓競選主席約翰波德斯塔(John Podesta)的可能性。」

朱利安尼告訴《審查員》,「要密切關注烏克蘭」。

穆勒報告公之於眾

4月15日,據報道司法部計劃在4月18日上午公佈穆勒報告。這份報告將提交給國會,其中將包含巴爾和穆勒同意的修改,而穆勒的團隊正在協助報告的修改。(全文完)◇

朱利安尼在採訪中說,阿桑奇或者可以揭露烏克蘭誣告特朗普與俄羅斯勾結的「陰謀」。圖為早前阿桑奇在英國被捕。(路透社)
朱利安尼在採訪中說,阿桑奇或者可以揭露烏克蘭誣告特朗普與俄羅斯勾結的「陰謀」。圖為早前阿桑奇在英國被捕。(路透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