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

五里坡到了秋天季節,從村尾月彎橋攀緣著山腰一路到徑山寺山門前的楓樹,將半個五里坡換上了新妝,漫山褐紅色的楓葉在雲霧瀰漫裏搖曳著。每到月梢,就是清風客棧休棧的日子。這個清晨,小箭子睜了眼,掀開被單子,趁著嘈雜的雞啼聲,踅進客棧後院廚房,從蒸籠子裏攥了兩個燒賣,籠子還冒著煙,掉頭就跑,沒等揣進懷裏,後面廚房老張已罵著追了出來。

小箭子頭也不回,心裏竊笑著,那蒸籠子裏的東西準是老張裹腹的早餐,老張罵罵就過去了。小箭子提腳躍過矮土牆,沙沙踩過片片落葉,躥進了相思林裏,直奔村郊半山的徑山寺去了。

出了相思林,攀上一棵高大的楓樹枝幹上,陽光正從燕子河南岸的飛石岩上穿過來,小箭子咬了一口燒賣,使勁的搖了兩下枝幹,片片楓葉在陽光裏翻飛飄落,露水已濕了滿身,他得意的把手裏的半個燒賣吞下了肚,踮起腳隨著楓葉飄下。在葉片間看到徑山寺牆外陡峭的斜坡上,幾個小和尚正翹著屁股推著一輛滿載貨物的驢車,小箭子瞧清楚了,那不是棧房焦叔糴貨回來的驢車嗎。

小箭子落了地,抬眼瞧見徑山寺山門巍巍聳立面前,迎面一陣風從石柱旁的榆樹上襲來,像天上傾瀉的山泉,小箭子一時覺得山門雄偉壯碩。想起跟著七然爺在五里坡的清風客棧混事兒多年,今天倒是頭一回來到徑山寺。

只聽到一陣吆喝,驢車已滾上了山門前,幾個幫忙推車的小和尚拍拍衣裳,嘰嘰聒聒奔上石階。焦叔急著趕路,操起韁索對著灰驢子嚷著:「老灰,下坡路,慢點走。」驢車上的貨物堆得像座山,車頂上的東西顫顫顛顛的,那驢子似乎沒聽見,仍然拖著車子搖搖晃晃的滾下山坡。小箭子一向佩服焦叔的本領,每個月客棧兩趟採貨,他駕著驢車,一天一夜掃過燕子河兩岸幾個村莊,就能順利達成任務。每趟驢車回了客棧,七然爺準笑瞇瞇的拍著焦叔肩膀,那天夜裏,沒有兩壺老酒焦叔是不肯睡的。

可是這一刻,小箭子反倒替焦叔擔起了心,眼看著驢車頂上一個鼓脹的麻袋歪了腰就要顛下車來,小箭子騰空飛過去時,麻袋已紮紮實實的摔落地上,黃黃澄澄的蕃薯從袋口滾出來,向四處奔竄,幾顆蕃薯追著驢車輪子滾下坡去。旁邊村人看見了大聲嚷叫著,幾個小和尚又從石階上奔回來,趕忙撿回地上的蕃薯。小箭子看著驢車仍然搖搖擺擺的向月彎橋駛去,心裏偷偷笑著,這下焦叔老酒也甭想喝了,等著吃七然爺的煙桿頭吧。

小箭子兜抱著蕃薯,看到幾個小和尚飛來飛去,有的抓著裟衣下襬裝滿了蕃薯,一個小和尚將蕃薯倒入麻袋,指著頭上的山門向小箭子說:「今天寺裏可熱鬧了,施主您得進去瞧瞧。」

小箭子睜大眼睛瞧著小和尚的光頭說:「師父您這腦袋好亮啊,您幾天得剃一次頭?」這位小和尚張著嘴摸摸頭,惹得幾個小和尚都笑彎了腰。散落地上的蕃薯一個個都撿回來了,小和尚們撲撲手,又跑上石階,那位小和尚回過頭來向小箭子喊著:「進寺院來看看啊。」

二、

小箭子讓蕃薯袋子歇倚在石礅上,就向山門奔去,穿過摩肩接踵的村人、百來層的石階,小箭子一陣風上到了徑山寺前庭。走進香煙裊繞的寺廳裏,不經意間瞧見廚房裏洗菜的李嬸子帶著女兒小翠夾在人叢裏。廚房忙不過來時,小翠偶爾會來幫忙,她今天穿了件水綠碎花長衫,頭上還簪了一朵小菊花,小箭子瞧著會了意,忙擠到李嬸子身邊去:「李嬸子今早來拜菩薩來了,為啥事啊?」李嬸子一手拏著香枝一手拉著小翠,回過頭來給小箭子一個白眼,尖著嘴巴:「沒你的事,去去。」「準是求菩薩來年給小翠找個好婆家啦。」小箭子嘻笑著,一溜煙鑽了出來。

寺廳裏幾根大圓柱巍巍撐向屋頂,柱上刻著一排排的字,小箭子抬眼望見菩薩高高坐在蓮花座上,像是來到了眼前,心裏感到一陣洶湧澎湃。供桌旁一個和尚拿著蠟燭為一盞盞的油燈點火,剛剛山門前遇見的小和尚提著桶子跟在後面往燈盞裏添油。小箭子很高興又見到他,細聲的喚了聲「小師父」,小和尚回頭看見小箭子也一臉喜色,向他努了努嘴,小箭子猜想小和尚有話要說,就走出寺廳去了。

站在大圓廊柱下看著廣闊的庭院,視線穿過山門往山下望去,隱約可見一排楓樹迤邐至村中。庭院裏許多村人大多是小箭子認識的,有的提著籃子裝了水果,有的挽著包包,都妝扮得光鮮齊整,歡喜的走進寺廳裏,幾個僧人匆忙的穿梭在人群中,小箭子頭一回在這裏看見這種熱鬧場面。這時,那小和尚從人群中鑽了出來,光頭在陽光裏更顯得光亮,小箭子忍不住伸出手去摸摸小和尚的腦袋,小和尚微笑著雙手合掌,嚴肅的說:「歡迎施主光臨本寺,難得寺裏每月開放一天,許多村人都來燒香拜菩薩,施主您可以到寺院裏走走,院裏幅員遼闊,奇花異木,流水拱橋,還有許多寺院迴廊,夠您瞧的,可您一定得順著石子路上走,不然會迷路的,路上若沒人經過,您就出不來了。」小和尚放下手掌又叮囑小箭子說:「尤其是西南角上,藏經樓旁的木造禪房,那是大方丈靜修的地方,施主要遠遠避開。」

「謝謝小師父,我知道了。」小和尚說了話就轉身往寺院裏走去,望著樹影裏小和尚隨風飄動的衣衫,小箭子已經把大方丈住的地方記在心裏,他想,既然來了,何不去探探大方丈。

三、

小箭子照著小和尚說的走了一段石子路,看到一棟層層疊疊的寺院,躍起的簷角翹到了枝葉裏,他望向天空,想著這院樓夠高了,就踩上簷前的梧桐樹,再躍身躥上寺院飛簷上。一看,眼前亭台樓閣,層巒疊嶂。往東邊的方向,五里坡村尾的月彎橋已成了一根眉毛,再過去,村頭的清風客棧就瞧不見了。忽然,一陣雲霧從山下飄過來,整個徑山寺就茫茫一片了。

雲霧裏,小箭子仍然不放心,再往西邊找到了高聳的山門,估計大方丈的禪房就在後方了,抓準了方向後心裏一陣雀躍,尋著了腳下一條山路,縱身踩過幾個簷角,就落下了地。一排七里香剛好繞過身旁,聞著幽幽的花香,小箭子心裏更踏實了。

(未完,下周四續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