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棄很容易,畢竟已經30年。有誰會想到,利物浦當年奪取頂級聯賽最後一個冠軍後,足足呆等了30年才能再次加冕。3、5年的等待已經不容易,等到第一個十年過去之後,還有多少鬥心未被消磨。身為利物浦球迷,對於這種苦等的滋味肯定深入骨髓。看著球隊表現反反覆覆,一場勝仗接著便是一場敗仗;加上經常劫富濟貧,打退了強敵卻輕易栽在弱旅身上,因此被諷為「海鮮波」,時評謂「若要生活好,咪買利物浦」。當家球星來了又走,似乎都無法在這裏安身立命;又的確,不少球員過檔之後便獎牌到手,風光無限。以有涯隨無涯的人生,誰不想當個識時務者,轉一轉舞台,便是名成利就之時!所謂三十年河東三十年河西,當球隊身陷困境時,迎來的是冷言冷語,支持者也自然成為揶揄的對象。若然真要苦等30年而不見隧道盡頭,你會放棄嗎?

有謂球場是英雄地,政治舞台又何嘗不是!

南非前總統曼德拉年輕時因反對種族隔離政策,參與反政府運動而被判監27年;45歲入獄,踏出囚牢時已是滿頭花白的72歲老人。他被囚禁在羅本島監獄連續18年,囚禁他的是一個只有8×7英呎的潮濕水泥牢房,他每日要負責把大石鑿成碎石,直至1965年1月被調至石灰礦場幹活。一開始時他被禁止戴墨鏡,石灰折射的強光使他的視力永久受損;他是黑人又是政治犯,被定為最低級的丁等囚犯。他在獄中仍然積極參與反種族隔離政策運動,1990年出獄後,一方面遊走多個國家,呼籲他們支持對種族隔離政策的制裁;一方面則嘗試團結國內的反對力量,並跟南非白人政府展開談判。幾經波折後,白人政權妥協,同意舉行一場多種族的普選。1994年曼德拉當選南非總統,成為有史以來第一個黑人總統。如果由他在1950年當選非國大青年聯盟的全國主席算起,至1994年成為總統令反種族隔離運動開花結果為止,一晃已是足足44年。Beyond樂隊的《光輝歲月》中有這樣一句歌詞:「鐘聲響起歸家的訊號,在他生命裏,彷彿帶點唏噓,黑色肌膚給他的意義,是一生奉獻,膚色鬥爭中……」曼德拉的一生波瀾壯闊,源於他的一生都在為同一目標奮鬥。

成果從來得之不易,真正連結南非黑人的,是種族隔離的痛苦;真正連結利物浦球員與球迷的,是等待的痛苦。等待而沒有成果,很容易叫人心灰意冷;利物浦現任領隊高普深明此理,他2015年上任之初就曾經說過,「我們要由心存懷疑變成心存信念」。2018年歐聯四強利物浦遇上巴塞隆拿,首回合先輸三球而瀕臨出局邊緣,任誰都不會看好他們能夠在第二回合反敗為勝。比賽之前,高普指出「如果我們做得到,那會很美好;如果做不到,那就讓我們以最體面的方式落敗吧!」結果?利物浦破釜沉舟連入四球,繼而在決賽再下一城,奪得當年的歐聯冠軍。

永不放棄從來都是知易行難,球場上如是,球場外也一樣。人生少不免會有高山低谷,世事從來都是順逆交纏。利物浦會歌的歌詞這樣寫道:「在風中走下去,在雨中挺下去;儘管夢想會破滅,但請繼續走下去。只要心存希望,你就永遠不會獨行!」

有人曾經問曼德拉,他希望世人如何紀念自己。他回答說:「我希望我的墓碑能寫上這樣的一句話:『埋葬在這裏的是已經盡了自己職責的人』。除此之外,我別無他求。」他的自傳名為Long Walk to Freedom,通往自由是一條漫長的道路,並無捷徑;而堅持走下去,很可能就是我們每一個人的職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