惡俗維基案(又稱習近平女兒信息洩漏案)二審維持原判後,「主犯」牛騰宇的母親近日首次去廣東茂名會見了兒子。在廣東期間,她了解到一些不為外人所知的內幕。

5月3日上午,牛騰宇的母親可可見到兒子,看到他精神狀態很好,思路清晰,臉色蒼白。右手因為受刑現在還有兩根指頭不能動。

在相關卷宗中,牛騰宇一直控訴自己在茂名茂坡派出所期間和佛山市竹安園103號指監期間遭受刑訊逼供。而這一切只是為了將他打成主犯。

包龍軍律師在推特發帖質疑,騰宇到底遭遇了甚麼?為甚麼在指監期間多次住院?為甚麼回到看守所後依舊要接受治療?這其實是刑訊逼供最直接、最真實的證據。

可可告訴《大紀元》記者,「他當時關小黑屋45天,原來律師說是在竹安園103號,具體位置不知道,他是被關在佛山市南國桃園風景區,裏邊有一個竹安園,103號就是紀委秘密關押貪官的地方。」

南國桃園的竹安園。(受訪者提供)
南國桃園的竹安園。(受訪者提供)

「據說那個地方進去的人,不死也要褪層皮,特別的恐怖。孩子進去能出來這都是上天保佑了。牛騰宇是被關在那裏,就是打得不行了,送進了羅村醫院。」

據判決書,牛騰宇是2020年1月22日被解除監視居住的。「其實那一天是最危險的,就是人不行了,才解除了『監視居住』,入院的單子上寫的也是22號。」

可可表示,她在羅村醫院做了走訪,詢問了將近20個人。

出院小結的單據上蓋有佛山市羅村醫院內三科的印章,但可可在醫院問,誰都說不存在內三科。醫院導圖上看也沒有內三科的存在。她就去問一些非醫務人員、保安、打掃衛生的,他們回答說有內三科。

近日,牛騰宇的母親到救治兒子的佛山市羅村醫院走訪。(受訪者提供)
近日,牛騰宇的母親到救治兒子的佛山市羅村醫院走訪。(受訪者提供)

她順著指引找到了內三科,科室的人問她找誰,她說主治大夫梁志輝,人家說沒有這個人。見她拿出住院單,就跟躲瘟神似的,不回答她的問題。

可可在醫院裏邊前後院挨著走,過了發熱門診,在一個走廊裏遇到一個年齡稍大的護士,拿出單子讓他看。他看四下沒人才說,「你甭說是我說的,我們醫院開會了,凡是來調查mm20的,誰都不准說,否則的話後果是非常嚴重的。」

據介紹,mm20是警方把牛騰宇他們關押起來設置的秘密代碼,住院不准報自己的真實姓名。mm就是秘密的意思,20是編號,所有這24個小孩的編號是mm01到mm24。

「但是他有一個失誤,住院單姓名寫了牛騰宇,旁邊標註了一個括號mm20,這就充份證實了mm20就是牛騰宇。」可可說。

那段時間所有的孩子都被轉到佛山市南海區看守所,名字全銷掉了,就是用代碼代替。家長根本就不知道孩子去了哪裏,恐懼憂鬱,有幾個的得了抑鬱症了,一位家長精神病三次住院。還有一個癌症晚期。

主治醫生「消失」

可可了解到,內三科是一個急救科,要求大夫水平非常高,是有搶救經驗的醫生。「我到內一科、內二科、所有諮詢台都問了,都說沒有梁志輝這個大夫。難道這個單子是公安造的假?她說不是造的假,單子是她們這兒的。」有個護士讓她去看所有醫生的出診名單,上面沒有梁志輝。

最後問到一個年齡比較大的人告訴她,梁志輝不允許坐診了。「他說你甭問那麼多,不允許他出診了。也對我們開會不准對外說有這麼個人。」

可可多次去到內三科,最後有一個人跟她透露,「當時這小伙子抬來的時候,就是瞪著大眼睛,呼吸相當困難,不能說話,只能問他甚麼東西點頭搖頭,思維是清楚的,就不會說話了,就是大口大口的喘,是這種情況。」

「當時給他做搶救的就是粱大夫,搶救經驗比較豐富,人也挺好,但是現在不讓他坐診。這個我不敢告訴你,說了我可能就會受到處分。」

控告酷刑致殘

4月23日,惡俗維基案二審維持原判,牛騰宇被重判14年。可可表示,「就因為這個案子,主治大夫他水平那麼高度不讓他出診了,這個人去哪裏我也查不到了。也許暫時這段時間不準他出面,等這個案子做成死案了沒人炒了再讓他出來,有這種可能。他們竟然害怕成這樣。」

「孩子跟我透露過,他不跟我說過程,怕我難過,他說被關小黑屋的時候,解除那天1月22號住的醫院,詳情他說他告訴律師了。」

牛騰宇在二審前委託律師發出控告信,專案組刑訊副供致其右手受傷致殘,並詳細講述了關小黑屋,被吊打(繩子穿過手銬雙手被吊起,只腳尖著地)、鞭打,被滴蠟、強制拍裸照、猥褻侮辱毆打、被強迫向他們磕頭,還被用打火機燒私隱部位等酷刑。

2020年1月13日下午一點到凌晨一點,連續十一個小時被吊打、折磨,生不如死。

但是在相關病歷材料上,卻寫著牛騰宇是因「牙齦腫痛」等原因住院。可可認為,「那是大夫按公安的意思寫的,我們是按邏輯進行分析。一個牙齦腫痛會讓你住院嗎?一個被虐待的小孩哪有那麼高的待遇?」

可可還了解到,把他們關在佛山的時候,有一個叫林上均(音)的孩子被放跑了。此前該案林某被放走了,他爺爺是省部級高官,林某被放走了。本來25個孩子,放走了一個剩24個了。

牛騰宇案至今,前後請了七八個律師,均被國保威脅,受到壓力退出該案。有人說是因為案件被公開尤其是酷刑被公開變敏感了,但也有人指是因為政治案件。

牛騰宇的母親表示想繼續申訴,但多方消息證實,二審之後律師前往看守所會見牛騰宇遭拒。#
-----------------------
4.16 搶修復印 重返報攤
銷售點:https://www.epochtimeshk.org/stores
【譴責暴力 絕不退縮】
請支持大紀元:
📍贊助大紀元:
https://www.epochtimeshk.org/sponsors
📍加入會員:
https://hk.epochtimes.com/subscribe
📍成為大紀元Patron,收睇無過濾嘅新聞影片:
https://www.patreon.com/epochtimes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