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要到這裏點一杯濃縮咖啡,任何窮光蛋都會立刻覺得自己也成了歷史人物。 

「唉呀,森貝雷!」

巴塞羅一看到我父親走進咖啡館,不禁大聲驚呼。

「浪子回頭啦!甚麼風把你吹來的?」

「這都要歸功於我兒子達尼。古斯塔佛先生,他最近有個重大發現呢!」

「喔!那就跟我們一起坐下來聊聊吧!既然是大事情,那可要慶祝一下了。」

巴塞羅宣佈。

「大事情?」

我向父親低聲說道。

「巴塞羅說話比較誇張一點。」

父親壓低了聲音回答我。

「你甚麼話都別說啊!不然他會沒完沒了的!」

那群朋友讓出了兩個位子,至於喜歡在眾人面前出風頭的巴塞羅,則是堅持要請我們。

「這孩子幾歲啦?」

巴塞羅問道,眼角餘光偷偷瞄著我。

「快滿十一歲了。」

我答道。

巴塞羅笑著看了我一眼,滿臉嘲弄的表情。

「換言之,你今年十歲。傻瓜!沒事別替自己增加年齡,生命自然會替你加上去。」

在場那幾個聊天的朋友頻頻點頭稱是。巴塞羅向服務生使了個眼色,那副高傲的表情,好像他是個歷史人物一樣。

「給我的朋友森貝雷來杯白蘭地,要最好的啊!至於這個孩子,給他一杯肉桂牛奶,他正在發育期呢!噢!再來一些生火腿吧,但是別跟以前那些一樣啊!知道嗎?如果要嚼橡膠,我們去買畢雷伊輪胎就行了!」

服務生點了點頭就走了,腳步和靈魂都在地上拖行著。

「不是我愛說,」巴塞羅說道:「在這個國家,別說老人,連死人都不肯退休,哪裏有甚麼工作好找?我說啊,我們真的是沒救了!」

巴塞羅舔了舔他那熄掉的煙斗,鷹眼似的銳利眼神盯著我手上的書。他這人雖然神情誇張,話又多,卻是出奇敏銳,就像大野狼輕易就能嗅出鮮血的味道。

「我說……」

巴塞羅裝作一副若無其事的樣子。

「兩位帶甚麼東西來了嗎?」

我看了父親一眼。他點點頭。我很乾脆,直接就把書遞給巴塞羅。

SHUTTERSTOCK
SHUTTERSTOCK

這個書店老闆伸出他專業的手,把書接了過去。他那鋼琴家般的修長手指,快速地探索著書本的觸感、厚度和狀況。然後,他露出了燦爛的笑容,仔細地檢視出版資訊,足足長達一分鐘,簡直就像福爾摩斯在辦案呢!

大夥兒不發一語地盯著他看,彷彿都在等待奇蹟出現。

「卡拉斯,嗯……有意思!」

他低聲咕噥。

我再度伸出手,把書拿了回來。巴塞羅皺起眉頭,但我只是頑皮地對他笑了笑。

「你在哪裏找到這本書的,小鬼?」

「這是秘密!」

我知道,父親在後面聽了一定在心裏暗笑吧!

巴塞羅這下眉頭鎖得更緊了,接著,他把目光轉向我父親。

「我說,森貝雷老友啊!因為是您,也因為我們長久以來深厚的友誼,我把您當兄弟啊!這樣吧!我出價四十枚杜羅,別再囉唆了!」

巴塞羅看著我,臉上露出豺狼般的笑容。

「怎麼樣啊?小子,四十枚杜羅不是小數目,第一筆生意就拿到這種好價錢,很不錯啦……森貝雷啊!我看這孩子以後是做生意的料。」

在場的人聽了覺得好玩,大夥兒都開懷大笑。巴塞羅神色愉悅地盯著我看,同時掏出了皮夾。他數了數,拿出四十枚杜羅,以當時來說,這的確是一筆大數目。他把錢遞給我,但我只是默默搖頭。巴塞羅的眉頭又揪起來了。

「我說,貪心真是個醜陋的罪過啊,欸!」他說道:「好吧,七十枚杜羅!你去銀行開個戶頭,把錢存起來,到了你這個年紀,也該有儲蓄的觀念了。」

我再搖搖頭。這一回,巴塞羅憤怒的眼神透過單片眼鏡瞪著我父親。

「您別看我啊!」父親說道:「我只是陪他來的,決定權還是在他囉!」

巴塞羅倒吸了一口氣,仔細端詳著我。

「好吧,孩子,你到底想要甚麼?」

「我想知道胡立安‧卡拉斯是誰,還有,在哪裏可以找到他的作品。」

巴塞羅低聲笑了一下,一邊收著皮夾,一邊思索該用甚麼詞接話。

 「唉呀,他是學者型的呢!森貝雷,請問,您究竟是給這孩子吃甚麼長大的?」

他故意開我父親玩笑。

巴塞羅靜靜地彎下腰來看看我,突然間,我在他的眼神中瞥見在此之前不曾出現過的尊重。

「我們打個商量吧!」他對我說道:「明天是禮拜天,下午你到藝文協會的圖書館來,隨便找個人問就能找到我。你把書帶著,因為我們需要查資料,到時候,我會盡可能把胡立安‧卡拉斯的相關訊息都告訴你。Quid pro quo。」

「欸,Quid甚麼東西啊?」

「那是拉丁文,小子,世上沒有所謂死掉的語言,只有昏庸的腦袋!那句拉丁文的意思是,杜羅就沒你的份了,一毛錢都不給你啦!我呢,因為挺喜歡你的,所以才幫你這個忙。」

這位先生雄辯滔滔,恐怕連飛在半空中的蒼蠅都會被他犀利的言詞殲滅吧!不過,如果要調查胡立安‧卡拉斯的相關資料,我看是非找他不可了,既然這樣,我還是安份一點,千萬不能招惹他。

於是我一臉燦笑地看著他,對他那句蹩腳的拉丁文展現了崇拜之意。

「記得啊,明天,我們在協會見。」

巴塞羅再次交代。

「但是要帶著書,否則一切免談。」

「好,我會的。」

我們的對話逐漸淹沒在其他人的談笑聲中,他們正聊起剛從修道院地窖挖出來的史料,據說,「塞萬提斯」可能是個來自托雷多的女作家使用的筆名,還說這女子毛髮濃密,身材魁梧。

巴塞羅一副心不在焉的模樣,他並沒有加入那個無聊的話題,卻一直面帶微笑地盯著我看。或許,他眼裏看到的只有我手上那本書吧!◇(節錄完)

——節錄自《風之影》/ 圓神出版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