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對國破君虜,他無力回天,遂絕食而亡,以死報國。死前他曾對金兵說:「忠臣事奉君主,需要死時毫不猶豫。我不考慮家室,但我雙親年老,我死後請不要馬上告訴他們……」他辭世的時候,只有39歲。

何栗,字文縝,宋仙井監(即今四川仁壽縣)人,儀表堂堂,才華橫溢。

何栗在太學讀書時,看相先生孫黯給他算命,說他命極貴,要大魁天下。何栗問:「哪一年中狀元?」看相先生說:「乙未年。」 何栗追問:「何時入相?」答:「不出12年。」

但是,看相先生也算出來:何栗入相後,將客死異邦。

何栗去趕考的時候,途中宿於廟,做了一個夢。夢中有人告訴他,殿試將是道家方面的內容,他沒放在心上。進京後,又做一夢,內容與前一夢相同。

後來,何栗寄宿在一位朝廷大臣家,又做一夢,夢裏有人非常明確告訴他:徽宗所注《道德經》即將到他手裏,要熟讀。果然沒幾天,這位大臣得到了一本徽宗校注的《道德經》。

何栗便手錄一份研習。政和五年,殿試在三月舉行,策題圍繞著「道」展開,27歲的何栗一舉奪魁,高中狀元。那年正是乙未年——政和五年(公元1115年)。

徽宗非常賞識何栗。據傳,何栗中狀元後衣錦還鄉,徽宗題寫「何郎麵館」四個大字,賜予何家開的麵館,全城百姓,潮水般湧向「何郎麵館」,觀瞻狀元丰采。何栗的兩位弟弟那年也中了進士,他們三兄弟被譽為何家「三鳳」。

彈劾權貴

何栗歷任祕書省校書郎、京畿學事、主簿員外郎、起居舍人、中書舍人兼侍講。他博學敢言、正直不阿,徽宗準備升他為諫官,因朝臣非議何栗與蘇軾有鄉黨之嫌,他被放逐寧知府。但何栗在那裏幹得很不錯,不久復調回京,任御史中丞。

當時,朝政被蔡京、王黼等「六賊」把持,腐敗不堪。丞相王黼善佞、驕奢淫逸、貪得無厭。他利用權力搜刮民脂民膏、賣官鬻爵。當時一個「直祕閣」,就賣到三千貫,「州通判」賣五千貫,民憤極大。

何栗蒐集了大量王黼罪證材料,上章彈劾王黼的15宗大罪。王黼心虛,竭力為自己辯護,又提出辭職,想躲過此劫。

宋徽宗猶豫不決。王黼雖上書請辭,但仍未交出宰相官印。何栗又連上七道奏章彈劾他。後來徽宗迫於壓力,罷免了王黼等同黨。何栗卻因屢屢得罪權貴,被罷黜,再度流放江蘇泰州。

公元1125年12月,金兵南下,消息傳到開封,宋徽宗頒〈罪己詔〉,禪位太子趙桓即位,是為欽宗,改元靖康。

徽宗宣和年間,朝政被蔡京、王黼等「六賊」把持,何栗彈劾王黼,屢屢得罪權貴,一度被罷黜,後被欽宗召回,為相輔政。圖為宋徽宗趙佶《聽琴圖》(局部)。(公有領域)
徽宗宣和年間,朝政被蔡京、王黼等「六賊」把持,何栗彈劾王黼,屢屢得罪權貴,一度被罷黜,後被欽宗召回,為相輔政。圖為宋徽宗趙佶《聽琴圖》(局部)。(公有領域)

公元1126年,何栗被召回,任御史中丞,接著加升為翰林學士,進尚書右丞兼中書侍郎、參知政事,為相輔政。

此時,離何栗狀元及第那年剛好是不出12年,看相先生又說準了。

力主抗金

雖為一介書生,何栗卻是個決絕的主戰派。

金軍大舉南侵,宋欽宗賠送金人大量財物,金人不滿意,要求北宋割讓中山(今河北定州)、河間(今河北)、太原三鎮,並下了最後通牒:再過10天北宋談和使者不到,就揮兵開封。

大臣唐恪等都主張將三鎮割讓求和,何栗堅決反對:「金人狡詐,出爾反爾,割三鎮,金軍亦來;不割三鎮,金軍亦來。三鎮乃重地,不可放棄!」宋欽宗優柔寡斷。

何栗力排眾議,他扼腕疾呼:「河北百姓是我炎黃子孫,棄三鎮則如棄赤子。難道身為父母,就如此不憐惜天下的百姓嗎?」欽宗頓時了悟,站在了何栗的一邊,拒不割讓。

欽宗按照何栗的建議,以康王趙構為天下兵馬大元帥。(公有領域)
欽宗按照何栗的建議,以康王趙構為天下兵馬大元帥。(公有領域)

公元1126年9月,欽宗按照何栗的建議,以康王趙構為天下兵馬大元帥,宗澤、汪伯彥為副元帥,並在京師周圍設東、南、西、北四道總管,由胡直孺等夜統兵抗敵。

出使金營

作為文臣,可以死諫,但像武將一樣出使敵營,何栗經歷了一個置死地而後生的過程。

何栗入相開封府後,負責和金人談判。當時朝中文武百官,沒有一個人敢請纓深入敵營談判。何栗是一介文弱書生,不會武功,開始時也心有怯意。太學博士、吏部侍郎李若水怒喝:「如今國家社稷將傾覆,就算是死,也難以承擔責任!」

何栗聽後,慷慨赴命。眾人將他扶上馬背,他手仍不自覺地發抖,馬鞭掉了三次。但是,經歷了幾次談判,何栗的狀態越來越好,志氣高昂,無所畏懼。

每每與金人談判時,何栗都泰然自若,談笑風生,不管金人如何劍拔弩張、怒不可遏,何栗都避重就輕,四兩撥千斤,席間還常常低吟淺唱:「細雨共斜風,日日作輕寒。」讓金人哭笑不得,無可奈何。後來在金人中留下這樣一種說法:若要談判,千萬不要和何栗和李若水這兩個人談。

絕食殉國

由於宋欽宗的猶豫寡斷和朝廷主和派的牽制,何栗幾上幾下,康王趙構又意志少堅,局勢對朝廷越來越不利。

靖康元年閏11月底,金兵渡過黃河,攻陷開封,俘虜了徽、欽二帝。金人下令勒索財物,京城上至皇親國戚,下至平民百姓所有財物被金人掠奪盡空。

21萬兩黃金、714萬兩白銀、100萬匹錦緞,並沒有換來國家的安全,金人立偽帝號楚。公元1127年四月初一,金兵班師北撤,並擄徽、欽二帝,後宮、官吏、工匠等3,000餘人,一併北去。

何栗也是被擄一員。目睹國破君虜、生靈塗炭,無力回天的他仰天大哭,決意以死報國,遂絕食而亡。

據傳他在北庭作詩一首,詩中悲憤地寫道:「念念通前劫,依依返歸魂。人生會有死,遺恨滿乾坤。」

何栗是位孝子,死前心意已決時,曾對金兵說:「忠臣事奉君主,需要死時毫不猶豫。我不考慮家室,但我雙親年老,我死後請不要馬上告訴他們……」

辭世的時候,何栗只有39歲,也正應驗了十幾年前看相先生所預:入相後,客死異邦。

巧合的是,秦檜也恰在3,000被擄之列,後秦檜及其家人徒步2,800公里,逾河越海,竟獨自安全回到了朝廷,而同俘的何栗、孫傅、司馬朴等人,無一歸還。當時就有人懷疑,秦檜一定是叛節,做了金人的內奸才得以放回。

秦檜回到朝廷後,把何栗的死訊告訴了宋高宗。高宗得知其殉國,下詔說:「何栗忠義氣節,無與倫比,我聽說後,為之流涕哭泣。」建炎初期,詔令任何栗為觀文殿大學士、提舉玉局觀使,供養全家,並追贈為開府儀同三司。

秦檜與何栗是同科進士,秦檜中進士,何栗擢狀元,後來又同朝為官。但後來,一個是遺臭萬年的奸賊逆臣,一個流芳千古的忠臣義士,真所謂:「時窮,節乃現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