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到應對中共,盟國真的不應該把自己人甩在一旁。但是現實卻恰恰相反。

中共在(2020年)10月份禁止了澳洲的煤炭出口。在接下來的五個月裏,這些出口量從每月三百多萬噸降至零。根據中國海關的數據顯示,中國部份煤炭進口被美國生產商消化了。他們的銷量從當月的零噸左右增加到3月的66.3萬噸。

中共從美國增加煤炭進口是一石二鳥。首先,他們懲罰了澳洲,因為澳洲拒絕了華為(很大程度澳洲是應美國的要求而這樣做的)。

其次,根據前總統特朗普2020年1月的(中美)一期貿易協議,中共從2020年至2021年需要再購買524億美元美國能源,而進口美國煤炭幫助中共履行了這項義務。

特朗普在貿易協議中把美國放在第一位,卻忽視了美國的盟友,因為中共的懲罰性關稅反過來又像北京身上的犁一樣壓在盟國肩上,使他們受苦受難,並把他們推向中共喜歡的方向。盟國喪失了在美國眼中的優先權。

4月28日,日本成為最新批准北京《區域全面經濟夥伴關係協定》(Regional Comprehensive Economic Partnership,縮寫為RCEP)的國家,該夥伴關係不包括美國。

所有東南亞國家聯盟,即東盟(菲律賓、越南、緬甸、新加坡、汶萊、馬來西亞、印度尼西亞、老撾、柬埔寨和泰國),以及南韓、紐西蘭和澳洲,也正在加入RCEP。該協議是朝北京在亞洲霸權夢想邁出的又一步,這將把美國的軍事基地和貿易完全趕出該地區。

加拿大也從澳洲的損失中獲益。從2020到2021年,這個寒冷的國家向中國出口了220萬噸大麥。

根據加拿大穀物委員會(Canadian Grain Commission)的數據,2019年和2020年的出口增長了一倍多。與此同時,澳洲對華未磨大麥出口收入損失了約15%(9,000萬澳元)。為甚麼?因為5月份中共對澳洲大麥徵收了80.5%的「反傾銷」稅。

我們可以肯定,澳洲大麥和煤炭生產商正在向他們在坎培拉的民選代表大聲疾呼救命(那些由納稅人奉養的議員會聽的)。他們會向議員們提出北京希望他們提出的要求。

澳洲必須屈服於中國共產黨的願望清單:邀請華為加入澳洲信息網絡;別再對台灣友好;停止抱怨對維吾爾族的種族滅絕;停止通過在南中國海等地的聯合海軍行動來鼓勵美國。換句話說,不要再做澳洲人了。

北京將這些煤炭用於為其工業提供動力,建設軍隊,並欺凌亞洲人、太平洋島民、澳洲人和紐西蘭人。更不用說燃煤造成的災難性的世界污染和環境衰退。然而,除了迫使澳洲向北京叩頭之外,我們還有更好的選項。

像美國和加拿大這樣的盟國,不應該把澳洲扔到中共的輪胎下,而應該支持所有的出口商,無論他們國籍如何,只要他們受到北京的制裁。

這三個國家的政府,以及日本、南韓、德國、巴西、越南和馬來西亞等其它對華大型盟國出口國,應成立由政府支持的出口商聯盟,保證在出口產品因北京制裁而受到影響時購買這些產品。

這相當於出口商抵禦中共貿易發脾氣的官方保險。它可以通過在經濟好的時候對出口到中國的小額國際稅來自籌資金。

這將是一個國際賣家合作,迫使北京成為一個理智的國際公民,而不是一個奢望霸權的國家。而這個做法也不會傷害納稅人。

例如,下次中共制裁澳洲大麥生產商時,出口聯合會將努力以與中共相同或更高的價格尋找替代市場。如果做不到,聯合會將保證直接購買大麥,或給予麥農補貼。

這將消除北京對我們民主政府的影響。這些大麥生產商將不再處於一種困境,即要求澳洲政府改變對北京的政策,以確保大麥的銷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