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特別的一個新年,沒有春茗,沒有拜年。斷絕團拜,限制見面!幾天放假呆在家,無所事事,反而看了幾日書。若不是有位朋友要離港移民,赤口也不會外出,來個茶敍送別。

二人同行往酒店,路上坐著位行乞人士,戴帽戴口罩戴墨鏡,波鞋牛仔褲運動衣,低頭緊貼衫領,環抱合攏雙膝,腳前放小紙盒。正當心想年青人為何不工作,朋友已把兩封利是,恭整地放入盒中。到了酒店坐下,便對朋友說:「年青人不工作,坐地行乞,好似不太好。」他說:「我以前絕對不會給後生行乞者,但幾天後移民,看到他,心情好複雜。過去從未想過會離開香港這個土生土長,打算終老的好地方,但一切已變,無可奈何!」

我問:「唔明?這和給後生行乞者有甚麼關聯?」朋友帶點低沉問:「你有無讀過琵琶行?」我笑答:「太長,總無耐性看完,只記得靚女千呼萬喚始出來,猶抱琵琶半遮面。及那兩句:同是天涯淪落人 ,相逢何必曾相識。」朋友說:「這兩年動盪,不少朋友早移民,或者回流已取護照的國家。幾日後我可以飛,他卻困坐地上,有點同是天涯淪落人的感覺,兩封利是,算甚麼,只是想表達對香港人的一種關懷。」

他這樣講,便Google 琵琶行,白居易在序中說:「予出官二年,恬然自安,感斯人言,是夕始覺有遷謫意。」白居易貶官異地,本來隨遇而安,沒有淪落的感覺,只因遇到這位彈琵琶的伎女,憑琴聽意,了解她的身世後,才感傷自己也飄零在外,都是天涯淪落人!難怪朋友快離開香港,面對不可知的新生活,有另一番感觸!

朋友又問:「有沒有讀過沈從文幾句話?」我扮醒地答:「中五時的一個暑假,在圖書館日日狂睇他的書,那些一流的溝女文字,我也偷用了不少,當年沒有手電、call 機,借用他的文字,改寫紙仔送咭,都有些心得。究竟哪幾句?」答:「我行過許多地方的橋,看過許多次數的雲,喝過許多種類的酒,卻只愛過一個正當最好年齡的人。」我笑問:「有甚麼秘密?是否臨別愛過,捨不得某個人?我們香港人,去過的地方,飲過的美酒,吃過的東西,全世界都不少,只是沒有多少個會懂看雲!」朋友說:「可以愛人,也可以愛地方。香港人甚麼都試過,有無想過他最後的一句,若變成:卻只愛過一個正當最好年代的香港?」

一時憫默無語!剛睇過書便拋書包,就引用魯迅:「石在,石頭在,火種不會絕滅。」朋友說:「明白,絕望時世,即使沒有火種,只要不放棄,繼續把石頭敲打,終會拼出火花。你留港,我到外國,希望都遇到好年代。」我笑說:「亂噏兩句,你居然可以elaborate 咁多,不過都有共通,在獅子山石頭之下,都愛最好年齡的人及最愛很特別的香港!」◇

(編者按:本版文章僅代表專欄作者個人意見,不反映本報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