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月15日,習近平主持中央財經委員會第九次會議,研究促進平台經濟健康發展問題、實現碳達峰、碳中和,參加會議的還有財經委員會副主任李克強,委員王滬寧、韓正。

兩會剛剛結束,習近平就立刻召開財經會議,除了繼續突出他財經委員會主任的頭銜、突出他要親自主抓經濟的意圖外,如此著急地開會,真正的關注點在哪裏呢?

比較耐人尋味的是,新華社報道這次會議的文章,習近平的講話內容僅僅透露了兩句話,但這則報道卻在新華網首頁頭條連續放了兩天。其中習近平談到,「平台經濟發展正處在關鍵時期,要著眼長遠、兼顧當前,補齊短板、強化弱項,營造創新環境,解決突出矛盾和問題,推動平台經濟規範健康持續發展」。

這句話的關鍵應該是,「解決突出矛盾和問題」,這不得不令人想起了阿里巴巴和螞蟻金服,涉及的可能不僅僅是螞蟻金服的金融平台,而是整個平台經濟。習近平迅速召開財經會議,黨媒專注報道平台經濟的「突出矛盾和問題」,似乎是對阿里巴巴動手的前兆,當然可能還包括其它各類平台經濟。

新華社的報道還稱,「會議指出,近年來我國平台經濟快速發展,在經濟社會發展全局中的地位和作用日益凸顯……同時也存在一些突出問題,一些平台企業發展不規範、存在風險,平台經濟發展不充份、存在短板,監管體制不適應的問題也較為突出」。

這段話似乎更加明瞭,習近平認為平台經濟「存在風險」,需要進行監管。阿里巴巴的背後已經曝光出了內鬥的政敵,其它平台背後應該也不會簡單,那麼如何進行監管呢?

報道還稱,「會議強調,要堅持正確政治方向……建立健全平台經濟治理體系……更好統籌發展和安全、國內和國際……反對壟斷,防止資本無序擴張……強化國際技術交流和研發合作。要堅持『兩個毫不動搖』。」

對平台經濟的監管,已經上升到了政治高度,看來老百姓面臨的風險是小,中共面臨的政治風險才是大。會議還搬出了「兩個毫不動搖」,即「毫不動搖鞏固和發展公有制經濟,毫不動搖鼓勵、支持、引導非公有制經濟發展」。看來,阿里巴巴可能被充公的說法並非空穴來風。

16日的中共外交部記者會上,彭博社記者問:中國政府要求阿里巴巴出售旗下的媒體資產,包括在香港的《南華早報》。你能否證實?中方是否想讓國有企業接手《南華早報》?

如此敏感的問題,趙立堅完全推脫,僅稱「不掌握」情況。趙立堅沒有直接否認,某種程度上更像證實了這樣的說法,這實際超出了平台經濟的範疇。

新華社的報道還稱,「會議指出……加快健全平台經濟法律法規……實現事前事中事後全鏈條監管。」看來,一場平台經濟的監管風暴即將來臨,互聯網私營企業主們的苦日子躲不過去了,不但數據要全面上交,搞不好就會被充公或變相充公,要麼可能就得關門了。

習近平這麼快就要動手,針對的最大目標應該是各平台經濟背後的中共高官們,再一次要扭住他們的脖子,讓他們不敢亂說亂動,只能表示忠心。其次,內循環看來確實推不動,缺少了美國和西方國家,中國經濟自己還玩不轉,技術盜竊也更難了,中共高層急於掌握各個平台經濟,除了要更多掌控經濟大權和監控手段外,應該也在謀劃通過網絡加大技術盜竊的手段和廣度。

中美外交會晤在即,中共高層試圖走老路,這次會議還專門強調「如期實現2030年前碳達峰、2060年前碳中和的目標」。這應該是中美之間有限的合作項目之一,這樣的話顯然在故意說給美國聽,以期儘快緩和中美關係,監管後的平台經濟或許能扮演技術盜竊的新角色。

習近平迅速召開財經會議,既有政治、經濟上的關注,也有外交上的需要。兩會的熱鬧宣傳畢竟沒法解決實質的問題,內外交困的窘境仍然沒有出路,中共高層對權位的擔憂始終存在,圍繞平台經濟的新一輪爭奪登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