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接6月11日B3版

耶基萊克:所以當我聽到這種說法,這是我一直在思考很多的事情,它真的破壞了我們對司法系統的信念,對吧?

鮑威爾:確實如此。

耶基萊克:現在開始的進程是甚麼呢?我知道當然司法部長正在進行一些深入的調查,我們知道這就是它的一部份。但在你看來,特別是作為檢察官和在法律界的背景,接下來的步驟會是甚麼,它是否會使這些機構康復? 

鮑威爾:我認為這個決定需要重新審視。我不知道是誰拒絕起訴的,無論是哥倫比亞特區(DC)的聯邦檢察官還是誰,對於她讓一些人免於起訴,我有很嚴肅的問題。

我想我們需要一位新的哥倫比亞特區的聯邦檢察官。我認為她是問題的一部份。她顯然對給沼澤排水不感興趣,她是放過阿萬兄弟——伊姆蘭阿萬(Imran Awan)的人。他(阿萬)擁有40位國會議員的密碼、他們所有的電子郵件及所有的東西、以及從國會竊取的價值數百萬美元的設備。

我認為他只對一份銀行申請或貸款申請的虛假陳述表示認罪。當時他從國會電子郵件帳戶,下載了數以百萬單位計的信息,可能是高度機密的信息,並發送給了只有上帝才知道的地方,沒有人告訴我們他可以訪問民主黨全國委員會主席黛比沃瑟曼舒爾茨(Debbie Wasserman Schultz)可以訪問的任何內容。他把她的手提電腦放在了電話亭裏。

我的意思是,這個人所做的事情至少會構成20項聯邦重罪。但他只在一項認罪中被判緩刑或者只有幾個月的監禁,他們保護他並像瘋了一樣讓他閉嘴,當時有大量的人參與其中。

現在有40名國會議員,其中一些人現在還在國會裏,包括舒爾茨女士,也參與其中。這個案件從來沒有得到全面調查,而DC的聯邦檢察官卻讓它過了關,基本上就是放過去了。

當然還有參議院情報特別委員會的沃爾夫(Wolf),他是幕僚長,故意在一家報紙上洩露情報給他年輕的情婦,以及對卡特佩奇(Carter Page)監控的全部FISA授權申請。他得到了一個虛擬許可。還有很多事情與哥倫比亞特區的聯邦檢察官有關,她大規模地採用雙重標準來保護民主黨人。

耶基萊克:因此,你的解決方案的一部份,是識別那些一直在製定可能有問題的決策的人並替換他們。但這種腐敗的東西隨著時間的推移而蔓延。正如你所說,自你寫那本書以來,腐敗就一直在增加,這個系統中的某些東西需要糾正,法律中的某些東西?

鮑威爾:系統中有許多事情需要糾正。事實上,哈維西佛格雷特(Harvey Silverglate)和我正在合著一本名為《定罪機器:抵制聯邦檢察機關濫權》的書。在書中,我們將提出一些應該做的事情,以幫助解決刑事司法系統的問題。其中一個建議,就是允許那些受害於故意不當起訴的人,(反過來)起訴檢察官。但現在,檢察官卻擁有絕對的豁免權。

有人可以捏造一宗案件來針對你,在你完全無罪的情況下把你送進監獄幾十年。他們知道他們這樣做了,但他們沒有任何問題,甚麼事都沒有。

耶基萊克:他們知道他們做了,其他人也都知道他們做了。

鮑威爾:是的。

耶基萊克:甚麼事都沒發生?

鮑威爾:他們甚麼事都沒有。

耶基萊克:不可思議。

鮑威爾:是的。我們必須停止保護犯有不法行為的聯邦僱員。他們都需要因為在其部門中缺乏坦率或者有重大不端行為而被解僱。他們有著太多的保護。

我們本來應該有一個公民政府;相反,我們所擁有的,卻是一個根深蒂固的官僚機構,他們認為他們比這個國家的所有公民都知道得更多,並且他們將比聯邦檢察官或司法部長等任何人都要長久:「司法部長來去匆匆,但我是一名職業僱員;我可以管理這個地方,我會永遠在這兒。」

那種態度不對,他們都應該是公務員。我認為,或許除了軍隊之外,任何政府公務員服務的最高年限,應該全部限制在15年,這樣公民進入和退出政府部門的人數會更多,毫無疑問,他們有不當行為時,就應該被解僱。

耶基萊克:讓我們說說國會,眾議院要求彈劾總統。接下來會發生甚麼?你認為他們會彈劾嗎?

鮑威爾:他們可能會。他們將會盡一切努力分散正在進行的真正調查的注意力:即調查奧巴馬政府的多重濫權行為,尤其是監視美國人的行為。我的意思是,如果你回顧一下FISA法院首席法官羅斯瑪麗科利爾(Rosemary Collyer)法官在2017年的決定,她譴責聯邦調查局和司法部國家安全署、以及美國國家安全局,公然濫用他們的監視權,並且對FISA法院缺乏坦誠。所以那裏有很多事情在發生。

科米允許四個私人承辦商可以非法地、不受限制地接觸到整個國家安全局的數據庫。而且,當然,薩曼莎鮑爾(Samantha Power)完成了300個……查詢和取消屏蔽,而大多數人在他們的整個職業生涯中可能只揭露了兩三個人?

那裏有很重大的事情正在發生。

耶基萊克:所以,一方面,您正在描述這項調查或這些調查;另一方面,國會正在調查圍繞總統的家庭和他的財務往來以及任何事情。

鮑威爾:他們可以採取任何措施,來騷擾他並讓他難過,並且讓他在試圖扭轉這個國家時更難以完成他的工作——他(特朗普總統)已經在很大程度上改善了這個國家。我是說,看看我們的經濟,它可能是我有生以來最好的。

耶基萊克:那麼在穆勒記者會之後、這些無休止的國會調查。你對總統的建議是甚麼?他說案件結案了;在談到穆勒調查時,你似乎也這麼認為。你對他(特朗普總統)的建議是甚麼?

鮑威爾:保持強勢並按照他認為可行的方式繼續管理這個國家。我鼓勵他在邊界問題上更加強大。我曾經鼓勵過他,我們談過這個問題 。

在事情得到解決之前,他有能力阻止非法移民。我認為這正是需要做事情,因為我們的邊境部門實在是不堪重負;如果不停止,它將影響我們所有的一切長達幾十年。但就目前和本次調查而言,堅持到底。這純粹是個干擾。(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