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從孟晚舟被加拿大警方扣留並發起引渡訴訟到現在,已經兩年半過去了。隨著中美關係、中加關係持續惡化,孟晚舟事件已經漸漸淡出大眾視野,沒那麼受關注了。但在上周末,孟晚舟團隊採取了一個非常大膽的新動作想要挽回不利局面,結果遭遇失敗,而這次鋌而走險的動作,反倒使得孟晚舟幾乎已經沒有了翻盤的希望。

這個事件其實不只關係到孟晚舟和華為,也關係到中美博弈當前最熱的一個焦點,就是制裁與反制裁的激烈交鋒。

孟晚舟新證據遭法官拒絕

上周五,自孟晚舟案一開始就負責監督此案的副首席大法官希瑟霍姆斯(Heather Holmes)拒絕了華為前首席財務官孟晚舟的申請,該申請將她的法律團隊從滙豐銀行收到的大量新文件添加為她的美國引渡案的證據。霍姆斯說,她的理由將在大約10天內以書面形式公佈。

這些新文件是孟晚舟的法律團隊通過香港的一家法院從滙豐銀行獲取的多達300多頁的內部文件,辯方認為應將其作為證據,因為它們會反駁美國引渡要求的依據。

這條新聞並不起眼,很多媒體報道也都篇幅短小,沒引起甚麼輿論關注。但其實孟晚舟團隊這次的挫敗意義重大,因為這是中共試圖仰仗《港版國安法》脅迫外國企業與美國行使司法海外管轄權進行直接對抗的第一個案例,對以後我們觀察中美制裁戰和法律戰都有重要參考價值。

孟承認違反美國法律 但不承認違反加拿大法律

我們先簡要地梳理一下孟晚舟團隊這個新動作的來龍去脈及其意圖所在。

我們都知道,按照加拿大的司法規定,要扣押孟晚舟並成功將其引渡到美國必須滿足一個非常重要的大前提,就是:孟晚舟利用Skycom(星通公司)與伊朗交易敏感設備的行為,不但涉嫌違反美國法律,也違反加拿大的法律。對美國來說,孟晚舟直接違反了制裁令,對加拿大來說,孟晚舟涉嫌有欺詐滙豐銀行的違法行為。

只有滿足這種雙重違法,孟晚舟才可以順利被引渡美國。

此前孟晚舟及華為團隊的策略是一概否認相關指控,堅持自己與華為都和Skycom沒有任何關係。但在大量確鑿證據面前,孟晚舟的法律戰節節敗退,處境極為被動。在這種情況下,孟晚舟與華為決定兵行險著,就是選擇性承認自己違反美國法律,但不承認違反加拿大法律。

甚麼意思呢,就是說,孟晚舟承認自己操縱Skycom與伊朗非法交易,但不承認自己欺詐了滙豐銀行。其具體手法就是讓滙豐銀行提供文件證明,該行負責權衡制裁、洗錢和欺詐的人員非常清楚華為與Skycom的關係,同時認為這樣的風險可以接受。

竭力證明孟晚舟未欺詐 華為要把滙豐銀行拖下水

換句話說,華為用把滙豐銀行拖下水,冒著成為同案犯的風險,來證明孟晚舟並未欺詐滙豐銀行,這樣一來,孟晚舟就不存在違反加拿大法律的問題了,那麼加拿大也就沒有理由繼續扣押孟晚舟,引渡也就無從談起。儘管孟晚舟承認違反了美國法律,美國也只能乾瞪眼無計可施。

這就是孟晚舟與華為團隊的算盤,目的是想鑽法律空子,焦點不再針對是否違法的問題,而是針對我違法了你也制裁不了我,也就是針對美國的管轄權範圍去搞動作,而這個動作的關鍵點就在滙豐銀行。說白了,就是只要讓滙豐銀行自己提交證據,證明孟晚舟沒有欺詐滙豐,孟晚舟就可以脫身。

今年2月12日和25日,華為先後在英國倫敦高等法院和中國香港高等法院提出申請,要求滙豐銀行公開與孟晚舟引渡案相關的內部材料。英國高等法院拒絕了這一申請,但香港法院在今年4月12日頒佈法令,同意孟晚舟一方可向滙豐索取有關文件並作為證據提交給加拿大。

這就帶來一個問題:孟晚舟被加拿大扣押已經2年多了,為甚麼她的團隊現在才想到這個策略?

其實並不是孟晚舟團隊沒這點頭腦,而是之前沒法搞定滙豐銀行。因為滙豐如果出具這樣的文件,就等於證明自己是孟晚舟的同案犯,明知其違反美國制裁令還繼續協助孟晚舟完成和伊朗的交易。

香港高院因國安法低頭 華為逼滙豐配合

但現在為甚麼滙豐被搞定了呢?其實答案剛才我們已經提到了,英國高等法院拒絕了華為的不合理請求,但香港高院卻同意了。要知道香港的司法體系本來就是完整繼承英國的,為甚麼香港做出了和英國不一樣的裁決?原因只有一個:香港現在已被中共控制,《港版國安法》已經在香港執行。

滙業律師事務所高級合夥人楊傑律師在接受大陸媒體採訪的時候就公開聲稱,在「港版國安法」生效前,華為如果在香港提出訴訟,很可能像這次的倫敦一樣被駁回,因此孟晚舟團隊不可能做這種「無用功」。

但國安法於2020年6月30日生效後,香港的司法環境已經發生了巨大變化,中共的「阻斷法」體系已經初步建立,滙豐銀行在中美雙方制裁與反制裁博弈的大背景下,尤其是在自身主要市場仍然依賴大陸的情況下,才不得不考慮順從華為,這才是滙豐與華為達成協議的深層原因。

對中共來說它們是很有點自鳴得意的,覺得很成功,有了「港版國安法」就可以脅迫在香港的任何企業或個人配合中共,讓中共獲得任何它們需要的所謂「證據」。用中共自己的話說,是有了抵抗美國制裁的利器,滙豐銀行的服軟,就是中共小試牛刀的結果。

但對孟晚舟來說,這次測試的結果是災難性的。因為加拿大法官拒絕採納滙豐銀行新文件,等於不再承認滙豐在國安法實施後的文件證據合法性,結果就是孟晚舟偷雞不成蝕把米,沒能洗脫違反加拿大法律的嫌疑,反而自己承認了違反美國法律,等於自己給自己的棺材板釘上了一顆結結實實的釘子。

這個案例對我們觀察中美制裁戰很有意義。因為我們看到美國商務部剛剛在7月9日將23家中國企業新增至實體清單,其中包括14家參與了中共對新疆維族人等少數民族實施鎮壓、大規模拘留和高科技監控的中國企業。

這次制裁的力度並不算很大,但有一個特殊性在於:這是習近平簽署《反制裁法》正式生效之後,美國的首個制裁案例。

中共商務部已經在近日發出威脅,說中方將採取必要措施維護自己的權益,也就是說一定要報復。那麼,中共會否動用《反制裁法》、《國安法》等自己聲稱的「阻斷法」體系,來有效阻斷美國發起的各種制裁呢?

從孟晚舟這次的嘗試來看,中共反制裁的手段仍然主要依靠大陸市場為本錢,脅迫相關外資企業服從中共的指令,如果不從,就切斷各種業務往來或各種「查水錶」找麻煩,美其名曰「阻斷法」。

這種打法只會有一個結果,就是最終逼迫外資企業在中共的市場霸權和美國金融霸權之間二選一,誰對企業的未來擁有更大的影響力或支配權,企業就會倒向誰。

所以,我想稍有常識的人都會看出來,在中共擁有足以和美國相匹敵的金融資本、貨幣支付等體系之前,中共的所謂反制裁只會加深各種脫鉤,幾乎看不到勝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