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名五六十年代在波蘭長大的藝術家了解到,在現今中國還有因信仰而遭受迫害的家庭和兒童,她覺得震驚,但她並不奇怪。

作為一名在共產政權下長大的人,目前身居澳洲的畫家芭芭拉‧謝弗(Barbara Schafer)清楚共產主義制度對人性的壓迫。也正因如此,在繪畫時,她能夠傳神地描繪出那些父母被中共迫害的孩子的苦難,而這種苦難在現實中通常被忽視。

謝弗在接受《大紀元時報》採訪時說,孩子們在父母被抓走後很容易受到傷害:「中國孩子因信仰而被欺辱。許多孩子被學校開除,或因在校外參加教堂和宗教活動而受到懲罰,他們被迫背誦反對宗教和無神論的口號,被強制簽署放棄信仰的文件。」

1965年,謝弗的父親在共產黨控制的波蘭去世,那時她年僅12歲。她父親生前是一名吹玻璃工,在二戰期間被關在集中營,雖僥倖活下來,但此後健康狀況一直不佳。「無數波蘭人死於蘇聯古拉格集中營和飢餓。」謝弗說,「與此同時,雙倍尺寸的火車每天24小時開往蘇聯,(蘇共)從波蘭偷走他們想要的一切。」

芭芭拉‧謝弗的油畫《感恩》於2019年在紐約舉行的第五屆新唐人全世界人物寫實油畫大賽上展出。(由芭芭拉‧謝弗提供)
芭芭拉‧謝弗的油畫《感恩》於2019年在紐約舉行的第五屆新唐人全世界人物寫實油畫大賽上展出。(由芭芭拉‧謝弗提供)

在共產主義波蘭長大

謝弗於1953年出生在克拉科夫(Krakow)附近的斯卡維納(Skawina),此時二戰結束僅過了八年。

二戰即將結束的1945年2月,盟軍在雅爾塔會議(Yalta Conference)上將波蘭和其它東歐國家的主權移交給蘇聯。

她說,這是「我們歷史上另一個黑暗的一頁」、「波蘭人民永遠不會忘記的一天」。

在蘇聯控制下的波蘭,「告密者和黨員過著極其富裕的生活」,「至於其他人,有些人也很高興,因為戰爭已經結束,他們靠飲伏特加來排憂、享樂。」

對於波蘭人民來說,戰爭結束的短暫幸福很快被新的共產主義政權的陰影所籠罩,而謝弗也在逐漸長大中了解到遭受壓迫意味著甚麼。

芭芭拉‧謝弗小時候與父母在波蘭。(由芭芭拉‧謝弗提供)
芭芭拉‧謝弗小時候與父母在波蘭。(由芭芭拉‧謝弗提供)

 

「我的許多家庭成員都受到無情、殘暴的共產主義政權迫害。」謝弗說。

小時候,謝弗以為波蘭媒體為人民服務,她曾寫信給報紙和電台表達她的擔憂,結果她的媽媽因此受到當局的懲罰。

她發現,資訊自由在波蘭是不存在的,「我們收到的西方寄來的信都被打開了,裏面一些內容被塗上黑墨水。」

謝弗回憶說,在她很小的時候,當她的父親收聽自由歐洲電台或美國之音時,她要在窗邊守著,一旦有人經過要向父親示警。因為那時收聽這種廣播的人要被判入獄。

「有些人是不可信的。」她說。

「隨著共產主義滲透到我們社會的方方面面,人們變得士氣低落、傲慢、懶惰和以自我為中心。商店東西越來越少。腐敗和賄賂很普遍,食物配給卡也出現了。」

學校向學生灌輸共產主義那一套。現在已是祖母的謝弗說,波蘭孩子們都知道有些老師「為了保住工作而撒謊」,但實際上,老師們真的希望堅持自己的傳統。

她說,堅定的信念給波蘭人民帶來了希望。

蘇聯人不可能摧毀波蘭人對上帝的信仰,他們做不到,而信仰讓我們繼續前進,謝弗說:「政府知道破壞教堂會導致它們滅亡。不幸的是,他們還是在神職人員中安插了間諜。」

許多優秀的神職人員因反對共產主義而遭迫害或被殺,她說。

蘇聯人於1960年在克拉科夫郊區建造了一座以弗拉基米爾‧列寧(Vladimir Lenin)命名的大型煉鋼廠(列寧鋼鐵廠),並在另一邊建造了一座煉鋁廠。然而,謝弗說,冶煉廠的煙囪沒有過濾器,工業建築與這座歷史名城的其它地方格格不入。

「我心愛的克拉科夫市,波蘭國王的城市和文化之城,正在被侵蝕。精美的建築細節以及人們的健康都受到影響。」謝弗說。她曾從事過歷史建築的修復和保護工作。

1977年,24歲的謝弗和丈夫,一名飛機工程師一起移民到紐西蘭,10年後的1987年,她移居到澳洲墨爾本。

共產主義中國的《苦海》

1989年,隨著蘇聯解體,波蘭終於擺脫共產主義統治。謝弗認為,今天的中共將面臨同樣的命運。

她說:「就像羅馬帝國對基督徒的迫害一樣,中共邪黨將因其折磨殺害數百萬無辜的好人而解體。」

謝弗非常關注共產主義中國對兒童的持續迫害,為表現這些兒童遭受的苦難,她創作了油畫《苦海》。畫中的孩子都是根據真實人物創作的。在中共迫害法輪功的22年間,這些孩子失去了生命或者父母。

芭芭拉‧謝弗的《苦海》。布面油畫;120厘米X120厘米。(由芭芭拉‧謝弗提供)
芭芭拉‧謝弗的《苦海》。布面油畫;120厘米X120厘米。(由芭芭拉‧謝弗提供)

 

「許多人成為孤兒或者失去了他們所愛的家人。一條美麗的彩虹將他們(孩子們)中的一些人帶到天堂。」

畫中孩子們都坐在代表純潔的白色蓮花上,其中有一個孩子是孟浩(Meng Hao),在2000年11月7日,他和修煉法輪功的母親雙雙被中共迫害致死,那時他僅8個月大。

根據驗屍官的檢查,小孟浩頭上有兩個黑色和藍色斑點,鼻子裏有血。他的小腳踝周圍有兩處深深的瘀傷,很可能是他雙腳被銬著倒掛起來造成的。而他母親脖子和指關節骨折,頭骨凹陷,腰間紮著一根針。

在畫中,孟浩手握未開的蓮花,這朵花代表他已故的母親。他自己則坐在帶他去天堂的彩虹裏。

畫中另一個孩子叫黃英(Huang Ying),她母親在2002年12月5日被迫害致死,那時小黃英才18個月大。

黃英3個月時就被迫與母親分開,此後再也沒見過媽媽。她的父親也是一名法輪功修煉者,在妻子去世時,仍被關押在勞教所,甚至不知道他的妻子已經去世。黃英當時由祖父母撫養,由於沒有經濟來源,祖父母負擔不起小黃英上學的費用。

「孩子們默默地受苦」,謝弗說,他們出生在一個苦難的世界,但因為還小,他們甚麼也不知道,只能接受它,但在內心深處他們受到的傷害是可怕的。

《苦海》油畫細節:(左)8個月大的男嬰孟浩與母親一起被迫害致死;(右)女孩黃英,其母親被迫害致死。(由芭芭拉‧謝弗提供)
《苦海》油畫細節:(左)8個月大的男嬰孟浩與母親一起被迫害致死;(右)女孩黃英,其母親被迫害致死。(由芭芭拉‧謝弗提供)

《佛光照耀香港》

在另一幅名為「佛光照耀香港」的油畫中,謝弗描繪了一個真實的事件:一位父親和他的兩個女兒從澳洲來到香港,為的是把希望帶給那裏的人們並鼓勵他們。

謝弗指出,香港主權在1997年移交給中共,以及近年來香港抗爭者受到的迫害:「這對很多人來說是一場噩夢。」

中共一直試圖通過各種親共組織,將其對信仰的迫害從大陸延申到香港,在這種背景下,畫中的父親帶著兩個女兒來到了香港。

畫中,年輕的來自澳洲的父親「善良、冷靜和真誠」,兩個將真相資料舉過頭頂的女兒「善良而溫和」,他們和來自世界各地的數百名修煉者一起,到香港向公眾傳遞真相,以反對中共對法輪功的迫害和中共意欲在香港取締法輪功的企圖。

這幅畫的背景中,謝弗融入了2014年香港學生的「雨傘運動」場景,當時的抗議者隨身攜帶雨傘以抵擋警察的胡椒噴霧和催淚彈。

畫面最上方的是坐落於香港大嶼山、渾身散發出神聖光芒的天壇大佛。身為法輪功修煉者的謝弗說,藍旗上「真、善、忍」三個字是宇宙的特性,法輪功是以「真、善、忍」為指導原則的一門古老的佛家修煉大法。

芭芭拉‧謝弗的《佛光照耀香港》,布面油畫;90厘米X60厘米。(由芭芭拉‧謝弗提供)
芭芭拉‧謝弗的《佛光照耀香港》,布面油畫;90厘米X60厘米。(由芭芭拉‧謝弗提供)

孩子的「純潔和善良」

謝弗相信「和平和善良將盛行」,她希望自己的畫能激起一些觀看者的好奇心。如果他們看過後,能思考一下生命的意義,她的工作就沒有白費。

她說:「我堅信,人類唯一的出路就是改正自己的錯誤,增進彼此的善意和同情心。」

謝弗也特別喜歡在她的作品中描繪不同國家兒童的「純潔和善良」,「在他們長大並受到社會風氣影響之前,他們有很多共同點」。

她的幾幅兒童畫在世界各地展出,其中一幅《感恩》,畫中的人物是穿著傳統南韓服飾的信仰法輪功的兩個小姐妹,這幅畫於2019年在紐約舉行的第五屆新唐人全世界人物寫實油畫大賽上展出。她還參加了2018年在澳洲墨爾本舉辦的名為「根」(Roots)的波蘭社區藝術展,她在展會上呈現了身著傳統波蘭服裝的兒童肖像畫。

以下是謝弗的兒童畫作:


芭芭拉‧謝弗的《感恩》。布面油畫;116厘米X84厘米。(由芭芭拉‧謝弗提供)
芭芭拉‧謝弗的《感恩》。布面油畫;116厘米X84厘米。(由芭芭拉‧謝弗提供)

2018年,在澳洲墨爾本舉辦的名為「根」(Roots)的波蘭藝術展上,芭芭拉‧謝弗和她的兩幅身著傳統服裝的波蘭兒童粉彩畫。(由芭芭拉‧謝弗提供)
2018年,在澳洲墨爾本舉辦的名為「根」(Roots)的波蘭藝術展上,芭芭拉‧謝弗和她的兩幅身著傳統服裝的波蘭兒童粉彩畫。(由芭芭拉‧謝弗提供)

身著傳統服裝的波蘭女孩,芭芭拉‧謝弗的粉彩畫作。(由芭芭拉‧謝弗提供)
身著傳統服裝的波蘭女孩,芭芭拉‧謝弗的粉彩畫作。(由芭芭拉‧謝弗提供)

身著傳統服裝的波蘭男孩,芭芭拉‧謝弗的粉彩畫作。(由芭芭拉‧謝弗提供)
身著傳統服裝的波蘭男孩,芭芭拉‧謝弗的粉彩畫作。(由芭芭拉‧謝弗提供)

身著傳統服裝的日本女孩,芭芭拉‧謝弗的粉彩畫作。(由芭芭拉‧謝弗提供)
身著傳統服裝的日本女孩,芭芭拉‧謝弗的粉彩畫作。(由芭芭拉‧謝弗提供)

澳洲土著男孩,芭芭拉‧謝弗的粉彩畫作。(由芭芭拉‧謝弗提供)
澳洲土著男孩,芭芭拉‧謝弗的粉彩畫作。(由芭芭拉‧謝弗提供)

身著傳統服裝的南歐女孩,芭芭拉‧謝弗的粉彩畫作。(由芭芭拉‧謝弗提供)
身著傳統服裝的南歐女孩,芭芭拉‧謝弗的粉彩畫作。(由芭芭拉‧謝弗提供)

身著傳統服裝的中國男孩,芭芭拉‧謝弗的粉彩畫作。(由芭芭拉‧謝弗提供)
身著傳統服裝的中國男孩,芭芭拉‧謝弗的粉彩畫作。(由芭芭拉‧謝弗提供)

身著傳統服裝的非洲女孩,芭芭拉‧謝弗的粉彩畫作。(由芭芭拉‧謝弗提供)
身著傳統服裝的非洲女孩,芭芭拉‧謝弗的粉彩畫作。(由芭芭拉‧謝弗提供)

芭芭拉‧謝弗(Barbara Schafer)的油畫《感恩》於2019年在紐約舉行的第五屆新唐人全世界人物寫實油畫大賽上展出。(由芭芭拉‧謝弗提供)
芭芭拉‧謝弗(Barbara Schafer)的油畫《感恩》於2019年在紐約舉行的第五屆新唐人全世界人物寫實油畫大賽上展出。(由芭芭拉‧謝弗提供)
#

------------------

【噤聲時代,更需要真相】

一起守住心中最後的光:https://bit.ly/3t45Qni

✅立即支持訂閱:
https://hk.epochtimes.com/subscribe
✅直接贊助大紀元:
https://www.epochtimeshk.org/sponsors
✅成為我們的Patron:
https://www.patreon.com/epochtimes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