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最近發表在同行評審期刊《BMC傳染病》(BMC Infectious Diseases)上的一項研究中,新澤西州哈肯薩克子午線醫療中心(Hackensack Meridian Health)的團隊發現,羥氯奎(hydroxychloroquine,縮寫:HCQ)被證明對某些中共病毒(俗稱武漢病毒、新冠病毒、COVID-19)患者有效,它可幫助降低輕症患者和早期病人的入院率。

數據顯示服用羥氯奎的患者住院率低

去年的春夏之交,在哈肯薩克子午線醫療中心的John Theurer癌症中心工作的葉博士(Dr. Andrew Ip)和他的同事們正在尋找治療早期中共病毒患者的方法。

他們曾考慮了多種不同藥物,包括血液稀釋劑、類固醇和免疫抑制劑等,並進行了一項回顧性研究,查看了該醫院從3月到5月中旬已編製完成的數據,包括一千二百多名感染了中共病毒但症狀輕微的門診病人。其中有近一百名門診病人接受了羥氯奎的治療。

令研究人員驚訝的是,在接受羥氯奎治療的病人中只有1/5的人需要進一步住院治療。而在沒有接受羥氯奎治療的病人中,有1/3的人需要住院治療。葉博士和他的同事認為,這一結果意義重大。

FDA對羥氯奎評估反覆變化

自中共病毒疫情爆發以來,醫療人員竭盡全力來幫助早期患者。但報告指出,沒有經世界衛生組織或美國傳染病協會認可的治療方法,可適用於早期病人的門診治療。

實際上羥氯奎在中共病毒危機早期就已經被部分醫療人員所認識和利用。去年3月28日,美國食品和藥物管理局(FDA)發佈了對羥氯奎和氯奎(chloroquine)的緊急使用授權。但在4月份又發佈了關於使用羥氯奎的警告,稱有研究表明該藥物可能對某些患者產生副作用,包括視力模糊、皮膚發疹、噁心和頭暈等。

到了6月,FDA進而撤銷了羥氯奎的緊急使用授權,稱發現羥氯奎和氯奎「沒有顯示出降低死亡可能性或加快康復的好處」。接下來的一個月,FDA又發表了「關於嚴重的心律問題和其它安全問題與該藥物有關的報告,包括血液和淋巴系統疾病、腎臟損傷和肝臟問題和失敗」等。

但同月一項聲稱該藥品會導致更高的死亡率的研究也被撤回。

包括《刺針》(The Lancet)在內的國際醫學刊物陸續發表文章稱,對該藥的「研究和實驗」不足以證明其有效性,令市場上一度限制對此藥的供應。

但7月初,一項新的研究表明,羥氯奎可以降低中共病毒患者的死亡率。

據英文《大紀元》報道,密歇根州亨利福特醫療系統的研究人員分析了二千五百多名患者的記錄,發現接受羥氯奎治療的患者中有13%的人死亡,而僅接受標準護理的患者死亡率為26.4%。

前線醫生:羥氯奎是最有效抗毒藥物

前白宮顧問彼得納瓦羅(Peter Navarro)於去年7月曾表示,印度已認為服用羥氯奎是有效的,如果美國儘早使用羥氯奎治療,可使中共病毒患者死亡率降低50%。

去年7月28日,來自「美國前線醫生」組織(American’s Frontline Doctors)的近二十位醫生,從各州飛往華盛頓特區,在國會山前舉行記者會,向外界公佈他們在前線救治病人獲得的第一手信息:羥氯奎是目前抗中共病毒最有效藥物。

醫生們表示,數月來主流媒體、科技界,甚至美國衛生研究部(NIH)公佈的有關中共病毒的信息和所謂的「研究數據」,存在不真實、不完整和嚴重誤導民眾的內容,這是一場有政治企圖的「大規模、虛假數據的宣傳攻勢」。

這次民間記者會在面書上同步播出8小時內,有超過1,700萬次觀看量,但這段影片很快被面書、推特和谷歌旗下的YouTube撤除和屏蔽。

羥氯奎的作用被政治化

前總統特朗普去年在確認感染了中共病毒後,採用了羥氯奎治療,後來特朗普很快痊癒,他向公眾大力推薦羥氯奎,稱讚它是一種潛在的對抗中共病毒的神奇療法,雖然特朗普自己的醫生並沒有建議使用它。

不幸的是,在特朗普大力推薦羥氯奎後,該事件明顯地被政治化。

「美國前線醫生」創辦人、醫生兼律師戈德(Simone Gold)博士說,單純關注被感染人數不能說明甚麼問題,入院者數量及死亡率才是問題的關鍵。

戈德說,一線醫生的治療經驗顯示,病人可每周服用羥氯奎兩次,每日服用鋅(Zinc),可得到較好療效。他說,政客們把治療用的羥氯奎「政治化」,導致本可以醫治的逾十萬美國人喪命。

醫學博士特多羅(James Todaro)是第一位就羥氯奎能治療中共病毒發表文章的醫生。他也是在早期發現《刺針》發表欺詐性數據、並對其展開調查的醫生。由於這些虛假「科學」數據,歐盟等一些國際組織一度停止對羥氯奎的研究。

醫生伊曼妞爾(Stella Immanuel)發言時難掩激動的情緒,她說採用羥氯奎或鋅後,她已治癒了350名病人。「他們服用羥氯奎後,都得到康復,沒有一例死亡。」

未發現心律失常副作用 研究有待擴大樣本群

儘管聯邦衛生官員宣稱羥氯奎對住院患者沒有幫助,但葉博士和他的團隊繼續對去年接受該藥治療的一組門診患者的數據進行篩選。他們發現,這組「症狀輕微」的患者住院率降低。

6、7月間他們再次對這些數據進行了分析和研究,當時正處在每個人都說羥氯奎不工作,或者說它似乎沒有甚麼好處的時間段。

接受藥物的群體包括57名白人、6名非裔、15名拉美裔和1名亞裔。

蒙特克萊爾州立大學的流行病學家西爾維拉博士(Stephanie Silvera)認為,這項研究「設計得很好,分析得很好」。她表示有興趣看到進一步的研究,能打破現有研究的侷限性,如被研究的對象群體缺乏多樣性。儘管如此,她認為這項研究是對現有藥物文獻的有益補充,值得進一步研究。

葉博士也同意由於樣本量小,研究結果有一定的侷限性。他表示,這項研究並不是對認可該藥物作出結論,只是一項來自新澤西少數醫院的很小的研究。但他們發現了一種相關性,顯示出這種藥物改善了哈肯薩克醫院病人的就醫情況。

研究人員還發現,在他們的門診患者樣本中,並沒有發現如FDA宣稱的因服用這種藥物而導致心律失常的報告。

葉博士表示,這些數據並沒有爭議,在科學上沒有爭議。唯一有爭議的是,該藥物已成為一個政治符號的東西。他指出,甚至要把他們團隊研究過的數據發表出來,都耗費了一些時間和遇到阻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