詠薇今年21歲,正修讀大學。她與患有抑鬱症的母親同住,父親於十多年前已離開這個家。哥哥與他的女朋友在別處同居,他不願意整天面對意志消沉、鬱鬱寡歡的母親,也鮮有慰問她。

照顧母親的重擔自然落在詠薇身上。大學課程對於她來說非常艱辛,始終以前的教育基礎打不穩。她選修了冷門的物理科才可繼續升學。每天放學後,她便趕回家打理家務、查看母親的精神狀態及檢查母用藥情況。她清晰記得去年母狂吞下一整瓶安眠藥,聲稱人生太痛苦,為何他狠心拋下她和家人。當詠薇少年時,母身軀靠在窗邊,說一躍而下的感覺會是如何。害得她苦苦纏住母的腰部,不停痛哭。終日的惶恐使她變成驚弓之鳥。

自從父親離開家後,母親情緒低落,整天像是洩了氣的氣球。原本她任職的辦公室助理也連番出錯,公司不得不辭去她。在家,她更沒心情做家務,因這兒勾起她和丈夫一起的記憶。中學時,詠薇需與同學討論專題研習,回家已是晚上7時。母親伏在餐桌上,家居雜物凌亂不堪。她只好即時在冰箱找吃的,遂做菜,然後拖著疲倦的身驅默默地整理客廳。她心裡埋怨母親已不用外出工作,連小小的家務也不能做。

大約在高中時,詠薇經常產生殺害母親的念頭。「既然她想死便死吧!我還要應付公開試,怎能分心照顧她?」「若她睡覺時,我以枕頭蓋住她面部…」各種殺害母親的方法,不停在她腦海盤旋。當她清醒時,她對這些想法感到內疚,覺得自己人品差勁,畢竟母親是養育她的恩人。可惜這些邪惡的念頭不是她能控制,它不由自主地浮現起來。她愈是不能控制意念,她愈感自責,認為自己是魔鬼。

哥哥後來也離開了這個冷酷的家。詠薇竟然出現了殺害哥哥的念頭:「他怎能拋下我不顧,我和他同是受害者。」她感到被背叛。但理智上,她明白哥哥討厭「怨婦」,倒不如投向情人甜蜜的懷抱。她感到自己是一名殺人犯,開始逃避所有人,她害怕她真的殺人。

後來她證實患了思想強迫症。@

(編者按:本文僅代表專欄作者個人意見,不反映本報立場。)

------------------
【堅守真相與傳統】21周年贊助活動🎉:
https://www.epochtimeshk.org/21st-anniv

🔥專題:全球通脹加息📊
https://bit.ly/EpochTimesHK_GlobalInflation
🗞紀紙:
https://bit.ly/EpochTimesHK_EpochPaper
✒️名家專欄:
https://bit.ly/EpochTimesHK_Colum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