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修碰到鎖上售票亭準備回家吃晚餐的站長,於是便問他五點半的火車是不是快到了。

「那班火車半小時前就開走啦!」

活潑的站長回答。

「不過有位乘客下車說要找你,是個小女孩,就坐在那邊的木板堆上。我請她到女性專用的候車室去等,可是她很認真地告訴我,她比較喜歡待在外面,說『外面比較有想像空間』。真是個特別的孩子。」

「我來接的是個小男孩,」

馬修困惑地說。

「不是小女孩。他應該在這裏才對。史賓瑟太太答應要幫我從新斯科細亞省帶他過來的。」

聽到這裏,站長吹了聲口哨。

「可能是搞錯了吧,」他說:「史賓瑟太太帶那小女孩下車,把她交給我,說是你和你妹妹從孤兒院領養的,又說你馬上就到。我只知道這些——哎,我可沒有把別的孤兒藏在車站喔!」

「怎麼會這樣呢?」

馬修無助地說。他好希望瑪莉拉能在場幫忙解決這個難題。

「哎,最好還是問問那個小女孩吧!」站長漫不經心地說:「我敢說她一定能把事情解釋清楚,她口齒伶俐得很呢!說不定是孤兒院裏沒有你們想要的那種男孩了。」

話一說完,肚子餓得咕嚕咕嚕叫的站長就踩著輕鬆的步伐離開了。可憐的馬修不得不硬著頭皮去問小女孩(而且還是一個陌生又孤苦無依的小女孩)。為甚麼她不是小男孩,這對他來說簡直比深入虎穴拔老虎的鬍鬚還難。

馬修無奈地轉過身,心裏暗暗叫苦,拖著腳步慢慢朝月台盡頭走去。

馬修剛才經過的時候,那個女孩的目光就一直盯著他轉,完全沒有離開。馬修倒是沒在看她,就算看了,也看不出她是個甚麼樣的小女孩。

不過一般人看到的印象應該是:一個十一歲左右的孩子,身穿一件非常短、非常緊,而且奇醜無比的黃灰色法蘭絨洋裝,頭戴一頂褪色的棕色水手帽,帽子底下竄出兩條髮量豐盈、如火般紅豔的粗辮子,那張蒼白瘦削的小臉上長滿了雀斑,加上大大的嘴巴和大大的眼睛,而且那雙眼睛還會隨著光線和情緒變成灰色或綠色。

這是一般肉眼看得見的外表。若換成細膩敏銳的觀察高手,就會發現她的下巴又尖又顯眼,圓滾滾的大眼睛活力充沛、炯炯有神,那張嘴又甜又會說話,寬寬的額頭非常飽滿;總而言之,眼力獨到的觀察者結論會是:這個讓靦腆的馬修怕得要命的小孤女,體內蘊藏著與眾不同的靈魂與氣質。

幸好馬修不需要先開口,因為小女孩一發現他朝自己走近,立刻站了起來,一隻細瘦黝黑的手抓著一個破舊的老式旅行袋,另一隻手則伸向馬修。

「我想你就是翠綠莊園的馬修卡斯柏先生吧?」

她的聲音聽起來異常清脆甜美。

「很高興見到你。我好擔心你不來接我了,我還想了各式各樣你沒來的理由呢!不過我已經下定決心,要是你沒來的話,我就沿著鐵軌往前走,爬到轉彎處那棵大大的野櫻桃樹上過夜。我一點也不怕。你不覺得能在月光下的白色野櫻桃花海中睡覺很棒嗎?你可以想像自己是住在用大理石砌成的客廳裏。而且我有把握,就算你今天晚上沒來,明天早上也一定會來。」

馬修尷尬地握著小女孩瘦巴巴的小手。就在這一刻,他知道該怎麼辦了。他不能跟這個眼神閃閃發亮的孩子說搞錯了;他要帶她回家,讓瑪莉拉來處理;再說,無論之前出了甚麼差錯,總不能把她一個人丟在車站不管。所有的問題和解釋,全都等他們平安回到翠綠莊園後再說吧!

「對不起,我遲到了。」

馬修害羞地說。

「來吧,馬兒在院子那裏。把妳的袋子給我吧!」

「喔,我拿就好,」小女孩開心地說:「不會很重。雖然裏面裝了我全部的家當,但是一點也不重。而且這個旅行袋很舊了,如果拿的方法不對,把手就會掉下來,所以還是我自己拿比較好,因為只有我才知道訣竅。

「噢,雖然睡在野櫻桃樹上是很浪漫的,但我很高興你來了。我們是不是要走很遠的路?史賓瑟太太說有十三公里呢!好開心喔,我好喜歡坐馬車兜風。」

「噢,想到要跟你們住在一起、成為你們的家人,這種感覺真的好幸福。我從來沒有真正當過誰的家人,從來沒有。孤兒院最可怕,我只待了四個月就受夠了。我猜你一定沒當過孤兒、沒住過孤兒院,所以不可能了解那裏的情況。那裏是全世界最糟糕的地方,比你想像的還要糟。」

「史賓瑟太太說我嘴巴很壞,把孤兒院說得那麼難聽,可是我又不是故意的。很多難聽話不知不覺就會說溜嘴了嘛!你知道,孤兒院裏的人其實很親切,可是那種地方真的很難有想像的空間,只能幻想其他孤兒的故事。」

「不過這還滿有趣的,想像坐在你旁邊的女孩其實是伯爵的女兒,從小就被邪惡的保母偷抱走,最後保母還來不及說出真相就死了。」

「因為白天沒有時間想東想西,所以晚上我總是醒著,躺在床上不斷幻想,我猜大概就是因為這樣,我才會這麼瘦吧!」

「我真的瘦得很恐怖對不對?骨頭上半點肉都沒有。我很喜歡想像自己變得漂亮又胖嘟嘟的樣子,胖到連手肘上都有肉窩喔。」

這時,小女孩突然閉上嘴巴不說話了,一部份是為了要喘口氣,一部份是因為他們已經走到了馬車旁邊。他們駕著馬車離開村子,沿著陡急的小山坡往下走。小女孩始終沒開口說話。道路被往來的人車壓出深深的印痕,露出鬆軟的泥土,兩側的邊坡則種著盛開的野櫻桃樹和纖細的白樺樹,高度比他們的頭還要高出十幾公分。

小女孩伸出手,折斷一根擦到馬車側邊的李樹枝。

「很美對不對?從邊坡探出來的那棵有好多白色花邊的樹,會讓你想到甚麼?」

「呃,不知道。」馬修說。

「當然是新娘子啊!一個身穿白色禮服、頭戴美麗朦朧面紗的新娘子。我沒看過新娘,但我想像得到她的模樣。我從來不覺得自己會當新娘,我長得太普通,沒人會娶我,除非是外國傳教士,他們大概比較不挑剔吧!」

「但我還是希望有一天能穿上白紗,我覺得那是世界上最美好的幸福。我就是喜歡漂亮的衣服,卻從來不記得自己這輩子穿過甚麼漂亮衣服,不過這樣一來,未來就有更多值得期待的事了,不是嗎?我可以想像自己穿得美美的。」

「今天早上離開孤兒院的時候,我覺得好丟臉,因為我只有這件難看又老氣的法蘭絨洋裝可以穿。你知道,孤兒院的孩子都得穿成這樣。因為鎮裏有個商人去年冬天捐了三百碼法蘭絨布給孤兒院,有人說是因為那些布料賣不掉,不過我相信他是出於好心才這麼做的。你覺得呢?」

「上火車的時候,我覺得其他人好像都在看我、可憐我,於是我開始幻想自己身穿淡藍色的絲質洋裝,反正是幻想嘛!不如就盡情地想,所以我又加上綴滿花朵和羽毛墜飾的大帽子、金錶、小羊皮手套和長靴,結果心情馬上就變好了,而且一路開心到島上。」

「我完全沒暈船,史賓瑟太太也是。不過她說她通常都會暈,只是這次為了怕我跌到海裏、忙著顧我,所以沒時間暈船。她說她從來沒看過像我這麼愛到處亂晃的小孩。可是如果她因為我喜歡亂走而沒有暈船,也算是件好事吧?而且我想把船上所有東西一次看個夠,誰知道以後還有沒有機會坐船呀!」

「噢,好多櫻桃樹都開花了!這座島是全世界花開得最多的地方。我已經愛上這裏了,想到以後能住在島上真的好開心。我一直聽說愛德華王子島是世界上最美的地方,也常常幻想在這裏生活,但從來不敢真的抱著希望。美夢成真的感覺實在是太棒了!」

「不過那些紅色的路好好笑喔。我們在夏洛特鎮上車,紅色的路閃過眼前的時候,我問史賓瑟太太路為甚麼是紅色的,她說不知道,還拜託我別再問了。她說我肯定已經問了她一千個問題。大概是吧,可是不問問題的話,就甚麼也不知道呀!到底這些路為甚麼是紅色的啊?」

「呃,不知道。」馬修說。

「好吧,遲早會找出答案的。想到之後有那麼多要去發現的事,不覺得很棒嗎?這個世界好有趣,讓我覺得活著真好。要是甚麼都知道的話就沒那麼有趣,也沒有想像空間了,對不對?」

「我是不是話太多了?大家總是這麼說我。你是不是覺得我不說話比較好?如果是的話,我可以閉上嘴巴。我只要下定決心就能做到,只是不太容易就是了。」

馬修倒是覺得滿愉快的,他自己也很驚訝。

他就跟大多數生性木訥、沉默寡言的人一樣喜歡話多的人,只要對方能自己講得很開心,不指望他接話就好。

不過,他完全沒料到自己居然受得了一個嘮叨的小女孩,而且還樂在其中。 ◇(待續)

——節錄自《清秀佳人》/ 愛米粒出版公司 

SHUTTERSTOCK
SHUTTERSTO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