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舞群組開心快樂後,全港又進入另一波疫情,限聚限制又進一步提高,酒店旅遊飲食零售,又再次大受打擊!原本踏入12月,各界有望聖誕老人大派禮物打救送暖,在愛與歡樂中,使市道能喘息復生。可惜限聚限制又來,老人家入境大概都要檢疫隔離,時不應,境也遷,試問又如何救市?難怪一人闖禍,後果可能不堪設想,看看這兩年的香港,件件都令人感慨萬千!

政府保就業玩完,現在打工仔更就業不保,新一輪的炒人潮好快又殺到。昨天有線新聞部先製造新聞,立炒新聞部40個員工,其實以香港現在的環境,市民一早心照,各種炒魷魚的原因早已不是甚麼新聞。反而有些有線員工為被炒同袍抗議請辭,這才是新聞。香港真的是個可愛的地方,在這種愁雲慘霧,疫情嚴峻的形勢下,人人都想保住那份工,偏偏有些人卻放棄「有福自享,有難人當」的大潮流,為同袍發言齊上齊落,這種有溫度的人性光輝依然在香港發生,才真的是新聞!祝福所有新聞工作者,此地不留人,自有留人處,有專業、有才能、有真心,自然有發展空間可以走自己的路。

最近又有朋友要移民,在疫情限聚下,大家只能打個電話說道別。過往的香港是一個有人情味的地方,大家出門有餞行,歸來有洗塵,人與人之間的互動,有熱情有喜樂。是甚麼令這麼多中產離開?使社會階層變成「啞令」的形狀,頭重腳重中間成棍仔的狀態?有錢人早有外國護照,走不走、幾時走不是問題。弱勢低層欠缺條件,想走也不能走。主要是社會中堅的中產,有能力走為何選擇要走?

我問朋友為何走人,他說:「已賣了一層樓,大概已夠到外地置業及生活,當然一切在香港賺錢的機會及收入都大大降低,但最主要我是考慮子女的教育將來,你看我們高官的仔女全部都送外國讀書,他們都是醒目仔高人精英,我參考他們的做法,都係先將仔女送外國讀書,希望後生仔容易適應,早些接受新環境。老實講,本地的教育制度,你有信心嗎?一切全為子女,土生土長的地方,誰想走?」

我問:「真的只為仔女?」朋友說:「一半一半啦。香港已甚難搵食,你看失業潮及各行各業都死吓死吓,前景根本完全看不懂亦不樂觀。況且一切政經變化難以適應,想繼續做個開心快活人,不能改變環境,唯有在有能力時早些轉換環境,你不走嗎?」我說:「這個是朋友之間問得最多的問題,坦白講,我也不懂回答,七上八落,充滿矛盾。無論如何,先祝福你開展新生活,一切順利。」朋友說:「不知大家何時再有洗塵餞行這些聚會,香港一切都在大變,你過來『艱難大』,我一定接你洗塵。」我笑說:「到時怕你嫌棄土佬難民,好似現在咁執嘢走人,都未見過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