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2009 年起發動「大外宣」計劃,當年就投入450 億人民幣的資金,企圖在國際間「奪回話語權」。時間過去十年,全球媒體的報道方向逐漸赤化,此現象已引起各國政府嚴重關注。

美國政府今年初強化「外國代理人登記制度」,將紅媒從新聞領域剔除,以「外國代理人」為紅媒定位與監管。台灣緊鄰中國,是中共「大外宣」計劃的重災區,台灣媒體赤化已是台灣民眾無法不正視的一項議題。

台灣立法委員黃國昌與知名的網絡社群紅人「館長」陳之漢在6月23 日發起「拒絕紅色媒體守護台灣民主」集會活動,訴求企盼台灣政府強化法規管理紅色媒體。據主辦單位「時代力量」黨團統計,這場活動有超過10 萬名以上的民眾到場參與,顯示台灣媒體染紅的現象已引起台灣民眾的重視。

「拒絕紅色媒體、守護台灣民主」活動 6 月 23 日在總統府前凱達格蘭大道舉行,數萬名民眾不畏風雨參加。(陳柏州/大紀元)
「拒絕紅色媒體、守護台灣民主」活動 6 月 23 日在總統府前凱達格蘭大道舉行,數萬名民眾不畏風雨參加。(陳柏州/大紀元)

該活動的一名參加者林先生對本報記者表示,他的父親長期收看遭赤化的電視媒體,在與父親溝通時,發現他的觀念與價值觀出現轉變,在面對香港反送中或兩岸議題時,想法變得親中共與自私,遺忘了民主自由的普世價值。參加活動的台灣群眾裏,類似林先生的案例不只一例。

紅色輿論正在逐漸改變台灣社會,轉變台灣民眾的意識形態與新聞工作模式,中正大學傳播學系副教授、台灣事實查核中心發起人及咨議委員胡元輝分析,紅媒持續發展下去,將對台灣造成四種更不利的影響,包括威脅國安、造成社會的對立、破壞媒體生態,以及破壞新聞內部專業制度等。

不利影響一:威脅國安

英國《金融時報》報道,旺旺《中時》媒體集團旗下的記者透露,中共國台辦每天致電他們報社,介入兩岸議題的報道方向,同時他們也有權力干涉報紙首頁的編排。一名中天電視台的記者也表示,中共官員會藉由向駐中台媒記者指定新聞內容和社論立場,影響針對中國的報道。

台灣監管媒體的政府單位國家通訊傳播委員會(NCC)表示,對此已啟動行政調查,必要的話,也會依法處理。

胡元輝說,紅媒代表的立場與意識形態,對台灣的國家安全具有威脅,過去被稱為藍媒與綠媒的媒體,雖然在國家認同的問題上具有差異,但這樣的差異仍在台灣的國家安全之下,不會影響國安。但是紅色媒體遵循著中共的立場,這將形成對國家認同的挑戰,對國安的威脅更大。

不利影響二:造成社會對立

胡元輝說,傳達假的事實最大的影響是製造對立與矛盾,民主國家的運作機制裏,能讓人民間競爭,尚有遊戲規則可加以制衡。但這樣的媒體刻意拉大社會的縫隙,加深族群間的對立與矛盾,並讓這樣的衝突升高至無法控制的地步。

胡元輝說:「紅媒傳遞中共的意識形態是嚴重的問題,但更嚴重的是達到讓社會無法達成基本的運作共識,這將破壞社會運作的模式。」

不利影響三:破壞媒體生態

胡元輝說,被閱聽人稱為「紅媒」者,常有混淆事實與虛構事實的狀態。這樣的媒體已把媒體傳遞事實、揭露真相的基本職責拋棄了。紅媒可以因為意識形態的右、受親中立場的影響,棄真實狀況於不顧。

這將讓媒體的運作章法大亂,紅媒如果漸漸地失去堅守第四權的責任,也會影響到其它媒體,對新聞生態的傷害相當大。

不利影響四:破壞新聞內部專業制度

胡元輝說,紅媒不只迷惑外部的閱聽人,在新聞界內部也造成相當大的衝擊。新聞內部具有一定的新聞自主,具不同程度的自主空間。但紅媒的運作是在經營者的一聲令下,所有新聞從業人員得接受其指令處理新聞,尤其媒體老闆將媒體當作中共的宣傳工具時,強制要求記者寫出與事實不符的報道,這將把媒體內部、專業新聞的最低底線給破壞掉。

台大新聞研究所教授張錦華說,台灣需要有更多民眾,去認識中共銳實力對全球普世價值的傷害。中共持續在摧毀人性的善良面,破壞傳統文化與價值觀,媒體因遭到中共控制,不對真相進行更多的報道,選擇沉默或是曲解事實,那社會將面臨可怕的處境,「自由最大危害是善良人的沉默」。目前台灣法規與相關研究對紅色媒體仍沒有明確的監管標準與定義。那麼又該以甚麼標準判定、檢視媒體染紅與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