斷交節奏? 立陶宛撤走駐華所有外交官

由於中共當局對立陶宛內政的不斷干涉和打壓。12月15日,立陶宛撤回了全部駐中國的使館工作人員,兩國外交關係降至冰點。

週三,立陶宛在北京的大使館已經人去樓空。不過,立陶宛外交部長蘭茨貝爾吉斯(Gabrielius Landsbergis)澄清,立陶宛並沒有關閉大使館,而是會繼續遠程運作。

立陶宛外交部長蘭茨貝爾吉斯:「我想非常嚴格的說,大使館沒有被關閉,外交官們回來是要尋求協商,因為我們對如何改變外交代表機構的名稱,有不同意見。」

英國《金融時報》引述知情人士消息稱,中共已經要求立陶宛外交官上交證件,降低其外交地位。這令立陶宛對其使館人員的安全感到擔憂,因為如果失去外交豁免權,立陶宛外交官在中國將可能面臨安全風險。

作為歐盟成員國,立陶宛與北京的關係惡化,也牽動了整個歐盟。

歐盟委員會發言人Nabila Massrali:「我們正在關注這一情況,並與立陶宛當局保持密切聯繫。所有立陶宛外交人員及其家屬,已於12月15日上午離開北京,他們由歐盟代表團的工作人員陪同。撤回外交人員及其家屬,是立陶宛當局的主權決策,是對其使團及工作人員最好的選擇。」

至今為止,立陶宛是所有與中共建交的國家當中,唯一一個允許台灣的外事機構在其名稱中使用「台灣」而非「台北」的國家,也是全球第一個正式對2022年北京冬奧會進行外交抵制的國家。

不懼戰狼外交 加國政要:拒絕華為 別無選擇

中共駐加大使叢培武12月10日再度向渥太華發出強硬警告說,加國政府如果排除華為5G,將為此付出代價。加拿大政要和專家對此表示,加拿大不懼威脅;鑒於國家安全,拒絕華為,別無選擇。

叢培武威脅說,以間諜罪嫌被中方拘押近3年,於9月獲釋的加拿大前外交官康明凱(Michael Kovrig)和商人斯帕弗(Michael Spavor)獲釋前,都已承認了各自的「罪行」。

參議員胡薩科斯(Leo Housakos)對大紀元說:「這位大使自上任以來一直發表令人無法接受的言論,包括威脅議員。」

胡薩科斯說:「我過去曾表達過對他的擔憂,並問過全球事務部是否有討論,作為加拿大的客人,他做甚麼是可以接受的、甚麼是不可以接受的。」

中共這名戰狼外交官在過去一段時間的表現令加拿大官員很頭疼。

10月14日,叢培武曾對傳媒稱,加拿大庇護港人將威脅「在港30萬加拿大人的健康與安全,以及在港加拿大公司的利益」。此言論曾引發加方廣泛的抗議和批評,被視為公開威脅加拿大政府。

中國問題專家、現任渥太華大學高級研究員的前政府高級官員約翰斯頓(Margaret McCuaig-Johnston)對大紀元說,「加拿大政府並不害怕非常『不外交』的外交官叢大使的威脅。」

她說,加拿大與中國人民40年的友誼,隨著中共國安綁架無辜的加拿大人而告終。

習給文藝圈劃紅線 專家:「紅色藝術」呼之欲出

習近平日前,對文藝界發出一連串警告。他說,如果品行不端,人民不會接受。專家分析認為,北京當局此前對文藝圈展開的一連串的整肅,最終目的是打造為中共統治服務的「紅色藝術」。

中共文聯第十一次全國代表大會、作協第十次全國代表大會12月14日在北京舉行。中共總書記習近平出席會議,並發表講話。

習近平說,「文藝要通俗,但決不能庸俗、低俗、媚俗。」還說,「文藝要效益,但決不能沾染銅臭氣、當市場的奴隸。」

習近平表示,「一個文藝工作者如果品行不端,人民不會接受,時代也不會接受!不自重就得不到尊重!」

他要求文藝工作者要珍惜自己的社會影響,「堂堂正正做人、清清白白做事,歌頌真善美、針砭假惡丑」。

過去一年,中共官方對藝人的整治力度依然不減,當紅藝人接連出事。女藝人鄭爽因代孕棄養、偷稅逃稅等問題被封殺;男藝人吳亦凡涉嫌強姦被突然逮捕。隨後,知名演員趙薇也被封殺。

今年9月,中共中宣部下發通知,要求加大對違法「失德藝人」的懲處,中宣部隨後明確提出,文藝娛樂「須堅持以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為引領」等。

對此,觀察人士認為,說白了,中共就是想讓文藝為政治服務,搞「一言堂」,把藝術變成中共手裡的「槍」。

台灣成功大學政治系系主任洪敬富,此前接受美國之音採訪時表示,中共自1921年建黨以來,就不斷強調文藝是要為政治而服務,更具體地說,是為黨國服務。

大外宣借鄧打臉習 暗批「瞎指揮」

不過,這幾天中共高層出現異常的激烈打鬥,在多個方面爭鋒相對,似乎有攤牌的跡象。針對習近平對文藝圈的講話,習的政敵迅速作出了反應。

第二天的15日,江澤民、曾慶紅派系背景的《多維網》以一篇題為《春秋筆丨鄧小平胡耀邦為文藝界鬆綁》的文章,借鄧小平和胡耀邦兩名中共過世元老之口,對習近平發起進攻。

多維網的這篇文章似乎挑明就是要「挑戰」習近平,在題目中,寫明「春秋筆」,其寓意已經說的很清楚,就是以「春秋筆法」,也就是文筆曲折而意含褒貶的寫作手法。

針對習近平在文藝界會議上講話,試圖要把文藝緊緊握在手中的目的,江派則以「鄧小平胡耀邦為文藝界鬆綁」進行反駁,稱「社會主義的生活是多彩多姿的」。

文中描述,在1979年1月,胡耀邦在中國文聯迎新茶話會上,痛斥「文革把全國文藝界辦成一個『管教所』,表示要砸爛這個『管教所』,建立新的『服務站』」。

文中給出一種暗示就是,現在習近平又準備恢復這個「管教所」。

文章接著進一步暗批習近平是在「瞎指揮」。

文中稱,胡耀邦說:「文學藝術是精神生產,我們領導文學藝術的缺點,與領導物質生產的不成功之處有類似之點,那就是三個字『瞎指揮』,或者說是統得過死,集中過多,指揮又不高明,這不是哪一個人的過錯,哪一個人的責任問題,而是我們在執行方針上有問題。」

借用胡耀邦這番話真不愧是「春秋筆法」,文中「習近平」一個字沒提,讓人很自然就會把「瞎指揮」和習近平近期一連串的誤判聯繫起來,直指習近平「統得過死,集中過多,指揮又不高明」。

文章緊接著,再借用鄧小平出席第四次文藝工作會議的講話打臉習近平。
文章稱「鄧小平說:黨對文藝工作的領導,不是發號施令,……寫甚麼和怎樣寫,只能由文藝家在藝術實踐中去探索和逐步求得解決。在這方面,不要橫加干涉。」

還借用當時現場記者的描述,說「當鄧小平講到『衙門作風必須拋棄,在文藝創作、文藝批評領域的行政命令必須廢止』,在寫甚麼和怎樣寫問題上『不要橫加干涉』時,代表們報以長時間的熱烈掌聲。而『不要橫加干涉』這句話,也成為第四次文代會的標誌性語言。」

同樣是在文藝工作會議上的講話,用鄧小平的「不加干涉」直接打臉習近平對文藝圈的「整肅」政策。

反習派向全軍暗示?「你只要去攻它,它都讓位給你」

在過去的一星期左右,中南海高層矛盾似乎嚴重激化,同時,習近平當局受到黨內的嚴厲批判,軍隊似乎並不在習的掌控之中,面對兩派打鬥,軍方似乎在旁觀,習近平的權威並非外界傳聞的那樣穩定,中南海正在翻起了風浪。

首先是,12月9日,海外中文傳媒紛紛聚焦《人民日報》發表的一篇文章:「改革開放是黨的一次偉大覺醒」,在這篇由中共黨史和文獻研究院院長曲青山撰寫的文章中,前後提及鄧小平9次,卻一個字不提習近平。無獨有偶,在15日的《解放軍報》中也出現了類似的現象。

軍報在一篇題為「勇當『咬牙幹部』」的文章中,大談所謂的「面對困難不低頭、身處逆境鬥志堅」。先後提及「鄧小平」、「宋任窮」、「劉伯承」、「徐向前」、「焦裕祿」、「袁隆平」等數人,但就是隻字不提現在的軍委主席「習近平」。這篇文章被新華網、人民網等黨媒轉載。

值得一提的是,這篇文章的出現,既沒有中共當前對軍隊政治要求的背景,也沒有軍事鬥爭的需求。突兀、乏味地講述中共軍隊過去的領導針對「困難」的看法,而且就是不提當下的軍委主席習近平的相關講話,其中意味並不簡單,似乎「有所指」。

文章說,「困難就像老鼠,聽見腳步聲就嚇跑了」,還引用鄧小平所說「越是艱難險阻,越是咬緊牙關;越是困難重重,越是戰鬥到底,直到衝破難關、取得勝利」,

針對習近平在此前的中共第三份歷史性決議中,試圖否定鄧小平改革開放,重回文革的論調以失敗告終的結局。似乎在把習近平當作了眼前的「困難」,藉此向黨內反習派發出政治暗示,要在和習近平的黨內鬥爭中「戰鬥到底、取得勝利」。

文章還引用中共航空專家葉培建的話,稱「嫦娥一號探月……困難是很多的,但是你只要去攻它,它都讓位給你」。在習近平千方百計要在二十大連任,保住「權力」的最敏感時刻,文中這句「讓位」顯出一種特殊的「敏感」。

類似的語帶雙關的表述,在文中多處出現,文章引用劉伯承所說的「我們困難,敵人更困難;敵人頑強,我們要更頑強!」,還有徐向前說的「堅持最後5分鐘」。稱「無論面對怎樣的對手,遭遇多大的挑戰,我們都應牢記,再『咬牙』堅持一下,轉機就會出現、奇蹟就會發生、勝利就會到來!」

文章似乎在向軍中反習勢力喊話:我們困難,習近平更困難!習近平頑強,我們要更頑強?

此前,《人民日報》發表由曲青山撰寫的「改革開放是黨的一次偉大覺醒」大勢吹捧鄧小平的改革開放,文中沒提到的鄧小平的改革名言「誰不改革誰下台」呼之欲出。

之後,習近平的「大筆桿子」,中共中央政策研究室主任江金權開始反擊,他同樣在《人民日報》上撰文「堅持黨的全面領導」。文中連提習近平6次,對毛澤東也提及2次,對鄧小平、江澤民、胡錦濤隻字不提,和曲青山形成鮮明對比。

同時還稱「改革開放」出現了「偏差」,直到十八大之後「才真正消除」。大贊習近平力挽狂瀾。

針對近期中共文宣系統出現的混戰局面,時事評論員江峰分析認為,《人民日報》的兩篇文章,以及中共軍報「有所指」的文章,證實中南海正在掀起風浪,後面恐有大事發生。

江峰說:「曲青山的文章警告習近平,改革開放是偉大覺醒,你不要拉著中國人民去做夢,誰不改革誰下台;解放舉報在旁邊舉手發言,幫腔:『你去攻他,就讓位給你』。習近平也可以不是我(軍隊)擁護的黨中央的核心。現在江金權說了,習近平是定海神針,你們搞的那套黨內民主的領導方式是錯誤的,你們的反思是錯誤的,我要聽毛主席的,我要搞『一言堂』,我要告個人崇拜。」

江峰說:「在過去的這幾天裡,中共的中央一級的喉舌發出的這種巨大聲音的不同,習近平的實際控制權肯定是極度弱化。甚至黨內最高話事權已經失去了。」

距離明年二十大還有約1年的時間,現在中南海似乎起風了,習近平的連任之夢恐充滿變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