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在的銀行,客戶區分為不同的等級,在櫃位服務前,便可分別誰是顯貴客戶,誰是低端客戶。若自覺身份不優越,荷包不長進,就「休進」入超卓的理財隊伍,只能在特別少櫃位的平民大隊,慢慢等候天恩大赦的人手服務。社會進步,大公司自然喜歡投放科技資源減省人手,教導顧客使用自助服務,節省行政開支。在商言商,以最少的人力成本,賺取最大的商業利益,絕對無可厚非。但人性化的服務,變成等級森嚴的階級服務,社會分化會否日趨嚴重?而平等機會,在財多財少的櫃位前又豈能申訴?

有天在一間相熟的銀行使用櫃位服務,看到普通客戶櫃位冇人排隊,便快快走到那區辦事。與職員閑聊,奇怪富貴、顯貴階級的客戶,仍在那邊排隊不走過來?職員說:「這些叫階級的自覺,高貴的可以坐著進行服務,而富貴的,即使是站在尊貴的地區,自然也覺尊貴。」我笑說:「你認真的嗎?」他笑說:「可能他們看不到這無人排隊,但真的有好多富貴客人,不會在這邊辦事,如果人家的尊貴朋友見到他們在這裏,首先就會聯想到他們的戶口存款,你明啦⋯⋯」普通的銀行服務,人都有這麼多不必要的煩擾。何況台前中央,行前行後,跟出跟入,握手寒暄,都有各種心計,想得越多,包袱就越多,做人也更累。

一條跨海大橋完工,連接各地,促進往還。很奇怪人的焦點,不在安全結構、物流運輸、資源運用等等實際的問題,卻關注領導人行出行入,次序跟班等等安排,更煞有介事進行各種解讀。自己是小市民,對於三九唔識七的高官富豪,完全冇興趣,只希望有更多實事實辦,廉潔奉公的公僕,為人民謀取福利。朋友取笑:「 如此想法,not sometimes naive ,直情係白癡。所謂千里來做官,為了吃和穿。當官不發財,請我也不來。一大班人,大概只有極少數人有理念有理想,願意為國家服務。愚夫貪世利,俗士重虛名。無著數,一大群所謂德高望重,有錢有面的精英階級,還會排好隊,乖乖聽吩付講話嗎?階級就是玩高下尊卑、玩不平等,進入高尚的階層,當然要付出更大的努力和代價,但前提是這些行動與努力,必須配合高尚的道德理念,更要行事正當合法,在這種基礎下的階級流動,社會才可健康發展。」

人生既不公平也絕不平等,不是有太多人能對人對事甚至對自己沒有階級之分,可以一視同仁,不生鄙夷之心。進入尊貴階層,當然自我感覺良好,以為真的高人一等。正如走進銀行,被界定為尊貴級別,享有種種方便特權,更可接受坐著的服務,自然明瞭特別階層所給予的優越快感,但如果存款卻不是正當得來,這種階級禮遇,又能否心安?相信大部份人都只講級別,有著數便開心。「黃金未為貴,安樂值錢多。」有朝一日想得通,階級禮遇又算甚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