朋友傳來一張可愛圖咭,上寫「我上班就是為了錢,不要跟我談理想。我的理想就是不上班就有錢。」作為小市民,這也是我的理想,可惜尚未達到,唯有繼續努力上班賺取金錢,再講理想。然而尊貴的官員,究竟上班又為了甚麼?他們又會否在利益之外心存理想?除了高薪厚職,福利特權,政策機要,人脈關係等等可轉化為各種利益的條件,他們的內心,是否真的有理想?

「問捨求田,本無大志。掀天揭地,方是人才。」如果以此標準審視官員,究竟有多少人會歸類為「問捨求田」?而「掀天揭地」的人才又有沒有?張橫渠說:「為天地立心,為生民立命,為往聖繼絕學,為萬世開太平。」這幾句說話,氣魄之大,絕不是本無大志「問捨求田」的官員可以理解,但如果為人民服務的官員沒有崇高的理想,表現行為往往等而下之只淪為「為個人人民貨幣服務」。范仲淹當年勸張載好好讀書,成才報國,自己更「先天下之憂而憂,後天下之樂而樂。」但今天的官員,互相勸勉激勵交流的會是甚麼?是炒股炒樓旅行飲食的心得?還是虛飾作弊、御膊推諉、轉移視線、語言偽術等種種手段?

理想,人各不同,而「事業」,又如何理解?孔子解釋事業:「舉而措之天下之民,謂之事業。」一個人一輩子做的事情、舉動、行為,是要使人民社會得到利益,得到安定,這才叫事業。拚命為個人謀利賺錢,炒賣房產,並不算事業。然而官商合作,集中配合去「問捨求田」,是孔子解釋錯「事業」?還是官商懂得真正去演譯「事業」?「為私利立心,為金錢賣命,為往聖斷絕學,為萬世毀太平。」齊齊「先天下之樂而樂」,誰管天下之憂而憂?甚麼為天地立心,為生民立命,牽涉到個人利益,人沒有崇高的理想,做法可想而知!

失心瘋的社會,成就失心瘋的個人,培養失心瘋的理想。銀紙「圈子」只求越加越多,居住「房子」只求越炒越大,操控「股票」只求越升越高,心中理想,等而下之優遊於數字錢堆之中,完全失去做人做事的本心。金錢利益,絕對可以是個人的理想,事業國家,層次就應該比個人更高尚。而「你想」,真的會決定「理想」,崇高與渺小,就是「你想」在個人利益與國家事業之間抉擇的理想,你想理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