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一輪限聚又殺到,食肆晚上再禁止不能堂食,6、4、2、0,的晚飯人數一路遞減至零,真替經營飲食業者們擔心,將心比己,若是他們,怎撐下去?另外某些美容健身等行業更要關門兩星期,手停口停,如此雪上加霜的疫情經濟,如何捱過?而當官的,又能為市民做甚麼?

明天有位朋友又要離開香港去美國,電話道別,朋友說:「無辦法不走,無所事事大半年,完全看不到香港有前景,經濟政治不明朗,加上疫情限聚,整個城市正窒息死亡。當然回美國未必可以像香港那樣賺錢,但起碼一切有自由,說甚麼,講甚麼,可以肆無忌憚,不似現在這裏完全被口罩覆蓋,收口收聲,你不覺得有點窒息嗎?而且私有產權越來越無保障,雖然舊年已買保險,一早已開離岸戶口,把錢調走。但現在聽新聞,你都搞不清甚麼,就有人被凍結戶口,我是小市民,話之你玩甚麼政治,辛苦賺錢,如果地方不保障私人財產,別說外資走,我現在都走,留在這裏托塔咩?」

我說:「你留學日本及美國,早有美國passport ,講條件去到那都可以生存。彷似在快沉的鐵達尼號,有privilege 先上救生艇,當然值得替你高興。但無條件的香港人,面對這樣的政經疫情環境,越想越灰暗,真不知如何?這段時間,政經環境不是我們香港人努力就可改變,絕對使人無奈及沮喪!到了美國,有新開始,你又可以約我們另一位朋友,他打算由智利搬回美國。」朋友說:「太好啦,可以見到香港朋友,為甚麼他轉移地方?」

我回答:「他說:歐美限制內地人入境,現在很多人轉移走去南美洲,智利地產近期買高了很多,我就襯高價賣貨袋錢走人回美國,之後台美兩邊住,香港就到時再說。不是說全球化嗎?大家可因應各自需要,全球流動,而我們香港人,絕對優質,老實講,我做外國政府,怎會不收香港人?有資產,有水平,勤力醒目又不喜歡攪事,只會為當地帶來發展,而不是帶來負擔。我在智利離開,大把智利朋友都說是損失,哈哈!」

觀感是一種主觀的感覺,看好看壞全憑自己過往的客觀經驗。某地覺得討厭的人,他方卻可能看做上品。此地不想留,外地倒願意收留,各自的著眼點究竟是甚麼?是對方誤判還是自己誤判?是自己不懂珍惜還是他人有見識?全球一體化,人口更自然流動,每個人都有自己的數簿和計算,祝福所有勇闖新世界的人,既呼吸自由的空氣,也為自己拼搏再開一片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