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豪(化名)當年14歲,已是第3次就讀中一年級。因他的學業成績未能達標,只好一次又一次重讀。他已輟學一年了,期間回校數天。多是駐校社工主動聯絡他申請什麼課程,他便回來應酬一下。學校方面也聯絡任職非牟利機構的筆者,請求為阿豪及家長提供學習支援及心理輔導。初次會見阿豪尚算順利。父母兩年前離婚。阿豪與母親同住,家中還有兩名成年的哥哥,但哥哥們很少回家。父親則居住在同村的另一個單位。除了母親關注阿豪外,其他家人也鮮理會阿豪。母親是包裝工人,工時長,她也顧不了他多少。只是假期一起上茶樓聊天。阿豪正與一名比他大兩歲的女子同居。女子在快餐店任職店務員。阿豪在家中上網及玩電子遊戲。

因阿豪無心向學,筆者鼓勵他參與救世軍青少年服務中心的「我的學途」計劃。阿豪表現理想,至少他的出席率高。可惜計劃只維持1個多月。阿豪不願返回中學。隨後,筆者陪同他前往青年學院報讀「TEEN才再現」。這是專為14歲或以上學童設計的職業導向課程,為期3個月,完成後可晉升職專文憑課程。正當筆者以為一切順利時,收到青年學院的電話,稱要開除阿豪的學籍。事緣阿豪跟隨其他同學爬牆偷走,學院已給予他改過的機會。但後來他連續逃學,出席率未能達標。在這情況下,教育局要求阿豪重返中學。

阿豪有一優點,就是每次筆者邀請下,他也會出席。那次筆者聯同駐校社工一起接見阿豪,商討未來的就學計劃。談論阿豪的強項時,他稱熱愛足球,往往踢足3小時也不覺得疲累。他原來如此有毅力呢。「你如何把這毅力應用在學業上?」筆者順水推舟。阿豪說波友也鼓勵他上學。女友知道青年學院的課程,也期望報讀下一期。駐校社工取出一年前阿豪對自己的期望,並給予他肯定和支持。阿豪身邊有正面影響力的人也不少呀。他渴望的其實是關懷和體諒。@

(編者按:本版文章僅代表專欄作者個人意見,不反映本報立場。)

------------------

負片世界見真實色彩
一起走過20年 共度艱難

✅立即支持訂閱:
https://hk.epochtimes.com/subscribe
✅直接贊助大紀元:
https://www.epochtimeshk.org/sponsors
✅成為我們的Patron:
https://www.patreon.com/epochtimes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