塔利班武裝組織,在美軍全面撤出阿富汗之際,攻入首都喀布爾(Kabul)並佔領總統府,外界推測其將重掌國家控制權。值得注意的是,許多國家立刻關閉在喀布爾的大使館,但中國和俄羅斯的外交業務反而照常開放。

中共與塔利班

塔利班視西方國家為敵,卻稱得上是中共的「老朋友」。2019年1月21日,塔利班襲擊阿富汗瓦爾達克省「國家安全總局」的軍事設施,據聞死亡超過百人。同年6月20日,塔利班公開訪華,中共竟報道與其「就打擊恐怖主義等問題交換了意見」。

今年7月28日,中共外交部長王毅再次在天津高規格接見塔利班。8月15日塔利班佔領喀布爾後,中共外交部發言人又搶先聲明,願意與阿富汗建立「更深層次的關係」,期待「參與阿富汗的重建和發展」。

中共挺塔利班的立場積極,而塔利班奉行激進的「伊斯蘭教法」,意識形態極為嚴格。例如禁止女性就業、上學、電影、音樂、舞蹈等活動。而且允許童婚、炸毀古蹟,用綁架槍決人質和恐怖襲擊對抗阿富汗政府、美國及其盟友,此前幾乎每日發動游擊戰,襲擊當地安全部隊和政府官員。

1996年至2001年間,塔利班曾建立「阿富汗伊斯蘭酋長國」,由於實施獨裁專制和政教合一,僅被巴基斯坦、阿拉伯聯合酋長國和沙特阿拉伯三國承認是代表阿富汗的合法政府,後來因為它庇護阿蓋達組織頭目本拉登而被美國推翻。

香港資深時事評論員程翔,接受《大紀元》「珍言真語」節目採訪時表示,中共之所以如此重視塔利班,是因為它要扶植恐怖主義,來「反制」最終要「超越」美國,這是它一項既定的「陰招」,又被中國人民大學國際關係學院副院長、號稱「國師」的金燦榮稱為「邪招」。

2019年12月4日,中共外交部發言人華春瑩曾毫不客氣的直言:「9‧11事件殷鑑不遠,美方不要好了傷疤忘了痛。」

兩個觀察點

程翔表示,現在中美關係處於「極差狀況」,有兩個觀察點:一個是《環球時報》這份有名的「戰狼報紙」最近發表一篇社論,首次點名批評拜登在對華政策上「特規拜隨」,還侮辱性地稱他為「婆婆之下的新媳婦」。程翔分析道,中共以為拜登上台後會對其友善,結果幻想破滅了。

另一個則是美國、英國、澳洲、日本正在「中國門口」的印太地區舉行大規模軍事演習,目的明顯是應對中共威脅,它對台灣摩拳擦掌,在台海建立眾多軍事島嶼,又利用戰狼外交挑釁美國及其盟友,終於導致各國聯合起來反制它。

中共邪招之一:扶恐怖主義反美

對於《環球時報》8月9日的社論,程翔表示,其突出之處是首次點名批評拜登,「它說特朗普政府雖然走了,但他是作為嚴厲的婆婆走的,拜登政府的表現更像是生活在婆婆餘威之下的新媳婦。諷刺拜登是『特規拜隨』,特朗普定下來的很多政策拜登都遵循,特別是在對華強硬立場上,照單全收。」

因此,程翔推測在7月26日中美天津會議上,中共渴望促成習近平與拜登在今年10月舉行的G20峰會上見面,但失敗了。8月9日《環球時報》的批鬥,反映出習近平對拜登「極為失望」。

於是,兩天後,它在天津用比對美國還高的規格接見塔利班頭目。《人民日報》將王毅接見美國談判代表副國務卿捨曼的照片,和接見塔利班的照片並排擺在一起,「那個資訊顯示,美國和塔利班對中共來講不分軒輊。還有,就是中共希望藉塔利班來反制美國。」

程翔回顧,中國「國師」金燦榮, 2016年在廣州「中美戰略哲學研討會」上發表過一個長篇講話,提出用「五大邪招」來制伏美國。「其中一個是無論任何時候,都確保為美國培植『四個敵人』,這個真的是很陰險的做法。」「哪四個敵人呢?他竟然說恐怖主義是美國的最大敵人。也就是對於中共來說,培植一個恐怖主義,就是對美國最大的威脅。」

據《華爾街日報》7月13日報道,一名在卡塔爾多哈的塔利班高級官員明示,他們關心各國穆斯林受壓迫,但不會干涉中國的內部事務。而後7月28日,美國在阿富汗全面撤軍之際,中共外交部長王毅在富麗堂皇的大廳內接見塔利班武裝組織。

「大家都知道,塔利班是當年『9‧11事件』炸毀世貿大樓的罪魁禍首,美國要制伏塔利班的本拉登費了九牛二虎之力。換言之,塔利班是美國面臨的最大的恐怖主義對手。中共這麼高規格來接待塔利班代表,正是金燦榮所說的擊敗美國的『五大邪招』之一。」

黨媒發文挑釁數十國

現代版慈禧太后

中美關係第二個「極為不妙」,在程翔眼中,是美國陸海空軍及陸戰隊聯合英國、澳洲和日本部隊,從8月2日起到27日,在西太平洋一帶,舉行二戰結束後七十多年來最大規模的軍事演習。

「很明顯,在西太平洋地區進行這樣的軍事演習,是為因應東海、台海和南海的危機。特別是在台灣問題上,中共現在是磨刀霍霍、虎視眈眈;而在南海問題上,中共在島上建立很多軍事基地,使整個南海處於中共的軍事威脅之下。」

他指出,新華社最近出了一篇幾千字的文章,拼湊美國與她的盟友犯了所謂反人類罪行,包括暴力、掠奪、侵權、破壞、說謊、包庇和內訌,「將美國及她的盟友,這幾十年來所做的事情全部攤開來,題目叫做『美國同盟體系七宗罪』,這篇文章讀起來,就是批判美國和所有她的盟友。」

程先生強調,現在幾乎整個西方世界都是美國的盟友,連亞洲重要的國家,如日本、南韓、台灣,包括東南亞一些國家,還有澳洲和紐西蘭,也是美國盟友,連北約30國都是美國的盟友。「換言之,中共這一篇文章,將全世界各個比較有影響力的國家全部一起得罪了,似乎中共是在向全世界那些有錢的國家挑戰。」

「這無疑就是現代版的慈禧太后,複製她當年向全世界宣戰,終於招來八國聯軍打入中國。」「會導致全世界西方國家聯合起來制衡它,抗衡中共這種很囂張的戰狼外交。」

「戰狼外交」引軍方不滿

而中共這種「戰狼外交」行徑,不僅引起各國反感,據傳也引發其內部的一些分裂。

程翔引述最近《南華早報》一篇文章指出,中共戰狼外交造成美國及其盟友在西太平洋地區(中國門口)集結龐大的軍力,引起中共軍方很大的壓力和不滿。「打美國一個國家都未必能贏,更何況還有日本、澳洲以及北約國家的支援。」「最後戰爭爆發的時候,其實就要軍隊來收場。所以根據《南華早報》報道,就是中共軍隊將不滿的聲音傳到習近平耳中了。」

「這樣是很矛盾的:一方面,外交系統的人抱怨軍隊太軟弱,在美國的包圍之下,沒有作出強硬的反應;而軍隊卻抱怨外交部太過戰狼化,四處樹敵,搞到全世界西方陣營的國家都要集中起來對付中共。」

若是如此,表示軍隊不會為「戰狼外交」可能引起的戰爭負責,也不願意為習近平背鑊,「其實這個是很嚴重的,軍隊不願意服從導致中國四方受敵的統帥,對中國軍方也很不利。」「這樣一來,情況就很糟糕了。」

「戰狼外交是怎樣來的呢?就是習近平一手搞出來的。根據多方分析,由於習近平提出要在國際上搶奪話語權,才導致中國的外交系統戰狼化。軍隊知不知道戰狼外交的淵源在哪裏呢?當然知道,因為沒有習近平的認可,外交部是不敢做出這些戰狼化的表態的。」

今年「八一」建軍節前夕,習近平在7月30日的政治局學習會議上,反覆強調「黨指揮槍」、「軍隊對黨要絕對忠誠」,「其實就是想用軍令,或者是組織上的壓力,去把軍中的不同意見強行壓制下去。」

「而且還要強調,軍隊要肅清過去那些軍頭的殘餘影響,說明到現在為止,軍隊裏面一些反對習近平的勢力仍然存在。」

他還相信,《南華早報》釋放中共內鬥消息,與北戴河會議有關。

「這正是北戴河會議召開的時候,假如在會議上,外交系統和軍方系統打起仗來了,習近平如何處理?這些都是他要面對和很頭痛的問題。因為習近平知道戰狼外交是他搞出來的,軍隊的不滿,其實就是對他的不滿。這件事在北戴河會議上,相信會對習近平構成一些壓力。」

國內外反共大勢

推拜登對中共強硬

2020年美國大選之際,中共被認為期盼特朗普下台。拜登獲勝後,傳出中共高層智囊翟東升在一段公開演講中,曾喜悅地透露,中共在特朗普政府之前能夠搞定中美各種問題,是因為其在美國的權勢核心圈有「老朋友」,不同的是現在拜登要上台了。

但後來的事實,卻是拜登基本上延續特朗普對中共的強硬政策,甚至在新疆人權問題上的制裁、對中共病毒(武漢病毒、新冠病毒)溯源方面還更進一步。

程翔分析,中共根深蒂固的統戰思維,就是「沒有東西是錢搞不定的」。「利益一定是壓倒一切的,所以任何人只要給他一些好處,他就可以乖乖地順服。」

「所以,當時中共的所謂智囊翟東升沾沾自喜地說,中國一定能夠搞得定拜登,因為上邊有人。而他所指的上邊有人,其實是指有人可以通過一些利益輸送的手段,搞定(美國)上層的那些人。」

「其實很簡單,中共認為它們有這麼大的利益給拜登,就足以輕易的收買他了。所以他們當初認為特朗普對中共很強硬,拜登就會對中共友善一點;但是問題是它沒有注意到,形勢比人強,拜登也是身不由己。」

據多方調查,現在西方世界對中共極權、「戰狼外交」和擴散疫情等反感已達歷史高點。「根據美國的民意調查,美國人對中共的不滿和敵意超過78%。這個比例代表甚麼?在『珍珠港事件』之後,美國人對日本的討厭程度,都不及現在美國對中共的討厭程度。」

因此,任何一個美國總統,如果在中共的問題上軟弱,「遲早會被美國選民所唾棄。」另外,再加上拜登的兒子亨特拜登與中共有利益醜聞,「已經讓人懷疑,上台以後會不會對中共手軟,如果是退縮的話,也沒有辦法向民眾交代。」

「美國有中期選舉,為了選舉的利益考量,所以拜登現在不可能對中共採取軟弱的策略。反而會對中共做出更加強硬的措施,有助於他在中期選舉穩住陣腳,同時穩住整個民主黨的地盤。」

程翔補充說明,當下整個國際氣氛已經對中共極為不利,如果習近平還想著拜登曾收過中共的利益,因此就會手軟或退縮,這種估計「可能是不切實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