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個年約七、八歲的小女孩站在門口凝望著他。她手上拿著一本書,一根手指插入書頁標記閱讀進度。費爾明面帶笑容,舉起手對她打招呼。

「嗨!艾莉夏。」他開口:「妳還記得我嗎?」

小女孩看著他,神情稍顯疑慮,似乎不太確定。

「妳在看甚麼書?」

「《愛麗絲夢遊仙境》。」

「啊!真的嗎?我看看……」

她向他展示手上的書,卻不許他碰。

「這是我最喜歡的書。」她說。疑慮絲毫未減。

「這也是我最喜歡的書。」費爾明回應:「書上寫的那些掉進洞裏去啦,還有驚奇歷險和算數問題,根本就是在寫我的故事。」

眼前這位奇怪訪客說的話,讓小女孩緊咬著嘴唇忍住笑意。

「嗯,可是這本書是為我而寫的。」女孩一臉淘氣地駁斥他。

「當然。對了,妳媽媽在家嗎?」

她沒答話,卻把房門又往內推開一些。費爾明往前一步。小女孩轉身,不發一語便往屋內走。費爾明駐足門檻。公寓內一片陰暗,僅有的閃爍微光似乎是逼仄走道盡頭的一盞油燈。

「露西雅?」

費爾明的叫喚隱匿在幽暗中。他以指節叩了門,靜候回應。

「露西雅,是我啊……」

他往屋內又喊了一次。

他等了半晌,沒得到回應,便逕自走進公寓。他沿著走道前行,兩側房門都關上了。走道盡頭是客廳,通常也兼作飯廳。桌上擺著一盞油燈,昏黃光束撫弄著滿室幽暗。窗前有個身影,是個坐在椅子上的老婦人,背對著他。費爾明停下腳步,這時才總算認出她來。

***

就在這一剎那,費爾明聽見遠方天際傳來此起彼落的聲響。他抬頭往窗外一探,這才驚覺玻璃已開始顫動。

他走近窗邊,連忙撩起窗簾,抬頭望著窄巷兩側屋簷擠出的一線夜空。轟隆聲響漸趨頻繁,他腦海浮現的第一個念頭是從近海登陸的暴風雨,接著,他想像烏雲籠罩碼頭,一路拉扯著風帆和桅杆。

不過,他這輩子還沒見識過這樣的暴風雨,一陣陣金屬撞擊外加火光四射,海霧在夜空裂成飄零的破布條,霧一撕開便竄出一道亮光。漆黑暗夜裏,彷彿竄起了一隻隻龐大的鋼鐵巨蟲在夜空飛行。他嚥下口水,回首望著驚惶顫抖的蓮若和艾莉夏。小女孩手裏還拿著書。

「我們最好趕快離開這裏。」費爾明輕聲說。

費爾明又望向天空,這次清楚看見六、七架飛機掠過天際。他打開窗探頭出去,聽見震耳的引擎巨響正朝著蘭布拉大道前進。一陣尖銳的警笛聲傳來,彷彿在天空鑽孔開路。

霎時,一片靜默。他感受到一股突如其來的撞擊,一瞬之間,震耳欲聾的巨響凍結了時光,砲擊將一半的家具拋到半空,落地後陷入一片火海。凌空飛來一團火球擊中了他,彷彿點燃的汽油熾烈燃燒,火舌猛力衝撞窗子,穿透玻璃,觸及陽台的金屬欄杆。

他極欲起身脫外套,卻感覺腳下的地板正在萎縮。不到數秒鐘的光景,整棟建築在他眼前化為一場瓦礫和惡火紛飛的風暴。

費爾明趕緊起身,立刻脫下冒煙的外套,探頭到客廳張望。一大片嗆鼻的黑煙正放肆地竄入牆角,炸彈粉碎了建築的中間部份,只剩下外牆,還有冒出火舌的樓梯間四周的第一個房間。他剛剛走過的那條走道,甚麼也不剩了。

***

他搖搖晃晃走進客廳。方才的轟炸把艾莉夏拋出去撞上牆。她的身體卡在倒下的搖椅和牆角之間,身上沾滿了粉塵和灰燼。費爾明在她面前跪下,伸手從她兩側腋下緊緊攬住。艾莉夏感受到他的手勁,隨即睜開眼。她的雙眼布滿血絲,瞳孔已經放大。費爾明知道,這雙眼睛受了傷。

「妳跟我一起走。我們兩個一起離開這裏。」

艾莉夏點點頭。費爾明把她抱在懷裏,在她衣服上摸了又摸,檢查是否有傷口或骨折。

「妳身上哪裏會痛嗎?」

小女孩伸手摸著頭。

「很快就不痛了。」費爾明安撫她。

「我們走吧?」

「我的書……」

費爾明在瓦礫堆尋尋覓覓,終於找到那本幾乎燒焦的書,但基本上還是完整的。他把書交給艾莉夏,小女孩緊緊抓著書,彷彿那是護身符。

「別弄丟了,知道嗎?妳還要跟我說故事的結局……」

費爾明抱著小女孩站了起來。或許是艾莉夏比他預期的重了些,又或許以他的體力根本逃不出這個地方。

「妳要用力抓緊啊!」

他轉過身,沿著空襲炸出的大洞,走向原本鋪著花磚的走道。走道如今只剩屋簷的寬度。他從樓梯口往下一看,發現火舌已沿著階梯竄升。他緊抱著艾莉夏,踩著階梯往上,一路暗自揣想,若有幸爬上頂樓,就能從那兒跳到鄰棟的屋頂平台,或許,還能夠活著敘述這段經歷。

***

陷入漆黑夜幕的巴塞隆納滿目瘡痍,火柱和濃煙彷彿在空中擺弄的魔爪。幾條街外的蘭布拉大道看似一條惡火與濃煙交錯的巨河,一路流向市中心。費爾明緊抓女孩的小手,拉著她往前走。

「乖!我們不能停下來。」

才往前幾步,上空再度傳來轟隆巨響,腳下這棟建築震得搖搖晃晃。費爾明回頭望,發現加泰隆尼亞廣場附近正緩緩升起巨大的火柱。

一道紅色閃光掠過整座城市的屋宇,火花四射的風暴之後,灰燼如雨的空中,又見成群戰機呼嘯而過。費爾明的視線緊隨著戰機飛行路線,隨即看見一連串炸彈落在瑞瓦區的住宅。

距離他們所在的屋頂平台大約五十公尺,一排房屋在他眼前連續爆炸,彷彿一串點燃火藥線的小鞭炮,將無數窗戶炸得粉碎,空中降下陣陣玻璃雨,一整排屋頂化為瓦礫。費爾明聽見街上傳來淒厲的哀號。

***

費爾明回眸一望,他們所在的建築正在火海中逐漸解體,彷彿海中沙堡。兩人跑到屋頂平台邊緣,從這裏可以縱身跳上區隔鄰棟樓房的那道牆。

費爾明擦撞著地,左腿頓時一陣刺痛。艾莉夏依舊拉著他的手,隨即扶他起身。他摸了摸大腿,發現指間沾滿溫熱的鮮血。烈火光芒照亮了他們跳上的高牆,眼前清楚可見嵌在牆面的玻璃碎片沾了血。

艾莉夏繼續拉著他走。他拖著受傷的腳,一路在地磚留下暗紅卻剔透的血跡,跟著小女孩來到高牆的另一邊,隔牆另一側是面向彩虹劇院街的樓房。他咬牙搬來幾個木箱靠牆堆疊,探頭打量隔壁的屋頂。

那幢建築外觀散發不祥的氛圍,古老的大宅,緊閉的大窗,宏偉的外牆,似乎已在這片樓宇沼澤中矗立多年。宏偉的玻璃圓頂燈火通明,彷彿宅邸上方的一盞燈籠,頂端豎起一支避雷針,彎彎曲曲的細針鑄成了一條龍的側影。◇(待續)

SHUTTERSTOCK
SHUTTERSTOCK

——節錄自《靈魂迷宮》/ 圓神出版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