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家中共背景的媒體,近來引述一份偽造問卷,攻擊香港民意研究所對俄烏戰爭的調查是「煽動反華與港獨」、「違反國安法」等。當日,民研臨時取消發佈會及研究採取法律行動。國際關係學者袁彌昌對本報《珍言真語》表示,民研關於俄烏戰爭的調查,有效受訪者超過6,000人,結果與中共的口風有很大的落差。「其實大家都知道它問了些甚麼,你不能這麼輕易抹黑它或者加些料上去,說它的問卷本身是另外的一份問卷。」

多數受訪者反俄入侵

港人民意逆中共口風

中共將俄烏戰爭視為一場意識形態之爭,因此,民研做俄烏戰爭的調查,被攻擊是「煽動反華與港獨」、「違反國安法」等。圖為香港民意研究所資料圖片。(梁珍/大紀元)
中共將俄烏戰爭視為一場意識形態之爭,因此,民研做俄烏戰爭的調查,被攻擊是「煽動反華與港獨」、「違反國安法」等。圖為香港民意研究所資料圖片。(梁珍/大紀元)

「其實這個調查本身挺有意義的,可以看到大部份香港人的價值觀或意識形態,是站在一個甚麼位置上。」袁彌昌指出,調查結果反映出香港人的真實民意,與世界主流民意相同,但與中共的宣傳口風相反。

袁彌昌說明,「初步結果他們發給我看,其實連一些非民主派的支持者,都對俄羅斯入侵烏克蘭有一些很負面的看法。」「與北京的風向有很大的差別。所以(左媒)要在結果公布出來之前去擺平它、去找麻煩。」

袁彌昌強調,「你有多支持或反對以『加入烏克蘭國際志願軍』的方式支援烏克蘭?」諸如此類的問題,都是《港人講地》自己加上去的。左媒很容易自我發揮,將問卷扭曲成如同用來煽動香港人去參與志願軍,「整件事情就是它加了料進去,然後再誣陷香港民研。」

香港民研副行政總裁鍾劍華, 12日在Facebook發出香港民研對《港人講地》的回應,駁斥該媒體以捏造的調查問券惡意抹黑香港民研,要求道歉。

香港民研表示,正認真地研究對製作及傳播此份虛假文件,以及未經證實便引用這份虛假文件的所有人及組織採取法律行動,也考慮向警方備案。香港民研強烈要求《港人講地》作出澄清及道歉,並提交該份問卷的來源。

袁彌昌認為,相關假新聞很多是本地左媒自己做的。「它們通常會有一個出發點,就是覺得俄烏戰爭背後都是關乎之前的顏色革命,是一些意識形態的事情。其實,香港人處於一個比較親近西方的社會,對烏克蘭會表示同情,這是很正常的。」

「要打倒支持烏克蘭的聲音、加強自己陣營的底氣和聲勢,它一定要弄些東西去抹黑它。」

「我們也知道,鍾庭耀(民研主席)其實一直以來都是一個被打壓的對象,左媒看到這件事情可以給人入罪的,那麼,何樂而不為呢?」

中共怕美國制裁

小心助俄難長久

圖為2022年3月14日,中國代表團在美中會面後離開卡瓦利華爾道夫(Cavalieri Waldfor Astoria)酒店。(Filippo Monteforte/AFP)
圖為2022年3月14日,中國代表團在美中會面後離開卡瓦利華爾道夫(Cavalieri Waldfor Astoria)酒店。(Filippo Monteforte/AFP)

在中國大陸,共產黨控制著所有媒體,對俄羅斯不利的、對西方有利的新聞報道一律不准發佈。有評論指出,中共將俄烏戰爭視為一場意識形態之爭。不過袁彌昌認為,中共現在的處境也很尷尬。

「2月4日,中共才與俄方有一個聯合聲明,說大家關係已經到達頂點、很密切,沒有任何距離了。但是,它也看到這次戰爭的國際形勢和整個大方向,對俄國是非常不利的。」

袁彌昌強調,美國已發出很多聲音宣稱,支援俄羅斯或使俄羅斯繞過制裁的,同樣會被制裁。「那麼中國公司很容易都會受到制裁。這次,我們看到沙利文和楊潔篪有一個會面,大家也要摸摸底。」

據路透社報道,一位政府高級官員在美中官員會面後告訴記者,「我只想重申,我們確實對中國這個時候與俄羅斯站一起深表關切,國家安全顧問(沙利文)直接談到了這些關切以及某些行動的潛在影響和後果。」

這位官員補充說,沙利文向楊潔篪描述了「美國及其盟友和夥伴的團結……使俄羅斯為其行動付出代價」。

「如果中共還是很堅持要撐俄羅斯那邊,其實後果真的是非常的嚴重。」袁彌昌相信,中共嘴巴上說得很漂亮,實際上到了一定程度,還得回到國際西方陣營那邊。

北京底氣弱 陷進退維谷之境

有分析指出,美國若對中共實施金融制裁,中共將無力反擊。(VCG/VCG via Getty Images)
有分析指出,美國若對中共實施金融制裁,中共將無力反擊。(VCG/VCG via Getty Images)

對於中共是否會軍事援助俄羅斯,袁彌昌認為,「很明顯,你看到北京已經不敢了」,「俄羅斯有一些民用飛機,其實也需要一些零件。」「不要說軍事援助,就連這些民用的東西,其實只要是敏感一些的科技、零件,我想北京現在都不敢亂來。」

關於中共的姿態,他認為,主要是多採購一些俄羅斯小麥、多高價買一些俄羅斯石油。「基本上,你看到這次北京的底氣已經沒了,它也沒想到這次自己到了一個這麼尷尬、相對的劣勢。」

「普京在國內的支持,其實已經出現了一個極大的問題。」袁彌昌分析說,普京現有兵力遠不能順利佔領烏克蘭,因而騎虎難下。

「如果中俄軸心,俄羅斯這邊折翼了,甚至長遠被西方主宰它的命運,那中國真的是形成一個被全球圍堵,甚至是一個被包圍的勢態。這樣一來,對習近平、對中共是非常不利的。」

中共缺錢 保香港金融中心地位

中共現在很缺錢,它可以得到外匯或美金兩個最大的渠道,就是公司在紐約和香港上市,所以一定要保有並強化香港國際金融中心的地位。圖為香港中環海旁樓景。(宋碧龍/大紀元)
中共現在很缺錢,它可以得到外匯或美金兩個最大的渠道,就是公司在紐約和香港上市,所以一定要保有並強化香港國際金融中心的地位。圖為香港中環海旁樓景。(宋碧龍/大紀元)

袁彌昌認為,西方對俄羅斯實施經濟制裁、金融制裁,讓北京看到自己很難鬥得過西方,畢竟有很多金融基建和主要的金融市場都在西方。

「我相信,這對香港來說會暫時鬆一口氣。」袁彌昌表示,因為中共現在也很缺錢,它可以得到外匯或美金兩個最大的渠道,就是公司在紐約和香港上市,「如果這兩個都沒了,要是以後有些甚麼風吹草動的話,其實它真的會步俄羅斯的後塵。」

「我想中共暫時是清楚的,就是它一定要保有香港國際金融中心的地位,甚至想辦法要強化它。」袁彌昌補充說明。

同時,中共也要考慮「去美國上市的公司怎麼樣可以遵從那邊的守則,使金錢的流動可以繼續保持。」這迫使它「一定要守規矩」,「做某些東西,長遠其實都應該對香港、對中西之間的關係,可能會有些好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