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封城以來,當局極端管控,當地民眾苦不堪言,民怨四起。日前,一篇題為《被趕走前,她在紅色電話亭住了一個月》的文章,披露了上海的慘況。

文中提到一個女子和她的狗在這期間以電話亭為家,她29天的生活被附近的住戶記錄下來。最後該女子遭到警察驅逐,電話亭也被貼上藍色封條,她不知道去了何方。

5月1日,大陸雜誌《時尚先生》在微信公眾號上發布了上述文章。文章開頭寫著,4月1日,上海浦西封控第一天,一名女子牽了一隻穿著紅色衣服的狗,提著一些東西,走進了小區對面的紅色電話亭。整整一個月,她都住在裏面。

該名女子的生活被附近一名叫黎柏的住戶觀察並記錄下來。文章中提到,該名女子會在電話亭外曬被子,電話亭內也堆滿各種生活用品。

文章描述,這棟樓的很多人都注意到了電話亭的異常。他們開始在微信群裏猜測電話亭女人的身份、年紀。她的打扮看起來很時尚,還紮了一個丸子頭。她每天都換衣服,看著是體面人,不像是一個會流浪的人。

這棟樓沒人能出去,焦慮、無聊,而那個女人的出現讓人們感到興奮。她每天都遛狗,遛狗範圍保持在電話亭10米內,來來回回遛半個小時。而狗狗在地上的排泄物,女人也會用紙巾包好。大家開始猜測她會在電話亭裏住多久。

樓裏有更多人開始討論住在電話亭裏的女士,有人每天都在關注、拍影片,「好像電視連續劇」。有人好奇她從哪裏來換的衣服,有人稱她為「電話亭女神」。

就這樣二十多天來,人們看到她一直在曬被子、遛狗,進電話亭前還要脫鞋。

她幾乎每天都會換衣服,有時身穿紫色上衣、牛仔褲,或者白色連衣裙和白色運動鞋,有時是棕色上衣、黑色褲子。而大多數時候,她和狗就在電話亭裏待著。

4月27日,黎柏的一位住在徐家匯小區的朋友解封了,他騎車帶著水果和公仔麵,晚上8點半到達了電話亭,發現旁邊放了礦泉水、泡麵等物資。但電話亭裏面沒有人,裏面只有她的衣服,她用衣架整齊地掛在了裏面。

4月28日,黎柏的友人透露,住在電話亭裏的女子告訴自己,她從外地來到上海後,陸陸續續都有在工作。3月底要封城,她沒有辦法付很長時間的房租,就找到這個電話亭住下了。

到了4月29日半夜,黎柏聽到了爭吵聲,兩名穿防護衣的男人將這名女子摁在地上,黎柏只聽到女子帶著哭腔說「怎麼打人了」。男人起身,把她的東西一件一件往外扔,並讓她今晚就搬走。最後她只是抱著自己的小狗走了。

29日凌晨2點多時,樓裏有人看到警察又來了。他們讓小學的保安把散落一地的東西裝進防護服。電話亭裏很快被清理了。30日電話亭裏面空空盪盪,而電話亭的外面多了一個藍色的封條。

消息曝光後,引發很多人好奇,該名女子現在去哪裏了?

此長文在網絡上被瘋狂轉發,引發大陸網民震撼:「外灘長草記者關注,大活人住電話亭無人問津。」「她沒有打擾到誰,也沒破壞甚麼,也沒阻攔防疫,她只是想要一個容身之所。」「zf(政府)可以輕易放棄一個人,但她不會輕易拋棄她的狗。」「把她趕走了,然後假裝甚麼都沒有發生,一片和諧。」「看完全篇,她不只是她,我們也是她。」

全文請看這裏)#

------------------

請訂閱新官方YouTube頻道:
https://bit.ly/2XxPrsd

✅立即支持訂閱:
https://hk.epochtimes.com/subscribe
✅直接贊助大紀元:
https://www.epochtimeshk.org/sponsors
✅成為我們的Patron:
https://www.patreon.com/epochtimes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