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好,歡迎大家訂閱關注新聞看點,我是李沐陽。

「習特會」過後的半個月,中美雙方都有了一些實質性的動作。昨天(12月14日),特朗普政府正式把對2000億美元中國商品提高關稅的時間,改為美東標準時間2019年3月2日午夜12點01分。美國代表辦公室已經在《聯邦公報》上作出了更改,但並沒有提到中美經貿磋商需要達到甚麼結果,才可以避免新關稅的實施。

這可能是美國在回應早些時候中方的讓步舉措。當天早些時候,中共財政部在官網發聲明表示,從明年第一天開始,對美國製造的汽車和零部件暫停加徵關稅3個月。此前中方已經恢復了購買美國大豆,12日美國大豆還創下了單日銷售的第9高紀錄。

點擊下載影片

另外,中共政府還正在修改引起美國和西方擔憂的「中國製造2025」計劃,在中共國務院給地方政府制訂的重點發展計劃中,「中國製造2025」已經「消失」了。

種種跡象顯示,中美貿易戰有了「降溫」的趨勢。不過《紐約時報》在昨天的文章中表示,中國經濟連續幾個月的下滑,給北京帶來了上台後的最大挑戰,「習近平現在是內外交困。」在國內事務上,北京面臨中共嚴重腐敗的問題;在國際舞台,隨著特朗普總統貿易戰的推進,北京可能被迫對美國做出重大讓步。

中國經濟持續下滑

中共統計部門昨天公佈了一組最新數據,中國的消費和工業增速都是大幅下跌,都明顯低於預期,甚至比10年前金融危機期間的增長速度還低。11月工業產能增速是三年來的最低增幅5.4%,低於路透社預估的5.9%;消費品零售總額是2003年以來的最低值8.1%,比路透社的預估中值低了0.7個百分點。

加拿大皇家銀行(RBC)資本市場亞洲外匯政策總監鄭蘇(Sue Trinh音譯)對CNBC表示,這份「較弱」的數據「很難看」,它顯示「中美貿易戰對中國經濟的壓力剛剛顯露出來。」

不過中共國家統計局卻表示,11月的經濟運行保持了「穩中有進」的發展態勢。對此鄭蘇認為,從7月6日中美互徵關稅開始,一直到10月,中方都說「維持了良好數據」,這是因為有「預先搶購」效應。

他進一步解釋說,國際購買者擔心,貿易戰會對遠期的供銷和價格有巨大影響,所以在短期內大量購入了中國製造業出口產品。11月份的數據大幅下跌,說明「預先搶購」效應已經消退了。「這只是開端」,後面的情況可能會更糟糕。

特朗普在昨天的推文中「不失時機」地暗示,中國的這份經濟數據已經讓美國佔了明顯優勢。他指出,因為貿易戰,「中國的經濟增長比預期要緩慢得多」。所以中方希望儘快與美國達成「重大而且全面的交易」,可能很快就會達成。

他還在前天的霍士新聞中表示,由於他的政府採取的行動,中國經濟陷入了麻煩,而美國從中國那裏已經收穫了110億美元的關稅。

反腐「壓倒性勝利」還是「嚴峻複雜」?

如果說貿易戰是對北京的外部壓力,那麼中共腐敗可能就是北京的內部壓力。有這麼一個現象,連續兩天,中共兩大官媒新華社和《人民日報》都接連發文,宣佈「反腐敗鬥爭取得壓倒性勝利」。這是北京當局發起反腐運動以來,第一次提到「勝利」。

據新華社報道,從18大到19大的5年中,中共查處了省軍級以上的黨員幹部和其他中管幹部440人,處分廳局級幹部8900多人,縣處級幹部6.3萬人。不過《南華早報》昨天報道說,在北京的反腐運動中,被打掉的大小「老虎」和「蒼蠅」多達130萬。其中包括「正國級」的原中共政治局常委、政法委書記周永康,也有被江澤民集團內定為「接班人」的薄熙來等等。

大家知道,中共官方2014年先是說反腐「兩軍對壘」,「呈膠著狀態」。到了2016年底,又說反腐形成了「壓倒性態勢」,再到現在,又說反腐取得「壓倒性勝利」。中共官媒說這是「對當前反腐敗鬥爭形勢的重大判斷」和「新信號」,但具體意味著甚麼並沒有說。

就在人們紛紛猜測之際,昨天中紀委的《中國紀檢監察報》表示,反腐敗鬥爭形勢依然「嚴峻複雜」,將「再接再厲」。有網友還用中共以前的說法提醒,「反腐敗永遠在路上」。

同是中共官媒,卻有不同表述,挺奇怪的。有分析表示,「壓倒性勝利不是最後勝利」。中共的腐敗還非常嚴重,但當局可能認為現在還有比腐敗更讓人頭疼的。

內外交困難解

香港科技大學教授丁學良認為,「新的措辭有一個很關鍵的區別,以前反腐是中共的頭等大事,現在不是了。」他指出,經濟和金融領域的各種亂像以及貿易戰,這是目前中共「最頭疼」的問題。

中國問題專家橫河表示,國內國際的形勢,對北京來說都是重大考驗。中共是個邪惡政體,它的官員沒有幾個好的。早就有一種說法「反腐敗亡黨,不反腐亡國」,這是北京面對的一個內部難題,但是貿易戰的壓力更緊迫。

雖然可以把貿易戰作為經濟下滑的藉口,但如果這種情況繼續,民怨最終還是會指向北京,會加劇人們對中共執政合法性的質疑。

橫河認為,雖然中共說反腐「壓倒性勝利」,貿易戰也「降溫」了,但是北京還是擺脫不了「內外交困」的局面。

好的,感謝您關注新聞看點,再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