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中國網絡上流傳出花樣年控股集團(Fantasia Holdings Group Co.)創始人、執行董事曾寶寶的辦公室發給花樣年員工的一封家書,信中稱:面對公司流動性緊張的困境,「花樣年絕不躺平」,正積極與政府部門、境外金融機構及合作夥伴磋商。不過,家書發出以來,花樣年的困局仍持續惡化。

在這封據稱是10月8日以郵件方式向員工發出《寶爺家書》中,曾寶寶辦公室表示,花樣年被標普大幅下調評級,導致境內外融資受限,流動性出現緊張。對此,公司已成立專項小組,但問題仍未解決,一筆本月4日到期的2.06億美元的債務未能如期支付,懇請員工給予支持渡過難關。

但家書發出才3天,本月11日,花樣年就宣布公司的兩名獨立非執行董事何敏(Ho Man)以及王沛詩(Priscilla Wong)辭職。花樣年說,何敏對未被及時知會公司的若干重要事項表示關注。

按照香港證券交易所的規定,要求公司至少有三名獨立非執行董事,且獨董人數需佔董事會成員的三分之一。花樣年表示,該公司的七名董事中現在只有一名是獨立非執行董事,目前正在物色人選填補空缺。

花樣年支付不起這筆2億美元的債務對外界來說十分奇怪,因爲根據花樣年公布的今年上半年中期業績報告,截至6月底該集團的銀行結餘及現金仍有271.7億人民幣(約合42億美元)。時隔幾個月,花樣年就連2億美元的債務都無法支付。中國業內人士的一種分析認為,花樣年大量債務都在表外,並未體現在財報中。

花樣年債務逾期備受關注,一個很重要的原因就是曾寶寶特殊的紅二代身分。曾寶寶的父親曾慶淮曾任中共文化部駐香港特派員;伯父是原中共政治局常委、在江澤民執政時期權傾一時的曾慶紅。而以江澤民、曾慶紅為首的江派一直是習近平當局的角力對象。

「西方人可能很難理解,一個退了休官員為何還會有權利?」獨立撰稿人諸葛明陽說,「不同於民主國家的選舉制,中共作為一個極權獨裁體制,其權利中心未必會隨著獨裁者的退位而有實際上的改變。中共近代歷史上幾次出現時任領導人實際上只是個傀儡,胡錦濤就是個最典型的例子。」

據香港媒體報道,在2009年11月10日花樣年舉行的投資者推介會上,曾慶淮親自現身給女兒曾寶寶站台。花樣年現場獲得香港新世界發展主席鄭裕彤和西京投資主席劉央的股份認購,分別出資3,000萬美元和2,000萬美元。此外,作爲基礎投資者的華人置業主席劉鑾雄、中渝置地主席張松橋等富豪,以及中國人壽等9家機構投資者都齊聚捧場。

時政評論人士章天亮博士表示,如果曾慶紅還大權在握,他要想給誰錢是很簡單的事,一句話就能從銀行調出幾億、幾十億美元借貸給曾寶寶都有可能,但是現在曾寶寶借不出錢,確實說明曾慶紅出了麻煩。

旅美時事評論員唐靖遠對新唐人表示,「曾寶寶從大陸銀行已經借不到錢,她發帖顯然是在影射習近平」,因為習的決策「阻擋了她悶聲發大財嘛。」不過,花樣年在10月9日發布的9月業績新聞中,仍表態要堅持房住不炒,要配合當局維護房地產市場的健康發展。

富二代、紅二代陷入麻煩

當前,在習近平當局收緊金融監管的大背景下,不少紅二代、富二代都陷入麻煩。最典型的就是中國網約車巨頭滴滴出行的總裁柳青。

今年7月,滴滴出行赴美上市後遭到習當局監管重拳,上市一周股價就跌破發行價,之後就一蹶不振。

柳青是中國聯想集團創始人柳傳志的女兒,但是面對滴滴的困境,這位連續5年入選《財富》全球最具影響力商界女性的富二代也無能爲力。

去年11月,阿里巴巴旗下螞蟻金服上市被阻,一眾投資人都陷入資本困局。阿里的股價也一路下行。

而《紐約時報》在2014年的一篇報導中披露,阿里當年成功上市得到了中國紅色權貴資本的支持,包括博裕資本、中信資本以及國開金融(CDB Capital),其背後涉及到前中共黨魁江澤民的孫子江志成、前中共政治局常委劉雲山的兒子劉樂飛、前中共政治局常委陳雲的兒子陳元等太子黨成員。@

------------------

【噤聲時代,更需要真相】

一起守住心中最後的光:https://bit.ly/3t45Qni

✅立即支持訂閱:

https://hk.epochtimes.com/subscribe

✅直接贊助大紀元:

https://www.epochtimeshk.org/sponsors

✅成為我們的Patron:

https://www.patreon.com/epochtimes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