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了一段施政報告,忽然想起要交稿,還是先做既定工作,再聽甚麼紀錄報告。人對自己承諾認真,就會努力履行,即使心有餘而力不足,未能百分百做好,盡了要付出的心力,大概也有個誠實的交待,比甚麼報告,都來得真實!

昨天早上11時多到尖沙咀見朋友,全個市面的感覺就是萎縮蕭條!街道上有大量商舖結業,未結業的,在過往同樣時間早就開店的仍未開門,經濟極度萎縮,真不知大家小市民的生計如何?到了朋友的office,交待了請他做的工作,朋友便說:「下個月尾,我會結束生意,退租回家。」有點突然便問:「已做了二十多年,真的不能撐下去嗎?」

朋友說:「怎撐?一年多根本連租金也賺不到,如何做?反正1月初租約期滿,現在整理執拾,結業離埸。」我問:「業主無減租?」他說:「租約到期,新租約說可減200大元,我租了這單位十多年,心想這200蚊,不減更好!我給路邊努力執紙皮的婆婆,都會尊重恭敬地給她們200 利是,沒有想到業主會這樣益我,反正生意都無得做,便回覆:感恩戴德給我減租200大元,一生銘記!香港這個社會,好的東西已漸漸消失,正如年尾後,又少一間好公司。」

無語離開,到餐廳和另一朋友午膳。朋友說:「我做的公司已結束香港office,轉去星加坡。」我說:「吓?跨國公司喎,為甚麼?」她說:「中美貿易戰,加上新法監管全世界,我頂頭那個美國佬,曾做過海軍,總公司第一時間叫他去星加坡或澳洲,免致政局動盪,公司要賠錢給出事員工。你知啦,美國的賠償,動輒是天文數字,所以香港office最近 結束,移去星加坡,我就成為失業大軍。」

午餐完,在尖沙咀閒逛,由於認識不少朋友在尖沙咀工作,遇到一位朋友說:「你知不知這間舖多少錢月租?」我說:「之前起碼要2-3百萬月租,現在市道,無得估。」他說:「傳聞是十分之一。」我說:「唔係掛?咁唔正常,香港市道真係仆直。」朋友笑說:「是之前不正常還是現在才正常?幾百萬元月租的舖,做甚麼生意?地產賺了所有人的錢,正常嗎?」

這年多,的確是被迫反思的一年,別人有甚麼報告已再不重要,真真假假,好壞優劣,自有公尺。倒覺得自己要向自己誠實報告,如何棄惡從善,作出真實的禱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