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年(2020年)赴台灣發展的香港影帝黃秋生,近期在一些談話節目上接受訪問,直言「感受到就是封殺」,寄望未來能入籍台灣,更以荷里活「恐怖片」來形容中共。同在異鄉為異客的杜汶澤也於2020年底抵台,籌備新節目「尋找他媽的故事」,在寶島尋覓「同鄉」,造訪移居台中的香港人,並邀請他們分享生活的點滴。

日前黃秋生在接受《MOMOTV綜合台》談話節目「大雲時堂」主持人李四端的專訪時說,外傳他被列入封殺名單,不論是否真的有這一份名單,「可是實在,我感受到就是封殺」。

黃秋生還強調,自己長大的香港已變的很陌生,「所以無所謂了,反正我來台灣是一個新的地方,我回香港也是一個新的地方,可是選擇一個正常的新的地方,還是一個變態的新的地方?」

黃秋生表示,他從不會幻想事業能夠在中國大陸東山再起,「有某一些人或者是事,是不可能挽回的」;他還以荷里活恐怖電影來比喻,「把1個女人或者是甚麼綁回家,然後虐待她,她就以為:求你了你就不會打她」,結果卻是「你一步一步跪下來跪舔,然後他又要再打你,他要的不是要你求他,『我要的是我要殺你,我要慢慢地殺』」。

黃秋生透露,自去年長住台北後,更讓他動了入籍台灣這個念頭。未來還想在台灣開表演學院,提攜後輩,「現在跟朋友考慮在這邊辦,不可以說是戲劇學校,只是演技的學校」。

黃秋生在接受《自由亞洲電台》訪問時,一如既往的敢言,不過,話中有話,弦外之音更令人玩味。「比如說,你可以拍一個戲,或者說寫一首詩,或者說你寫一本書,是關於恐懼的。這個才是藝術,講得太白的,那不是藝術」。

他更以「 柳暗花明待丹心」寄語陷入政治寒冬,被主流電影圈封殺的自己,在獅子山下等待春天的孤獨和逆風而行,賦詩一首「望春」,「家園破敗山河在,暗惜旺角行人稀,祭花何罪成路踐,離愁別恨浪驚心」。

同樣身在台灣的杜汶澤,今年2月20日透過臉書PO出與黃秋生、林夕、無黨籍立委林昶佐等友人的聚餐合照 。

杜汶澤說:「尋找他媽的台中香港人,都是黃店老闆。他們說,常常有警察上門⋯⋯」,阿澤問:「來幹嘛?搞事嗎?」但幾位黃店老闆回說:「不是!他們知道我們是黃店,怕有人來搞事,來保護我們!」阿澤直言「感謝台灣警察!」

網民嘆服,「此影帝德藝雙配,是真男人!」

更有人用一句話講了娛樂圈的趣聞:「一個流氓演了一輩子英雄(房事龍);一個英雄演了一輩子流氓(黃秋生);一個英雄演了一輩子英雄(發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