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澳洲尋求政治庇護的前中共特工王立強投下一顆震撼彈。

對此,美國時評人橫河表示,這應該是中共70年來最嚴重的間諜出逃事件。從1949年至今,這麼嚴重的洩漏機密事件幾乎沒有發生過。此前唯一可比的是俞強生(前中共國安部北美情報司司長)投誠美國,但俞本人並非出身間諜,沒有實際操作,除了暴露了金無怠(中共間諜),很少有情報可以提供。

「從來沒有過把這麼大量的中共情報機構內部消息透露出去,讓外界的人能夠看到的事件,這些事情非常重要。媒體及一些專家都說是史無前例的。」橫河說。

橫河認為,中共情報機構在海外有各種各樣的運作,包括蒐集情報、統戰工作,還有像王立強從事的這種滲透顛覆活動,王立強主要披露了香港、台灣和澳洲這些情報系統的運作。

「這對於(共享情報信息的)五眼聯盟(美、英、加、澳、紐西蘭)是一個難得的機會,從中可看到中共這幾年的對外滲透。之前美國也破獲過江蘇國安廳的間諜活動,但那個是蒐集情報的。這種滲透顛覆活動至少在以前公開的消息裏面是一個空白,這個人(王立強)幾乎填補了這個空白。」橫河說。

王立強事件也重創了中共的情報機構。橫河表示,尤其是當今全世界正在對中共擴張有所覺醒的時候,出現了這麼一件事情。他把中共這些情報運作披露出來,這有助於全世界能夠看清中共。「所以這個時機非常重要的。」他說。

王立強日前接受本報採訪時表示,「隨著家庭的建立和小孩的出生,我強烈感受到(中共)帶給我更大恐懼,那將是對孩子對妻子對整個大家庭的威脅。」

橫河表示,王立強為甚麼出逃?一個是他擔心自己的家庭,一個是將來他對孩子怎樣交代,將來怎麼告訴孩子自己是幹甚麼的,他感到這是很丟臉的事情。

他說:「另一點他在香港生活了這麼長時間,他做了很多中共要他做的壞事。同時,他也接觸到一個自由的社會,那樣的生活才是他真正需要的。在香港這段時間裏,他的世界觀發生了改變,不再相信中共宣傳的那一套了,這是很重要的轉變,這一點,我覺得對現在還替中共工作的那些人,也是一個重大的啟示。」

「我相信他(王立強)是真心做出來一個選擇,我希望其他為中共賣命的人,也應該向他學習,做出正確的選擇。尤其在全世界重大變化的時代,在這個時代做出正確的選擇,對每個人來說,都是非常重要的。」橫河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