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過去的20年裏,中共當局對內加強鎮壓,對外四面樹敵的舉措令許多人感到困惑。一方面他們認為中共對內加強鎮壓是缺乏安全感的表現,另一方面實行戰狼外交四面樹敵好似又顯示北京對自己的力量有信心,要挑戰現有國際秩序。但專家認為,中共對內對外的表現都是擔心自己來日無多的一種焦慮感的反映。

據美國之音報道,研究中國國力和軍力問題的美國塔夫茨大學政治科學副教授邁克爾·貝克利(Michael Beckley)通過他多年研究得出的結論是,中共當局近年來對內對外咄咄逼人的行為是因為中共發現自己處於一種難以擺脫的困境並試圖強行突破困境的結果。貝克利指出,中共當局這種內外同時樹敵的做法不是自習近平上台的時候才出現的,而是在他上台之前就出現了,其出現的時間跟中國經濟增長放緩同時。

多年來研究大國競爭、尤其是研究美國和中國之間大國競爭問題的貝克利,先前曾在美國國防部、以及蘭德公司和卡內基國際和平基金會等智庫工作,在擔任教職之際繼續為美國情報界和美國國防部提供諮詢。

貝克利強調,中共看似強大的國力只是個虛幻。他在《無可取代:為甚麼美國將繼續是世界唯一超級大國》(Unrivaled: Why America Will Remain the World’s Sole Superpower)一書中,以及在在多家媒體上所發表文章中,列出了跟美國相比,北京所面臨的一系列經濟、外交、政治、人口、環境、食品和能源供應、國內安全等方面的弱點。

貝克利接受美國之音的專訪時表示,中共威權主義政權的特點是可以很快動員起人力物力來打造規模龐大的基礎設施建設,挪動資金,迫使農民遷居,建設當局想建設的鬼城。在軍事方面,習近平可以下達指令使技術公司為中共軍方服務,為中共安全部門服務。相比之下,美國總統就不能迫使Google公司為美國軍方提供最新的技術。

貝克利表示,從長期趨勢來看,就在幾十年的時間裏產生可持續的經濟發展而言,就外交和內政產生更為穩妥的政策、建立更為有持續性的軍事態勢,或者就「不犯災難性的錯誤」而言,民主政體要比威權主義政體表現得更好。

他說,原因很簡單。因為民主的政權都是有競爭的,總是有反對黨試圖批評你,試圖找到比執政黨更好的做事方式。蘇聯的經濟崩潰有好幾個原因。因為政府主導的經濟在創新和創業方面做得不好。

中共並未獲得南中國海的控制權

中共近期加大在南中國海地區的挑釁,引發國際社會關注。貝克利認為,中共並沒有鞏固對該地區的控制權。從實際上講是不可能的,因為南中國海面積遼闊,而中共只是佔據了其中的七個小島礁。中共的戰艦數目有限,無法鞏固對那裏的控制權。

貝克利還說,從更重要的意義上講,儘管中共取得了短期收穫,但激起了不僅是南中國海周邊國家、而且也激起了其它地區國家甚至歐洲地區國家派遣軍艦到南中國海去,以向中共宣示世界其它國家大都公認那裏是國際水道。

「中國(中共)要用武力來鞏固其控制權,就要受到強烈的反對,有可能要面對由美國領導的十幾個強大的國家的反對。」他說。

「東昇西降」之說荒唐離譜

至於習近平所說的所謂的當今世界大勢是「東昇西降」,這在貝克利看來更是無稽之談,荒唐離譜。

貝克利2020年12月在《外交政策》雜誌上寫道:「中國(中共)作為一個正在崛起的大國已經進入了一個特別危險的時間段——它獲得了擾亂現有秩序的能力,但其行動窗口正在收窄……

「自2007年以來,中國經濟年增長率下跌了一半多,勞動生產率下跌了10%。與此同時,債務猛增八倍,到2020年年底要達到國內生產總值(GDP)335%。中國(中共)沒有多少希望扭轉這些趨勢,因為在今後30年裏,中國將失去兩億工作年齡的成年人,增加三億老年人。在經濟增長下跌之際,社會和政治動盪的危險上升。中國(中共)領導人明白這一點。習近平主席多次發表講話警告有可能出現的蘇聯式的崩解,而中國的上層精英則把他們的錢財和家小轉移到國外。」

在《無可取代》一書中,貝克利陳述了中國所面臨的嚴峻前景。他說,「到2050年,中國將失去三分之一的勞動力,人口老化比歷史上任何社會都來得急速,工作者與退休者的比例從今天的八比一上升到二比一,其政府機構滋生腐敗,遏制創新,在政策錯誤之後又阻礙改革,其自然資源因過度開發和污染而減少。」

他指出,中共當局在面臨來自國內的重重挑戰之際,其外部環境也在惡化,全球反中國(中共)的情緒猛增,中共跟印度等諸多鄰國不和,在南中國海的咄咄逼人的態勢不但引起周邊國家的反對,而且也引起歐洲國家反對。

在對比世界大國綜合國力時,貝克利從其研究中得出的結論是,迄今為止的相關研究文獻錯誤地測量了綜合國力,「大部份研究用一些寬泛的經濟指標和軍事資源來評估各國國力,如用國內生產總值和軍事支出來評估。這些指標把相關國家的資源加起來,但沒有減去那些國家用於管控、保護、提供服務給其人民所要付出的成本。因此,這種通常的衡量指標會誇大貧窮又人口眾多的國家如中國和印度這樣的國家的國力。這些國家生產量很大,軍隊龐大,但這些國家也背負巨大的福利和安全負擔要消耗其人力物力資源。」

中共的強勢是虛幻的

貝克利指出,即使是在中共當局投資最大的軍事力量領域,北京的所謂強大或強勢跟美國相比也是虛幻的,經不起推敲的。他在《無可取代:為甚麼美國將繼續是世界唯一超級大國》一書中寫道:

「中國(中共)的武器系統的能力只是美國的大約平均一半;中國的軍人、飛行員、海軍水手所獲得的訓練還不到美國軍人的一半,行動營運經驗有限,實戰經驗闕如;中國(中共)軍隊人員的費用比美國至少高25%;本土和安全維護行動耗費中國(中共)軍事預算至35%,佔用了中國一半的現役武裝力量,而美國軍方則是把這類事情和成本移交給文官機構。」

中共體制內人士也曾披露中共的脆弱本質。旅居美國的中共中央黨校退休教授蔡霞在7月1日前夕敦促美國放棄對四十年來實施的對華接觸政策的「天真」希望,同時警告說,中共的領導層實際是紙老虎,比表面看起來更脆弱。#

-----------------------

【坦白如初 公義永存】

📍報紙銷售點:
https://www.epochtimeshk.org/stores
📍加入會員:
https://hk.epochtimes.com/subscribe
📍成為大紀元Patron,收睇無過濾嘅新聞影片:
https://www.patreon.com/epochtimes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