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友傑斯信近日工作生涯一波多折。他在英國的木製品工廠當勞工,公司初期以時薪計算發他工資。工作數月後,由於他表現良好,公司遂以正式員工名義聘請他,獲發月薪,並可享有員工有薪假期達25天。我和外子為他感到高興,終於有一份安穩的職業了,不用經常為生計而憂心。簽約那天,我們3人一起吃薄餅及炸雞慶祝一番。

好境不常,簽約後數天,傑斯信突然感到背部肌肉痛楚。身體強健的他放工回來全身乏力,只可伏在餐桌上。我幫忙替他塗上舒緩痠痛的藥膏。兩天後情況持續,我勸喻他就診。慶幸獲公立醫生接見他,原來他肺部受感染,翌日須照X光確定病情。隨後他也咳嗽起來。估計是工作時他吸入包裝木製品的塑膠微塵,導致肺部發炎。傑斯信心底一沉,難得有份長約工,但又不能因為它而犧牲健康。他打算與公司商討,期望能調往另一生產線。

那天他仍舊在原本的崗位工作。他戴著近視眼鏡,一位行政人員要求他同時戴上保護眼鏡。公司一向容許員工只戴近視眼鏡來代替護目鏡。傑斯信一向不喜歡這同事,因他從不介紹自己名字及職位,平日只見他走來走去,毫無建樹。於是兩人便爭執起來,傑斯信激動地說:「我不是同性戀者,不要走近我!」那同事即時向管理層投訴,稱他誣衊他。翌日暫停傑斯信所有工作,繼而召開員工紀律聆訊會議。原來那告發者是行政高層,一切的程序目的是令傑斯信難堪而自動辭職。由於他已是正式員工,公司須按程序裁員及作出補償。公司不願賠償的話,便使出陰招。傑斯信堅稱那同事提出不合理的要求,才作出反駁。他曾一度退縮,不願參與會議。我們鼓勵他理直氣壯地表達真相吧。退縮只是默認自己犯錯的膽小鬼。幸好他最終也不怕強權,積極地面對惡運。

傑斯信是一般勞動階層的寫照,為了生計,儘心儘力地做好本份。雖然他是失言,公司可否予以口頭警告?咄咄逼人的告發者,人家失去工作,他真的問心無愧嗎?公司方面也失去了一位敬業樂業的員工。@

(編者按:本文僅代表專欄作者個人意見,不反映本報立場。)

------------------
【堅守真相與傳統】21周年贊助活動🎉:
https://www.epochtimeshk.org/21st-anniv

🔥專題:全球通脹加息📊
https://bit.ly/EpochTimesHK_GlobalInflation
🗞紀紙:
https://bit.ly/EpochTimesHK_EpochPaper
✒️名家專欄:
https://bit.ly/EpochTimesHK_Colum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