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鄉,它總流溢著厚重的味香。讓人按捺不住悠悠思念、悠悠情感。

我的故鄉是開平赤坎(編按:位於廣東省江門市),準確說是雞公洲。雞公洲緊貼著赤坎,赤坎把雞公洲扯連在一起,連體分不清你、我,相融撥不開彼此,兩處都是我的家鄉。

赤坎是古鎮、是名城、是商埠,是開平曾經的縣城。昔日輝煌時期被稱為小廣州。

水是這裏的靈魂,潺潺流水穿過整個赤坎,也淌過它可歌可泣的歲月。

它在潭江邊上,在百足山下,蒸騰著溫潤的清新和純美;瀰漫著卓爾不凡的清高和陽剛。在山水映暉間,美得清純脫俗;在天地掩映中,俏得豐富多彩。空氣裏流淌著花草的清香,大街深巷充盈著富足的閒情。

它的流金歲月耀動著精彩和輝煌,它的輝煌不在於今天的狂熱宣傳,而在於它昨日的文化積濾和凝結。

昨日的輝煌有關騎樓,今天的狂熱也關騎樓。騎樓是赤坎的胎記,是赤坎的魂和魄。

騎樓是赤坎的精彩,更加精彩的是它的文化配套,和具歷史意義的通洋過海的碼頭作用,是通往南洋北美世界的發祥地。

上街、下埠都有個功能齊全藏書豐富的圖書館,是當時極富特色的文化創意。又有大鐘樓、有教堂和祠堂。建築中西薈萃,各具特色、各有韻味。很具歐陸情調的長堤,浪漫中伴著甦醒的詩意。別致的攔河,倚欄望明月、看日出、觀海景,又為赤坎綴上美麗的雲彩。

赤坎的總體功能似現今的大型綜合商場,給人提供一個安逸的、良好的居住環境,構建一個集消遣耍樂、消費購物為一體的享受聖地。為商人創造優質的經商硬件。在不受天氣影響、不怕日曬、風吹雨淋的條件下,提升生活品質、享受貴賓式的購物樂趣。

騎樓是完美配套的最佳體現。赤坎人有智慧、有預見、有真知卓識,他們很早就把「民」視為主人了,將人的意念和商業光譜融進建築設計中,充份體現城市互動、互補和靈性。這是赤坎人不凡的創舉,是赤坎文化的閃光。

經過一代代人的努力和呵護,經過歲月的磨練和洗禮,經過歷史的淬鍊和打磨,赤坎的秀麗依然,沒有輸給時光。是多少文化的沉積、多少文明的昇華,赤坎才得這般優雅貴氣,才標青得如此與眾不同的清新脫俗!

所謂「改革開放」幾十年,全中國大城、小鎮都經歷了無處不工地的驚濤駭浪。赤坎不受浸淫、不隨波逐流,在所謂「拆」是改革、「建」是發展的大氣候中,能獨善其身、又「難得糊塗」地保持清醒,總以為能避開改造的衝擊了。

可是,好夢往往是突然驚醒的。赤坎賣了!開發赤坎了!

不知是賣?還是開發?但兩者似是等同的。

今天某集團以「要把赤坎打造成世界級購物聖地、把騎樓開發為著名旅遊景點」為發展口號,進駐和改造赤坎,殊不知中國今天最不缺的就是世界級的購物聖地,最多的就是旅遊景點。

假以時日,當人們從長城、從故宮的人貼人、不能轉身、不能前進、不能後退的旅遊狂熱中,冷靜下來理性地反思,認識了最壞的景點是人,才覺得這些景點也如人,也會有衰敗、窒息期。只是,精壯之年有誰想過年老患病無助時?

我們深信政府會珍視赤坎「出國通洋」的歷史碼頭價值,重視赤坎經歷了上天入地變幻還能完好地保全下來的可貴,會聽從和順應華僑民情、民意完整地把赤坎保留下來,不會被財團和權貴點撥,對不會拐彎的歷史作出拐彎的認識!

故鄉變了!也沒了!它不再是我們心中原來的樣子了!赤坎歷史的陰影仍然在腦海浮現,留下的只是一段殘缺的記憶,也留給我們無限的唏噓和傷感。

今後,何處寄鄉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