紐約警察局的三隻治療犬。(Dave Paone/The Epoch Times)
紐約警察局的三隻治療犬。(Dave Paone/The Epoch Times)

紐約市警察局(NYPD)利用狗狗來工作。也許更好的說法是,狗狗來到了紐約警察局。

在過去兩年半的時間裏,紐約市警察局僱用了三位治療狗管理員,每人負責一個訓練有素的治療狗。在警官和家人以及受害者承受較大的精神壓力時,這些治療狗能夠起到安慰的作用。

城市裏的警察們每天看到的都是一個城市最糟糕的一面。他們每天接觸犯罪現場,和社會底層人打交道,這對任何人都會產生負面的影響。警察們很難接受他們每天所看到的事情,同時也很難承認自己需要幫助。

健康與保健部門就是為此而創立的。它成立於2019年8月,旨在為處於困境中的NYPD員工提供幫助。

自殺

幾年前,NYPD警察的自殺率非常高,平均每年4個。到了2019年,這一數字飆升至每年10個。

「在美國,每年死於自殺的警察多於死於執行任務的警察」,紐約市警察局健康與保健部門的副主席馬克‧瓦赫特(Mark Wachter)告訴《大紀元時報》。

「因此,我們不得不制定各種政策,以便能真正關注警官的身心健康問題」,他說。

NYPD組建了一個工作小組,創建了健康與保健部門。自1970年以來,NYPD一直有一個員工協助單位(EAU)。到了2019年,EAU已成為健康與保健部門屬下的幾個單位之一。

NYPD有400名員工參加了同伴互助項目。參與者具有雙重角色,他們既是警察,同時也是顧問。他們都參與了自殺預防、心裏恢復以及抑鬱症的培訓。

NYPD有35,000個智能手機用於打擊犯罪。每個員工都可以隨時在手機上用一個應用程式(APP)查找到顧問、牧師或同伴互助成員。

「他們隨時隨地提供幫助」,瓦赫特說,「每天24小時,你都可以給他們打電話、發短訊、發電郵。無論何時何地,只有你需要,他們隨時隨地幫你。」

據瓦赫特估計,他們每年會收到5,500個服務請求,其中每月有40個至50個請求發生在「半夜」。

那麼為甚麼用治療犬呢?

一個原因是人們一直認為精神疾病是不光彩的事,而且需要幫助的人可能會認為他們很難甚至不可能從另一個人那裏得到幫助。但是,如果那人帶著一隻安靜、令人喜歡的狗,而那隻狗又受過訓練,喜歡被撫摸,那麼需要幫助的人可以將狗視為與另一個人溝通的敲門磚。

在EAU中有三個這樣的人,特蕾莎‧馬洪(Theresa Mahon)、羅恩‧托馬斯(Ron Tomas)和埃弗睿恩‧赫爾南得斯(Efrain Hernandez)。他們每人都有一隻這樣的狗。他們既是偵探,又是同伴顧問和治療狗管理員。

有時候治療狗管理員會出現在每班開始時的短會上。他們讓治療狗執行一些「命令」或技巧,讓警官們放鬆。這使得警官們有機會與治療狗管理員交談。如果他們有任何問題,這時治療狗管理員就變成了顧問。

「用這些治療狗來打破僵局,活躍氣氛再好不過了」,托馬斯說。

2022年2月2日,紐約市聖帕特裏克大教堂(St. Patrick』s Cathedral)在警察威爾伯特‧莫拉(Wilbert Mora)的葬禮上,紐約警察局員工援助部門的治療犬珍妮。(Dave Paone)。
2022年2月2日,紐約市聖帕特裏克大教堂(St. Patrick』s Cathedral)在警察威爾伯特‧莫拉(Wilbert Mora)的葬禮上,紐約警察局員工援助部門的治療犬珍妮。(Dave Paone)。

1月悲劇

治療狗不僅僅為預防自殺提供服務,對任何需要的場合,它們都會隨叫隨到。

今年1月,兩名NYPD警官在執行任務中被射殺,其中一名警官幾個小時後在醫院裏死去。

「警長實際上是通過廣播呼叫的,『EAU,請回應。』這意味著我們做的一切是有用的,」托馬斯說,帶著他的狗派佩(Piper)來到了哈勒姆(Harlem)醫院。

「我看到的大多數情況是,人們只是想通過撫摸狗來得到一些安慰,並不想說甚麼」,托馬斯說,「人們想靠近它們,撫摸它們,想暫時忘掉自己所處的情形,從狗那裏得到一些安慰。再說一遍,當你撫摸狗時,你不必說甚麼。」

托馬斯說,在槍擊夜和第二天,有「數百警察」撫摸兩隻狗,這有助於警察緩解焦慮情緒,減輕壓力。

第二名警官也在幾天後去世了。在接下來的幾周裏,NYPD在聖帕特裏克大教堂分別為兩位警官舉行了喚醒儀式和葬禮。派佩(Piper)、珍妮(Jenny)和第三隻狗,格洛瑞(Glory)出現在所有的儀式上,隨時提供服務。

監獄裏的小狗

NYPD的治療犬是由監獄裏的囚犯訓練的。這是一個叫做「監獄裏的小狗」(Puppies Behind Bars)的非贏利組織提供的計劃。在該計劃中,每隻小狗從八周大的時候開始訓練,並與在監禁中的囚犯培訓員一起生活兩年。

之後,即將成為治療狗管理員在監獄裏接受為期14天的培訓。這意味著警察需要在監獄裏與囚犯打交道。

「這是令人恐懼的」,托馬斯說,但囚犯「非常專業,知識淵博」,他說,「這是一個獨特的經歷。」

這三隻狗都是黃色拉布拉多獵犬。每隻狗都有符合美國人殘疾法案的證書。它們可以執行54個指令,包括「高五」和「致敬」。

講個故事吧

治療狗可以執行的另一個指令是「講個故事吧」。治療狗聽到這個指令後,會爬到需要幫助的人的腿上,並把身體靠在人身上。如果受害者是個孩子,並且又很難對警探描述所發生的事情,這個指令在這種情況下非常有效。當沒有大人在場時,孩子會把發生的事情對狗說。這時警探就可以在遠處孩子看不到的地方聽到。NYPD的治療狗還沒有在這種情況下使用過,但「講個故事吧」命令已經多次被用來安慰受害者。

未來

EAU最初有兩條治療狗。埃裏克‧亞當斯(Eric Adams)市長執政後,馬上批准了第三條狗。瓦赫特預計,到年底EAU會再增加一隻狗。與此同時,派佩、格洛瑞和珍妮繼續工作。正如托馬斯所說,「作為我們與需要幫助的人之間溝通的橋樑,沒有比這些警犬更好的了。」#

------------------
請訂閱新官方YouTube頻道:
https://bit.ly/2XxPrsd

✅立即支持訂閱:
https://hk.epochtimes.com/subscribe
✅直接贊助大紀元:
https://www.epochtimeshk.org/sponsors
✅成為我們的Patron:
https://www.patreon.com/epochtimes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