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月以來,人民幣匯率走勢基本以貶為主,人民幣對美元中間價29日報7.1316,媒體報道,中共政府似乎意圖讓人民幣貶值,因為一旦人民幣走貶,可能對美國外貿構成壓力。美國總統特朗普宣佈取消香港的特殊地位,香港學者警告,香港恐失去國際金融中心地位,未來美元能否再被使用成為疑慮,恐衝擊香港聯繫匯率制度。

中共似意圖讓人民幣走貶

人民幣兌美元匯率過去一個月來下跌 1.2%,本周中國人行將每日中間價固定在 2008 年以來最低水平,27日離岸人民幣一度下跌近 300 點,跌至 7.1417 兌 1 美元,創近九個月新低;在岸人民幣一度下跌逾 200 點,來到 7.1583 附近。

據鉅亨網報道指出,美中之間的較量演變成為匯率戰,中共政府似乎意圖讓人民幣走貶來因應美國的制裁。同時,投資者也擔心美國制裁公佈後,可能會擠壓中國經濟並引發資本流出,加劇人民幣貶勢。

據韓國《朝鮮日報》報道,在2018年爆發的中美貿易戰中,中共一直以匯率應對。先前美國政府向中共徵收25%關稅後,中共立即將人民幣價值下調13%,以提高出口產品的價格競爭力,繼續製造美國對中貿易逆差。今年1月,中美兩國達成第一階段貿易協議後,美國從匯率操縱國名單中刪除了中共,表現出溫和的態度,但四個月後現今又發生逆轉。

特殊地位被取消,恐衝擊香港聯繫匯率制度

香港經濟學家關焯照表示,一旦香港的獨立關稅區地位被取消,美國將會向香港徵收與中國其他城市一樣的關稅,以及實施不同的進出口限制,這將大幅降低香港作為中國轉口港的價值,可能出現大規模資金出走,屆時美元能否再用成為疑慮,勢必衝擊香港聯繫匯率制度,令香港失去國際金融中心地位。

市場擔憂撤資,甚至擔心港幣會與美元脫鉤。對此,香港商人代表自由黨主席鍾國斌表示,因為香港是外向型經濟,必然受美國製裁行動影響,但相信不會走到港元與美元脫鉤這一步,因為這種極端手法影響的,不光是香港,還會波及全亞洲,因為亞洲不少地區與香港有貿易,其計價均是在穩定匯價的聯繫匯率基礎上進行。

1983年開始實施的香港聯繫匯率制度,屬於一種貨幣發行局固定匯率制度,以百分百外匯儲備保證,港元以7.75至7.85港元兌1美元的匯率與美元掛鉤。政府在正常情況下不會主動插手干預外匯市場,匯率穩定主要通過香港三家發鈔銀行(中銀香港、香港上海滙豐銀行、渣打銀行)進行套利活動達成,可稱之為一個自動調節機制。

香港外匯專家李其展說,香港聯繫匯率制本身是香港金管局在維持的,以目前金管局的角度來看,並沒有明顯表態會不會讓制度破裂,短時間應該不會有變化,但是假如美方取消美元兌港幣的自由兌換制度,就會影響到所有資金進出香港,也可能也會威脅到聯繫匯率制。港幣到底會不會和美元脫鉤,取決於香港金融是否消失,如果消失,香港政府也沒必要維持聯繫匯率的制度。

中國國際金融緊縮的開始

美國取消香港特殊貿易優惠待遇,美國西東大學商學院經濟學教授尹尊聲表示,中共控制金融將造成的致命弱點,北京未來面臨金融制裁時將無應對的替代方案,尤其人民幣的信用是建立在美元的信用之上。

美國前駐香港總領事楊甦棣大使認為,美國取消香港的特殊地位,已有很多美企業在撤出香港、會對香港繁榮造成很大破壞,其影響恐會擴大到珠江三角洲、以及中國南部及上海,這些地區的商業活動過去一直受惠於香港企業界的資金、技術。

尹尊聲表示,過去30年香港對於中國來說至關重要, 特別在中國金融交往上,香港為一個貨幣可自由兌換的自由港,對中國的重要性目前仍是無可替代的,中國現在是世界第二大經濟體,但貨幣還是管制的。

美國之音報道指出,中國銀行開展的大部分國際業務是從香港以美元進行的。由於上海位於中國資本管制的圍牆內;因此,如果美國運用其全球金融體系的主導地位對北京採取進一步行動,中共並沒有一個替代方案。

《華爾街日報》專欄分析,美國對香港作為金融中心的地位並沒有直接的控制,但華盛頓越來越願意使用金融制裁作為外交政策的手段,美國認定香港不再高度自治,可能標誌著中共國際金融業務緊縮的開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