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來昨天到朋友公司想請教一些工作事情,怎知未到正題,就已變成走人話題!朋友說:「香港已經沒有甚麼好做,我已安排結束公司生意,明年2月走人。」有點突然,便問:「你在香港所有的根基,就這樣斷絕離開?」回答:「世事變化,現在對本地一切都看不順眼。自己今天就算連卡佛都無興趣行,而香港過往美好的一切,基本上已連根拔,還有甚麼可留戀?衰D講,講和港都絕無可戀!」

我問:「真的這麼決絕,不觀望一下?」答:「決絕?未算,我太太已決定將所有物業放售,雖然暫時尚未賣出,但已打算不留後路及單位作日後回流,3隻狗已先送去美國,交兒子照顧。我們兩夫妻就打算先到台灣環島遊,然後再去美國。」我說:「好呀,那邊少疫情,不必戴口罩,舒服好多。你太太真的這樣決絕,捨得香港的手袋服裝,珠寶首飾,海鮮美食嗎?」

他說:「當然不捨得,享受過好嘢,好難哽壞嘢,當然需要時間去適應。她主要是傷心,看不開,也看不下去!曾幾何時,我對地方災難都出錢出力,更親身落手落腳幫忙。你也許不知,我更專誠出差講學幾年,算盡了點力。太太覺得所有的付出都是白費,而現在看到的一切,她覺得非常討厭,說甚麼無良心,迫著我移民。」我笑說:「咁聽阿嫂話?難怪會發達。」答:「發達?笑死人啦!不過我們小男人最怕是大女人,更一定要尊重老婆大人。而在今天的香港,我就非常同情一個男人,三生有幸,身邊有個特別叻的極品!」

我笑說:「你是甚麼意思?日日數真銀,雖然不衛生,都應該三生有幸。」他說:「錢能代表一切嗎?今次走人,其實我們的損失也很大,不過想深一層,人必須要順應變化,選擇最適合自己的生活環境。如果她每天都不開心,留在這裏賺錢有甚麼意思?Happiness isa rare commodity and may not be bought。錢已夠過生活,只想她開心,所以說走便走。」

我說:「二十四孝老公,不留戀香港嗎?」他說:「當然留戀,特別是香港的美食。若禁聚解除,一定請你到馬車會吃蒸魚,吃了這麼多年,從未失水準,到了外國,應該很難吃到。不過無辦法啦,你有無聽過一個故事,話說小籬笆扶持小樹木長大,小樹木長大後,就覺得小籬笆有礙觀瞻,看不順眼!做人要有自知之明,責任已完,便無須留戀。就算是你的兒子或父親,若覺得你有礙觀瞻,嫌三嫌四,便要識做。否則人家拿枝棍毆打你,喊打喊殺,家嘈屋閉就無謂啦!此時此刻,此處此地已講無可戀,你話呢?」◇

(編者按:本版文章僅代表專欄作者個人意見,不反映本報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