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兩國自貿易戰開打以來,關係就持續緊張,為了保護各自國家的安全和利益,美國推出了一些監管措施,而北京當局也在今年以來進行了一系列的監管大動作,讓互聯網科技企業和教培行業備受打擊,也讓外國投資者損失慘重。

如果您以為在目前形勢下,美國投資者一定感到非常擔憂,中美金融市場正在加速脫鉤,那就大錯特錯了。事實上,儘管在中美關係持續緊張時,北京在要求中企離開華爾街,但是,美國流入中國的資金反而在激增。那麼,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呢?

華爾街鑽監管漏洞 更多資金流入中國?

根據美中經濟暨安全檢討委員會提交的最新年度報告,美國在中國股市和債市的投資,從2017年的7,650億美元,躍升到了2020年的1.2萬億,增長了57.5%,原因就是,華爾街的投資銀行、資產管理公司和共同基金,正在增加對中國金融市場的參與。

報告發現,美國投資者對中國市場的參與量激增,而且投資對象還包括一些有問題的中國公司,這對美國國家和經濟安全構成的威脅,已經超過了美國政府的防禦能力,因此,美中經濟暨安全檢討委員會呼籲,美國政府應對流入中國市場的資金進行更嚴格的控制。

報告也發現,中共的軍工生態系統,包括國有的和非國有的企業、研究機構和投資基金,都在為中國的軍事現代化目標服務,對美國的國家安全構成了威脅,但是,傳統的法律補救措施,比如貿易和投資限制,並不能充份應對這些威脅。

例如,美國政府禁止美國人投資和中共軍隊有聯繫的中國公司,但是,美國機構投資者仍然可以買賣和中國軍事有關的公司並從中獲利,只要他們不在美國這樣做,並且只涉及到非美國公民。

另外一個特殊問題,也是非常嚴重的一個問題,就是中國證券被納入投資指數的大幅增加,使美國投資者對中國公司的分配自動化,可以避開美國證交會的監管。也就是說,美國投資者會在不知情的情況下,投資給中國公司,從而導致投資風險加大。

現在,隨著中國A股不斷地被納入摩根指數、標普道瓊斯等這些全球主要的指數中,加上「滬港通」、「深港通」的開通,中國A股市場的投資者結構正在發生兩大變化:一是,個人投資者的持股比例在逐年下降;二是,外資持股比例在不斷的增加。

據第一財經報道,個人投資者在A股全部市值中的持股比例,2010年時是39.4%,到2019年,已經下降到了33.4%。而外資持股在A股自由流通市值中的佔比,已經從2016年末的3.22%,提高到了2020年第三季的8.91%,成為影響A股市場的重要力量。這也說明,在華爾街銀行和指數提供商的幫助下,中共資本市場上的「洋韭菜」已經越來越多了。

所以,美中經濟暨安全檢討委員會,呼籲美國國會考慮制定全面的立法,以堵塞所有這些漏洞。

報告還特別指出,中共名義上的金融「開放」,實際上是一個精心管理的過程,目的是加強政府對資本市場的控制,並引導外國資金實現中共政府的國家發展目標。現在的情況就是,外國銀行和基金經理,卻在努力為中共的政策目標提供資金,儘管這些目標可能和美國的國家利益和安全背道而馳。

美國制裁成一紙空文 華爾街加碼投資中國半導體

另外,大家知道,近年來,美國政府對晶片製造類軟件、設備和其它技術,實施了更嚴格的出口管制,對中芯國際、華為等中企進行制裁,並制定新政策和計劃,投入數十億美元,加強美國在半導體製造和設計方面的優勢。

但是,《華爾街日報》的一項調查發現,事實上,美國公司及其在華分支機構,正在加大對中國半導體公司的投資力度,幫助中共政府爭取晶片行業的主導地位。

這篇11月16日發表的報道說,自從2020年初以來,美國4家風投公司——紅杉資本(Sequoia Capital)、光速創投(Lightspeed venture Partners)、經緯創投(Matrix Partners)和紅點創投(Redpoint Ventures),它們在中國的投資公司,對中國晶片企業至少進行了67筆投資。

雖然許多交易投資的具體金額,沒有對外披露,但這些投資者參與融資,幫助中國的晶片初創企業,總計集資了高達數十億美元。其中,紅杉資本中國(Sequoia Capital China),已經對中國晶片公司進行了至少40筆投資,而且,其中一些投資計劃打造的先進技術,正是美國希望保持領先地位的領域。

無疑,在中共政府全力推動晶片業的自給自足時,美國企業的投資正在為中共增添助力。美國半導體產業協會(Semiconductor Industry Association)公布的統計數據顯示,在2020年,中國新成立的半導體公司有22,000多家,和上一年比較,增長了200%。

中國業務一直虧錢 華爾街還要加碼投資?

在過去30年來,華爾街和中共可謂是相得益彰,前者獲得巨大的市場利益,後者獲得經濟膨脹所需要的資金,也因此發展成世界上的第二大經濟體。

但是,隨之而來的,卻是美國的製造業迅速衰落,還有中國社會急劇加大的貧富差距、更多的人權災難等等,只不過,這些都不能阻止華爾街的「與狼共舞」。

大家都知道,中共官員翟東升在演講中承認,過去幾十年,中共之所以能搞定美國,就是因為在美國的權力核心圈裏有華爾街這個「老朋友」。還不只是中共官員這麼說,就連《華爾街日報》也在去年底的一篇報道中提到:「中國在美國還剩下一個強大的朋友:華爾街。」

這篇報道還詳細描述了在中美貿易戰開始之後,中方的首席談判代表,中共副總理劉鶴,是怎樣通過一場聚會,就讓華爾街成為了中美貿易協議的最大支持者之一。

報道說,2018年2月,在會晤美國談判代表前,劉鶴先是在白宮附近的一家酒店裏會見了一群美國的商界領袖,這些人多數來自華爾街,其中包括貝萊德(BlackRock)的行政總裁芬克(Larry Fink)、高盛集團(Goldman Sachs)當時的二把手、現在的CEO和董事長蘇德巍(David Solomon),以及當時身為游說組織「美國商業圓桌會議」(Business Roundtable)主席的摩根大通(JPMorgan)的CEO謝美戴文(Jamie Dimon)。

這之後,華爾街可謂是全力以赴,中美最終在去年的1月份簽署了貿易協議,而中方一個突出的讓步就是開放金融業。協議簽署之後,摩根大通獲批完全控股一家期貨公司,高盛和摩根士丹利(Morgan Stanley)獲得了中國合資證券公司的控股權。與此同時,花旗集團(Citigroup),還拿到了在中國進行證券投資基金託管業務的資格。貝萊德,也在今年6月,成為第一家全面獲批向中國散戶出售公募基金產品的企業。

可以看到,中共對華爾街的交友之道,就是輸送利益,而且是屢試不爽。中共推遲了幾十年才開放金融領域,在這期間,中國的金融機構已能完全主導所有金融領域,留給外國金融公司的機會已經十分有限,可以說只剩下殘羹剩飯了,但是,即使如此,也仍然讓這些投行巨頭們歡喜若狂了。

這些投行們正在收購合資企業的全部股權,或者尋找新的商業夥伴。僅是美國的公司,去年就把在中國的風險敞口擴大到了778億美元,並且,正在招聘數百名員工。對它們來說,哪裏都沒有比中國更大的54萬億美元的金融服務市場。

但是,就連《紐約時報》都在問這樣一個問題:「華爾街銀行終於進入中國,但這能維持多久?」

根據香港媒體的綜合報道,過去3年,7間全球銀行在中國的業務,只有高盛、瑞銀,以及德意志銀行有錢賺,摩根大通、摩根士丹利、瑞信,以及滙豐控股的中國業務都處於虧損。

其中,摩根大通的中國業務,在過去兩年裏總虧損達到4,000萬美元。而摩根士丹利,2018到2019年的虧損總額是3,300萬美元,不過,去年時終於轉虧為盈,但利潤只有16萬美元。

彭博社也在今年6月報道說,摩根大通等全球投資銀行去年合計虧損了大約4,800萬美元,而相比之下,中國的投資銀行去年賺到了244億美元。

不僅如此,有分析還認為,未來幾年,一些華爾街銀行還可能繼續虧損,原因是擴大業務和員工規模導致的成本上升、根深蒂固的本地競爭、不斷變化的監管,以及中美政治緊張局勢。

但現在看來,即使是虧損,也不能阻止華爾街擁抱中國市場,除非中共當局把它們趕出中國。就像高盛的CEO蘇德巍所說的:「顯然,我們在中國能做甚麼,很大程度上取決於中國(中共)政府允許我們如何運作。」

6位華爾街銀行業的高層也告訴《紐約時報》,他們清楚地意識到,中共政府隨時都可能取消它們的業務權。所以,他們的公司在亞洲有其它基地,比如新加坡或東京,以便在需要時,可以從中國大陸轉移到其它地方。

摩根大通與中共 誰比誰命長?

摩根大通集團的行政總裁戴文(Jamie Dimon),最近也拿中共政權開了個玩笑。戴文在波士頓學院的一場演講之後說,中國共產黨和摩根大通都在慶祝成立百年,但是他打賭,摩根大通的壽命一定會比中共長。戴文還說,「我不能在中國說這些,不過他們可能也在聽。」

彭博社報道說,戴文還提到了中國大陸和現在的香港缺乏言論自由,談到中美競爭時還說:「如果你打開美國的大門,會有10億人來到這裏,但如果你打開中國的大門,你認為會有多少人去那裏?」

但是,說完這些話之後的戴文,在意識到「禍從口出」之後,自己先被嚇得半死,還不等北京表態,自己就急忙兩次向北京道歉,先是說自己很後悔,他只是想強調公司的實力和悠久歷史,接著又在第二份聲明中說,自己感到「切實的深切的懊悔」。

不過,戴文的前後反覆,也引來了美國媒體的批評。《華爾街日報》的社論說,「大家注意到,似乎戴文並不覺得他過去批評自己的國家時,他有道歉的義務。」那意思就是說,你戴文是門口狗,對中共倒是誠惶誠恐。《黑天鵝效應》一書的作者,塔雷伯(Taleb)也發推文說,「這種出於恐懼(或經濟利益)的道歉,不算是道歉,而是百分之百屈服的表態。」

儘管被揶揄、批評,但戴文顯然不想因此失去中國市場。摩根大通進入中國已經有一個世紀,而且在今年8月剛剛獲得了中共批准,成為中國首家外商獨資的證券商。不過,從中共官方目前的態度來看,由於戴文的火速道歉,摩根大通算是暫時過關了。

但是,不管是摩根大通還是其它華爾街投行,如果它們繼續和中共利益捆綁,那麼,它們也未必能活得更長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