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於大澳漁村吉慶街的一間舊式裝潢的冰室,已有半世紀的歷史,粉紅色瓷磚牆身,舊式的木製卡位,地板總是打掃得乾乾淨淨。這是大澳人熟悉的永生冰室,近日傳出即將結業的消息,負責人盧氏夫婦決定退休。從三十歲做到八十歲,盧氏夫婦靠一雙手經營冰室,與街坊也結下了深厚情誼,有的街坊三、四代人都幫襯過。二老身體欠佳時,紛紛收到街坊的問候。83歲的老闆盧伯伯提及退休原因:「我們身體不太好,幾個孩子不想我們那麼辛苦,也是時候退休了!」

近日走訪永生冰室,舖面仍保持着六、七十年代的裝潢,時間彷彿在此凝固。小店已因盧太的身體問題停業了個多月時間,他們希望近日會再開門,賣完目前的存貨後光榮結業。但盧伯伯和太太即使不營業,也習慣敞開大門,歡迎街坊前來坐坐談天。閒話家常,問起盧伯伯有幾個兒女,他自豪地說:「兩個『好』字!」意為兩個兒子和兩個女兒,畢生辛苦經營冰室,把四個孩子撫養成人,如今已抱三個孫,夫婦二人也感到心滿意足了。

永生冰室設有粉紅色瓷磚牆身,舊式的木製卡位,地板總是打掃得乾乾淨淨。(陳仲明/大紀元)
永生冰室設有粉紅色瓷磚牆身,舊式的木製卡位,地板總是打掃得乾乾淨淨。(陳仲明/大紀元)

帶給街坊家常味道 夫妻二人共經營冰室

位於大澳漁村吉慶街的永生冰室,已有半世紀的歷史,舖面仍保持着六、七十年代的裝潢,時間彷彿在此凝固。(陳仲明/大紀元)
位於大澳漁村吉慶街的永生冰室,已有半世紀的歷史,舖面仍保持着六、七十年代的裝潢,時間彷彿在此凝固。(陳仲明/大紀元)

在大澳土生土長的盧來勝,年青氣盛時也曾離家到市區打工:「二十來歲的時候,我也在外面打了幾年工,那時候紡織業發展比較好,織毛巾、拉布啊,都做過。覺得賺不到錢,親戚就叫我回大澳工作。」當時他的姐夫請他到冰室打工,從水吧、雜工做起。郭銀英比盧來勝小8歲,是漁民後人,兒時跟家人出海捉魚,與盧來勝拍拖、結婚後就隨丈夫工作。盧來勝說:「我30歲結婚,太太就跟我一路在冰室打工。做了10年,這間舊屋爛了,就起了新屋,姐夫後來去其它地方開檔,我和太太就在這裏一直做到現在,這間屋有40多年歷史了。」

由盧太親手包的水餃,開始只是放學時做給小朋友吃,家常小菜的滋味,包含着一位母親的心意,成了永生冰室的招牌菜式。(陳仲明/大紀元)
由盧太親手包的水餃,開始只是放學時做給小朋友吃,家常小菜的滋味,包含着一位母親的心意,成了永生冰室的招牌菜式。(陳仲明/大紀元)

薄薄一張餐牌,並沒有太多的菜式,這裏最出名的餐點就是「水餃蛋米線」,盧伯伯微微笑着:「太太當時自己包水餃,放學給小朋友吃。大家都喜歡吃她做的水餃,慢慢就傳開了。」盧太在一旁補充:「自己包的,也沒有特別的秘方,主要是鮮肉、鮮蝦、冬菇。」家常小菜的滋味,包含着一位母親的心意,成了永生冰室的招牌菜式。盧伯伯則擅長做三文治,他自信做的蛋治不錯,可惜去年大病一場後,令身體虛弱許多,如今無法再像以往一樣服務大家了。

永生冰室的餐牌,並沒有太多的菜式,這裏最出名的餐點就是「水餃蛋米線」。(陳仲明/大紀元)
永生冰室的餐牌,並沒有太多的菜式,這裏最出名的餐點就是「水餃蛋米線」。(陳仲明/大紀元)

感恩上天賜福 平安順利撫養四子成人

永生冰室的懷舊窗花。(陳仲明/大紀元)
永生冰室的懷舊窗花。(陳仲明/大紀元)

講到冰室的經營情況,盧氏夫婦連聲說:「真是託賴啦,上天賜福,能養家,發達就沒有,賺到給小朋友讀書就夠了。」在他們眼中,開餐廳並不在於大富大貴,只要能賺到兩餐的錢,夠撫養子女就足夠了。

過去漁民社區較旺盛時,主要是做街坊生意,盧伯伯回憶:「八、九十年代蝦艇多,漁民多,主要是街坊生意。後來公路通了,有遊客來了,也做遊客生意。」每日清晨7時開舖,下午4時半收舖,夫妻二人事事親力親為,周末假期則靠兒女幫忙,偶爾會請一些臨時工幫手,但主要都是兩人為主。盧太說:「小朋友要讀書,我都鼓勵他們讀書,不要他們花太多時間幫手。」他們深知做飲食業的辛苦,四個子女長大後,他們都鼓勵孩子在自己感興趣的領域發展,不必跟隨父母腳步從事餐飲行業。盧伯伯感恩,兒女都非常懂事,知道二老年事已高,又不捨放下多年來的心血,每逢周末、假期都會來冰室幫忙,減輕二人負擔。看到懂事的兒女,兩人都感到十分欣慰,感慨這些年來勤力工作並沒有白費心機。

在大澳開舖,面臨的一大問題就是打風水浸。盧伯伯表示,2013年土木工程拓展署在大澳一涌建成了一條長220米的河堤和相關擋水設施,原意是解決大澳水患問題,沒想到建成後對店舖影響更大,水浸情況比以往嚴重。他示意,當時2017年的「天鴿」和2019年的「山竹」颱風引發的水浸,水淹到卡座的座椅那麼高,現在想起來還心有餘悸,雪櫃都被浸壞了。幸好有兒女回家幫忙,幫助購買新的設備,又很快恢復了正常。

永生冰室的收銀櫃位與雪櫃。(陳仲明/大紀元)
永生冰室的收銀櫃位與雪櫃。(陳仲明/大紀元)

不捨街坊情 榮休後仍留守大澳

盧氏夫婦的子女們都離開大澳發展,在市區安家,也曾邀請二老搬去市區居住。盧太體驗過一段時間,又決意搬回大澳:「在市區太安靜,天天坐在家裏,子女要外出工作,我又不懂得上街,很悶!大澳不一樣,到處大家都認識,熟客走來聊一會天,開心!」盧伯伯也一樣欣賞在大澳的生活:「這裏寧寧靜靜,飲茶又近,不需要避開車,不會害怕。」

近日來盧太的腿腳不便,不得已停止了冰室的生意,街坊、熟客聽聞消息,紛紛向她問候,盧太十分感恩:「我們不舒服,街坊都很上心,來問候我們,這裏的街坊好好,很有人情味。有的人都幫襯了三、四代了,很有感情。」

子女們也勸二老退休,希望他們不要太辛苦,可以安享晚年。談到是否捨得結業,盧太喃喃道:「初時都有些不捨得的,做一間舖很辛苦,好多精神才做好這間舖出來。最初我都不捨得,後來想一想,年紀大了,也沒有辦法,不捨得都要放棄的。」店舖中的每一個角落,對盧生、盧太而言都充滿了感情,因此他們也不想轉租,希望仍保留店舖,在一樓重新裝修一間房居住,有空邀請街坊前來談天敘舊。

談及永生冰室的裝修,盧伯伯特別欣賞當年裝修師傅的造工,至今仍狀況良好。(陳仲明/大紀元)
談及永生冰室的裝修,盧伯伯特別欣賞當年裝修師傅的造工,至今仍狀況良好。(陳仲明/大紀元)

許多朋友也曾問過為何這間小店要起名「永生」,盧伯伯說:「沒有甚麼原因,這個名是我起的,當時接手小店,一個想法就這樣冒出來,覺得這間店很適合這個名字,就命名啦!」

*********

臨近中秋,吉慶街掛起了一串串的手繪燈籠,盧伯伯和盧太都十分支持年青人的想法和創意,盧太笑着說:「中秋節有些氣氛,是高興一點的,以前的中秋節比較靜,現在這些燈掛起來,是感覺不一樣!」他們希望可以在中秋前夕再開舖與街坊、熟客道別,為操勞大半生的永生冰室劃下一個句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