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月30日,中共的《求是》雜誌刊登了習近平2021年1月11日在省部級主要領導幹部專題研討班上的講話,題為〈習近平:把握新發展階段,貫徹新發展理念,構建新發展格局〉。這篇文章透露了更多習近平對時局的判斷,認為「亂」就是當今世界的主要特點,也解釋了為何近段時間中共對外擺出了全面對抗的姿態。

習近平講話的內容一直不斷流出

1月11日習近平講話後,中共黨媒當時提到,習近平稱「時與勢在我們一邊,這是我們定力和底氣所在」,「必須增強憂患意識、堅持底線思維,隨時準備應對更加複雜困難的局面」。

當時報道也稱,習近平強調內循環「才能任由國際風雲變幻」,始終「生存和發展下去」,「要在各種可以預見和難以預見的狂風暴雨、驚濤駭浪中,增強我們的生存力」。

可以看出,中共高層對內外交困的局面有相當的認識,但外界實在看不出「時與勢在我們一邊」的邏輯從何而來,更看不出中共還有甚麼「底氣」。

2月25日,中共祁連縣新聞網曾刊登了縣委書記何斌的一篇講話,題為〈在縣級領導幹部學習貫徹黨的十九屆五中全會專題研討班上的發言〉。文章描述,習近平「在談到國際形勢時,作出『西強東弱』是存量、是歷史,『東昇西降』是增量、是未來的政治判斷;在談到中美戰略博弈時,作出『當今世界最大的亂源在美國』、『美國是我國發展和安全最大的威脅』等重大判斷」。

這篇文章顯示,習近平認為美國必然衰落,中共遲早要取代美國,就是要與美國博弈。

1月15日,中國大陸「觀察者」網站也曾報道,中共政法委秘書長陳一新傳達習近平在省部級主要領導幹部專題研討班上的講話,文章導讀稱,「百年變局和百年疫情疊加,世界進入動盪變革期。中國崛起是一大變量……『東昇西降』是趨勢,國際格局發展態勢對我有利。美國遏制打壓是一大威脅,既是遭遇戰也是持久戰。新冠肺炎(中共肺炎)疫情是一大考驗,既是風險挑戰也可危中轉機,全球疫情持續蔓延將會對全球各方面造成重大影響。」

《求是》刊登的文章基本印證了上述內容,更和盤托出了習近平對時局的主要判斷。

「世界最主要的特點就是一個『亂』字」

習近平說,中國是「世界第二大經濟體、第一大工業國、第一大貨物貿易國、第一大外匯儲備國」。

顯然,習近平把這些看作了爭霸世界的資本,他接著說,「當今世界正經歷百年未有之大變局。最近一段時間以來,世界最主要的特點就是一個『亂』字,而這個趨勢看來會延續下去。這次應對新冠肺炎(中共肺炎)疫情全球大流行,各國的領導力和制度優越性如何,高下立判。時與勢在我們一邊,這是我們定力和底氣所在。」

這段話完全透露了中共以疫謀霸的真實意圖。中共一直就在利用各種機會搞亂世界秩序,企圖在亂中製造爭霸的條件,中共故意散播中共肺炎病毒,確實起到了搞亂世界的作用。這竟然成了中共所謂的「時與勢」和「底氣」。

拜登剛剛也說,「習非常急切(讓中共)成為世界上老大」,習認為,「民主制度無法(跟專制)在21世紀競爭,因為(民主)需要花太多時間才能達成共識」。

拜登的話大概說對了一半,習近平更提出,現在就是與美國爭霸的良機。習近平認為「仍然處於重要戰略機遇期,但機遇和挑戰都有新的發展變化,機遇和挑戰之大都前所未有,總體上機遇大於挑戰」,「調動一切可以調動的積極因素,團結一切可以團結的力量,全力辦好自己的事,鍥而不捨實現我們的既定目標」。

習近平大談「時與勢」、「底氣」和「重要戰略機遇期」,當然想樹立自己的權威、給下屬打氣,也在試圖迴避一系列嚴重失誤。中共以疫謀霸傷害了全世界,疫情也同時嚴重傷害了中國,中共的口罩外交、要求感謝、抄工作的大外宣做法,以及故意甩鍋、戰狼外交,導致陷入了國際孤立,特別是中美關係迅速破裂,中共實際遭遇了多重打擊、陷入了困境。

「內外部風險空前上升」

習近平不肯承認決策性失誤,卻不得不承認當前的內外交困。

他說,隨著「社會主要矛盾變化和國際力量對比深刻調整」,「面臨的內外部風險空前上升,必須增強憂患意識、堅持底線思維,隨時準備應對更加複雜困難的局面」。

相對於外部困境,習近平更擔心的實際是內部危機。他說,「如果安全這個基礎不牢,發展的大廈就會地動山搖」,「既要敢於鬥爭,也要善於鬥爭,全面做強自己,特別是要增強威懾的實力」,「要防止大起大落」,「要確保產業鏈供應鏈穩定安全,要防止資本無序擴張、野蠻生長」,「要防止大規模失業風險」,「有效化解各類群體性事件」,「在不同階段加不同的鎖,有效處理各類涉及國家安全的問題」。

這些話講的實際都是內部安全問題,中共面對外部巨大壓力時,首先擔憂政權是否會崩塌,個人的權位是否還能保住。

習近平還說,「蘇聯是世界上第一個社會主義國家,取得過輝煌成就,但後來失敗了、解體了,其中一個重要原因是蘇聯共產黨脫離了人民,成為一個只維護自身利益的特權官僚集團。」

如今的中共權貴們,還有哪個相信所謂的社會主義,他們實際都成了馬克思描繪的權貴資本家,比前蘇聯共產黨有過之而無不及,並正在演繹馬克思理論徹底失敗的又一個例證,中共高層不過還想用這個騙人的理論維繫政權、維繫權貴利益而已。中共正在步前蘇聯的後塵,現任中共高層所作的,正在加速這一歷史進程。

「內循環」產生的真實背景

習近平說,「經濟全球化遭遇逆流,國際經濟循環格局發生深度調整。新冠肺炎(中共肺炎)疫情也加劇了逆全球化趨勢,各國內顧傾向上升」,「在疫情衝擊下全球產業鏈供應鏈發生局部斷裂」,「不少企業需要的國外原材料進不來、海外人員來不了、貨物出不去,不得不停工停產。我感覺到,現在的形勢已經很不一樣了,大進大出的環境條件已經變化」,「去年4月,我就提出要建立以國內大循環為主體」。

這段話表明,中共高層深知全球供應鏈一去不復返了,除了「內循環」,實際也毫無辦法了。習近平沒有表示要盡力挽留供應鏈的態度,應該想掩蓋對外關係上的嚴重失誤,更要掩蓋以疫謀霸的失敗。

習近平還引用毛的話說,「無論處於怎樣複雜、嚴重、慘苦的環境,軍事指導者首先需要的是獨立自主地組織和使用自己的力量。被敵逼迫到被動地位的事是常有的,重要的是要迅速地恢復主動地位。如果不能恢復到這種地位,下文就是失敗。」

近日,習近平在廣西考察湘江戰役紀念館時,也有感而發,稱「視死如歸、向死而生、一往無前」,「在最困難的時候堅持下去」。

中共對外四面出擊,正是遵循了要爭取主動的邏輯,實際是垂死掙扎。無論中共黨內,或是中國普通老百姓,應該沒有多少人真的認為「內循環」能行得通。而且,按照「內循環」的思路,習近平描繪的「世界第二大經濟體、第一大工業國、第一大貨物貿易國、第一大外匯儲備國」將難以為繼,還有甚麼資本爭霸呢?

習近平自稱「內循環」是先手棋和主動的戰略選擇,實際更多地想說服中共各級官員繼續跟著他走、對他個人效忠,但這些口號式的黨文化語言應該很難再糊弄大多數中共裸官了。

《求是》應該隱去了不少無法公開的內容,不過目前透露的信息,應該就能解釋中共近期對外全面對抗的舉動了。中共高層偏要在困境下爭取所謂的主動,對外強硬實際更多為了儘量促使內部為了共同保命而抱團,進而掩蓋連串的決策失誤,更防止在內鬥被抓住把柄而失勢。

習近平畫的大餅,中共各級官員恐怕難以充飢。4月30日,中共召開政治局會議分析研究當前經濟形勢和經濟工作,黨媒報道的調門明顯降低,也再次沒有習近平的單獨講話內容。或許習近平自感在政治局內難以服眾,《求是》雜誌才搬出了習近平1月11日的講話,把對省部級主要領導幹部的內部講話公之於眾。

中共政局似乎遠沒有表面這麼平靜,13家網絡金融企業剛剛被約談,很可能就是又一波內鬥動作的開始。中共用所謂的對外強硬是否能爭取到主動地位,也盡可拭目以待。#

-----------------------

4.16 搶修復印 重返報攤
銷售點:https://www.epochtimeshk.org/stores

【譴責暴力 絕不退縮】
請支持大紀元:

📍贊助大紀元:
https://www.epochtimeshk.org/sponsors
📍加入會員:
https://hk.epochtimes.com/subscribe
📍成為大紀元Patron,收睇無過濾嘅新聞影片:
https://www.patreon.com/epochtimes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