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會動亂最根本原因是中共和港府。」香港媒體人認為,現在建制派已潰不成軍,只剩下少數想博出位的在撐著。「這種膠著狀態還會維持一段時間。」

近日,香港《前哨》雜誌社社長、主編劉達文對《大紀元》記者表示,「反送中」運動半年來,北京當局一直想用拖的辦法讓香港市民反感這場運動,但讓市民真正反感的是警察的暴行和政府的無能。在區議會選舉中,太多沉默的選民也出來投票,支持「反送中」,使投票率創歷史上新高,這是中共很意外的。

他還表示,人們沒有如中共所願,與勇武者割席。儘管有人會覺得勇武不太妥,但這是沒辦法的辦法。100萬、200萬市民走出來抗議,政府從不回應。

「社會動亂最根本原因是北京當局和香港政府。」「現在反共與擁共的香港人,也就是民主派和建制派由過去的4比6變成了6比4,甚至超過了6比4。」「這種膠著狀態還會維持一段時間。」劉達文說。

香港黨媒在港沒市場

鑒於香港政府的蠻狠,警察的暴行,美國總統特朗普簽署《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該法案譴責中共控制的媒體集團,例如香港《文匯報》和《大公報》對民主活動人士、美國等國的外交人員及其家人的騷擾和蓄意攻擊。

對此,劉達文指,《文匯報》和《大公報》跟中央電視台、新華社一樣本來就是黨媒,根本就不是一個傳媒機構,屬政治代理人角色,當然就不能像以前在美國那樣自由採訪了。《星島日報》老闆何柱國是中共全國政協委員。他們被美國列入制裁名單是正常的。

何柱國說警察被屈成黑警。劉達文指,如果他不這樣講,北京當局接受不了,但是他做得不足。對美國或香港市民來說,他這樣講就是說警察是無辜的,那就應該成立一個獨立調查委員會,還警察清白。這樣講香港人會鼓掌,美國更加放心。可見,他並不是幫香港人發聲,是做給中共高層和美國人看的。

劉達文認為,何柱國是希望北京當局能夠容忍他,美國也覺得他沒甚麼問題,兩邊都不得罪。

劉達文還指,吳征這個人有美國國籍,自己申請做中共代理人的目的是想自保。他為中共做了很多事情,如果他不是代理人就會被美國清理。

劉達文指,香港的大公及文匯等中共控制的媒體,實際上在香港一點影響力都沒有。文匯、大公只靠大陸銷售,在香港一兩百份都賣不出去,很多是免費送的。

鳳凰衛視稱為香港媒體,實際上大部份在深圳及北京運作,在香港只有一個辦事處。劉達文說,「香港也沒有多少人看鳳凰衛視,在海外的影響力很小。」但中共當有甚麼事情發生,就會用這些海外媒體「怎樣怎樣」來顯示中共得到這些媒體的支持。

他還說,在這次「反送中」運動中,從各媒體的商業或宣傳中,一眼就能看清哪個是為香港人的,哪個媒體是為北京的。

北京若向世界文明體系屈服 是一種進步

如果美國要清理中共代理人,上述媒體以及與中共走得近的人,像有政協或人大的身份的,都可能列入黑名單。這樣,「這些人一定十分慌張。香港的建制派已經潰不成軍,只剩下來來去去的少數人,想博出位的在撐著,其他商界的那些都已經不在放話了。」劉達文說。

香港政府半年內出了那麼多錯,沒有一個高官被問責。五大訴求不回應,這是香港人絕對不能接受的。劉達文認為,這是因為中共堅持不讓向民眾妥協,香港這些高官想辭職也不行。其實香港人也沒有過份要求,只希望兌現承諾過的事,按《基本法》做。平息香港動盪唯一辦法就是向香港人妥協。

劉達文說,「中共對香港十八般武藝已經用盡,現在完全拿不出一個方案有效解決香港的問題。」但中央想兩條腿走路,一是拖垮香港。直至拖到你認輸了,人心回歸到支持建制派。但這是不可能,香港人哪怕只有一頓飯吃,他們都不會這樣做。

二是進一步改革開放深圳,大肆宣稱澳門怎樣好,用深圳、澳門取代香港。但這也是不可能的,澳門的法治遠遠落後於香港。在國際上,沒有多少西方國家承認澳門有現代法治。深圳和上海因為制度不同,也不可能取代香港的地位,因為沒有法制基礎,不能讓西方人放心。

「對中共來說都是死路一條。其實中共如果屈服了,向世界文明體系靠攏是一種進步。美國最強調的是對等,美國怎樣對待你,你就怎樣對待美國。美國並沒有特殊要求。」劉達文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