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一系列邪惡而又愚蠢的策略和動作,反倒使自己陷入國際社會的多重壓力和圍堵之中,同時又陷入內部反共民眾的重重包圍。世界人民在這場大瘟疫中開始覺醒,無法容忍這個極端惡毒的共產主義,對中共抱有幻想的人們也紛紛轉變觀念,不再綏靖和縱容這樣的邪惡政權,美國與世界主流社會對中共已經採取一系列動作,形成一個消滅共產主義的大佈局,針對中共已從綏靖時代進入滅共期。

綏靖政策的惡果

第二次世界大戰前,一些主流國家對德國的侵略擴張勢力採取了綏靖政策,對希特拉撕毀條約一再作出讓步,最終導致一場慘烈的世界大戰,給世界人民帶來一場巨大災難。

可是到了當今時代,又一場更大的綏靖政策而導致的惡果正在發生,世界主流社會,針對中共邪惡體制,再次採取了綏靖政策,中共對學生的大屠殺,世界沒有有效制裁,中共對法輪功的殘酷鎮壓,世界沒有實質性的阻止,對慘無人道的活摘器官,世界仍然沒有採取有效行動。

中共仍然在國際社會的綏靖政策中繼續行惡,並沒有被文明社會的友善和信仰所感化而變好。可是,毒蛇就是毒蛇,真的無法感化那凍僵的毒蛇不攻擊溫暖它的農夫,一個邪惡的政權被養大後,不可能發生任何改變,反而更加肆意妄為,毫無約束的撕毀《中英聯合聲明》,蹂躪香港的普世價值,毫無顧忌的毀滅少數民族文化,更進一步擴大人權災難。

中共試圖獲取更大利益壯大自己,盜竊最先進的技術,為邪惡政權服務,企圖讓世界變成一個由共產主義邪惡集團主導的一個邪惡而腐敗的世界,最終毀滅整個人類文明。

當世界遭受嚴重疫情的時候,世界開始看清了中共的醜惡嘴臉,當人們再次把共產主義的邪惡擺上枱面的時候,會發現那個當初在歐洲遊蕩的幽靈,並沒有進化成為正常的人類,他們在世間的一舉一動與正常人類社會格格不入,仍然具備當初那個以「披著羊皮的狼」為徽標的那夥流氓幫派的基因,從未停止矇騙世界人民和中國人民,演化到今天變得更加陰險惡毒,甚至連那一份偽善都不要了,赤裸裸的要毒害世界人民,要摧毀一切回歸神的正信,與神為敵、與世界文明為敵。

其實,《共產主義的終極目的》一書的論述,已經扒下中共的那一身偽裝羊皮: 「人們也許認為共產主義就像其它各種各樣的主義一樣,是一種人間的甚麼思潮,或者說是一種失敗了的嘗試。非也!共產主義不是思潮,也不是嘗試,它不是人自己搞出來的甚麼東西。共產主義是魔鬼教義,是邪靈強加給人的、專門以禍害人間,毀滅人類為目的而來的。」

世界在覺醒

共產主義這個魔鬼邪靈,它滲透到哪裏,哪裏疫情就會爆發,世界許多與中共走得近的國家和地區,疫情都相對嚴重,中共以港版國安法長驅直入香港,使原本疫情狀況良好的香港,也開始爆發疫情。當中共病毒奪走中國大陸以外的幾十萬條生命,感染了數千萬人的時候,世界才猛然發現,原來人類正面臨一個巨大惡魔,面臨一個要毀滅世界文明和毀滅全人類的撒旦,維護世界秩序的美國被驚醒了,歐盟被驚醒了,世界人民都被驚醒了!

特朗普政府率先醒來,已經對中共發起了美國歷史上前所未有的進攻,特朗普在共和黨大會上說:在美國歷史上,我們是對中共採取最嚴厲、最大膽、最強硬和最猛烈打擊行動的一個。

第二次世界大戰的慘痛教訓,人民仍然記憶猶新,當年世界針對法西斯的壯大和侵略戰爭,已經難以阻止,世界聯盟沒別的辦法,唯一的處理方式那就是消滅法西斯。針對中共這個星球上極端邪惡的政權,世界不會重蹈覆徹,為了避免世界遭受更大的災難,唯一的處理方式那就是徹底消滅共產主義!

世界各國都開始排斥中共,特朗普政府已經取消了上百場雙邊高級別對話。今天我們看到的美國和主流社會對中共採取的一系列動作,就是一個消滅共產主義的節奏。

但中共似乎並沒有意識到,並不以為然,那些酒囊飯袋們對這方面的反應似乎太遲鈍,仍然處於共產主義邪惡擴張的美夢之中,以為尋求對話和輸送經濟利益就可以拖延和解決一切問題,甚至讓對方聽話和順從,但一切都今非昔比了。中共只能說些「中國人民絕不答應」來嚇唬海內外所有反共人士,同時也自我壯膽罷了。

中共政權內外碰壁

王毅的這一圈歐洲行,沒有達成一個協議和得到一句共識,也不可能通過利誘去說服任何一個國家,四處碰壁後也許才感覺到,中共在世界主流社會裏已經沒有一個朋友,在世界舞台裏完全就是一個小丑。

當中共看到捷克到訪台灣的時候,即使露出戰狼外交的兇狠嘴臉也無法阻止,很快美國副國務卿將率團訪台,其它國家的政要都將跟進訪台,這是一個冷落中共和消滅共產主義的步伐和節湊,中共如果想到這些後效應,一定會直冒冷汗。

很明顯,世界主流社會已經將中共當成了人類公敵,對中共已經形成了一個大包圍,在經濟上開始與中共切割,美國、印度和歐盟等國家都紛紛禁止中共的科技產品和軟件;中共在政治上的滲透和邪惡擴張也遭受重創,滲透到美國的大外宣和各類間諜已無立足之地,包括孔子學院也將被全面關閉;在軍事上中共也處於美國及盟友的一個大包圍當中,從南海到台海,再到喜馬拉雅,軍事風雲密佈。

而國內的民族矛盾也日益加深,香港、台灣、新疆、西藏、內蒙古等,這些拒絕同化黨文化的地區和少數民族,也對中共形成了一個強大的內包圍,特別是最近出現在中印邊界的印軍藏人軍團,中共感到非常害怕而一再畏縮逃避,可以預見,一旦開戰就是西藏藏民裏應外合、揭竿而起的時刻。

再來看最近內蒙古的公民不服從運動,中共又踢爆了一個火藥桶,其局勢或許導致外蒙古對本民族發出共鳴的聲音。邪惡而又愚蠢的中共竟然又在北方樹立了一個強大的敵人。

中共已經陷入這強大的外包圍和內包圍之中,這是中共攫取政權以來從未有過的局面,儼然就是一個滅掉中共的大佈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