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32歲的江西男子周福斌在15歲那年體檢時發現自己左腎不見了,其父母為此跟做手術的醫院打了5場官司。但母親吳碧粒竟然被地方政府以擾亂政府工作秩序為由勞教和判刑。

近日,大陸媒體報道,江西鷹潭市下轄的貴溪市法院2020年10月12日以多次擾亂社會秩序、構成尋釁滋事罪為由,判處居民吳碧粒有期徒刑2年。此前,吳碧粒被勞動教養一年,還有兩次行政拘留。吳碧粒所做的事就是:因為兒子周福斌左腎沒有了,她一直在尋找真相,討說法,打官司。

是腎缺如,還是萎縮?

周福斌8歲的時候被裝沙的農用小四輪車壓傷,在貴溪市醫院住院做過手術。7年後的2004年6月,周福斌身體變差,周母帶他到鷹潭市的軍隊醫院第184醫院做全身檢查。醫生告訴周母,「少一個腎」,這事估計要打官司,建議進一步檢查。

由此,周家人懷疑在那次手術中,周福斌的腎被醫院「偷走」。於是周母帶著周福斌到貴溪市醫院和貴溪市中醫院分別做了螺旋CT及「彩超」檢查,結論都是「左腎缺如」。後來,周福斌又到江西省醫學院第二附屬醫院做MRI(磁共振成像)檢查,結論是「左腎未見顯影」。

但鷹潭市醫學會的專家組成員認為,周福斌屬於左腎萎縮而非缺如。周家不服鑑定,又先後去上海瑞金醫院、北京協和醫院檢查求證,結果都是「左腎缺如」。

之後的一個周末,周母和周福斌的哥哥繼續去貴溪市醫院協商時起了衝突,周母被警方行政拘留15天。後來,貴溪市法院在市委書記過問下,受理了此案。沒想到這場官司一打就是5年,結果未能如他們所願。

在這5年裏,周福斌做了11次相關檢查。而這些檢查呈現出一個「規律」——凡是周家單獨去做檢查時,結果都是「左腎缺如」,而由官方陪同和委託去做檢查的時候,結果都是「萎縮」。

由於雙方無法得到滿意的結論,2008年9月5日,鷹潭中級法院在終審判決中稱,經多方機構鑑定,均未得出周福斌左腎是「萎縮」還是「缺如」以及對應原因。但因考慮到周福斌年紀尚小,損傷較重,補償其15萬元人民幣。

周福斌因少腎被退婚

這次終審判決前夕,當地政府跟周家簽了一份協議。政府承諾給周福斌辦城鎮低保,條件是吳碧粒之後不得再爭議。一年後,由於當地政府並沒有給兒子安排工作,周母才又開始上訪,尋求上級政府幫助。

2014年,周福斌談戀愛了。在雙方家長定親時,女方父母得知周福斌少一個腎就回絕了婚事。這對周福斌是個沉重的打擊,曾有幾年的重度失眠。

周福斌因少腎被退婚,周母覺得自己對不起兒子,沒有保護好他,讓他丟了一個腎,害他結不了婚,所以她必須要找到真相。但2017年6月19日,吳碧粒又被貴溪市公安局行政拘留10日。

發現自己少腎之前,周福斌學習成績一直是班級前幾名。自從2004年以後,因為檢查和官司,嚴重影響學業,初中畢業就輟學了。他先是賣水果,後來學理髮,2008年在義烏當了水電工,一直到現在。

「如果丟腎這件事沒發生,我肯定能考上大學,有個不一樣的人生。」周福斌說。

周福斌為了弄清自己左腎到底是「缺如」還是「萎縮」,2007年就申請「開腹驗腎」,但被法院忽視。2018年他又提交一次,依然沒有得到回應。現在,這又成了他最後的選擇。「開腹驗腎不是我想,而是無奈。」周福斌說。

丟腎的人絕非僅有

在中國大陸,因為做手術而丟腎的人絕非周福斌僅有。

2021年1月17日大陸官媒報道,今年25歲的陝西延安甘泉縣女孩高靜在體檢中發現左腎沒了。高靜17歲也是發生了一場車禍事故,做了脾臟摘除手術。

高靜和家人認為,丟腎只能在這次手術中。但醫院認為,高靜腎臟是萎縮位移了。

司法鑑定中心的法醫發現有幾個疑點:一是手術中使用全麻存在一定風險,但醫生沒把情況告訴給家屬,這存在醫療錯誤,叫人懷疑。二是院方說手術時間是十一點半到一點二十,但是病歷上卻寫著九點半開始手術的,那多出的時間幹甚麼了呢?

目前,高家還沒能和院方達成協議。

另外,網民「白七的記錄」在推特發佈一個影片披露,一市民在黑龍江哈爾濱第四醫院做腎結石的微創手術,結果腎做沒了。

有網民說:「器官農場嘛,十年前就看過這樣的傳聞了。」「這些年醫院醫生心黑得很。找出來辦了。」「開腹驗腎,開胸驗肺……為何公正就那麼難?」

還有網民說:「不管這是萎縮還是割錯了還是偷腎,一個母親自己孩子的腎沒了跑去各種上訴並要求上訪,結果被判尋釁滋事兩年有期徒刑也太慘了!」

有網民揭露:「這個必須查。之前聽說一個孩子感冒去醫院,醫生還問有幾個孩子,最後醫生竟然讓進深切治療部,讓做手術,推進手術室沒多久孩子去世了。真實事情發生在浙江台州。」

另一網民回應:「後來家人說和醫院打官司,醫生說要把孩子器官全部挖出來。然後由於種種家長不希望孩子再不完整,後來那個媽媽精神出問題了……我鄰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