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日是香港主權移交24周年,恰逢中共創黨百年,香港民意研究所副行政總裁鍾劍華在臉書上發帖,盤點中共創黨人下場悲慘。

鍾劍華轉發了自己Facebook 2017年11月4日的文章,內容寫道,中共第十九屆代表大會閉幕之後,新選出來的領導班子前往上海的中共第一屆代表大會紀念館參觀,順道還去看了在嘉興南湖的「紅船」。當年會議因中途洩漏了風聲,與會代表匆忙分頭離開上海,去到那隻在湖中的小船繼續他們的會議。關於1921年中共第一屆代表大會的出席人數,直到60年代後期仍有一些不同說法。

他昨日評論說,建黨一百年,那建黨的最初15(或17人)下場如何?其中1個早期病死;3個在1945年前被殺,算是共產黨的烈士;只有2人在1949年10月1日站上天安門城樓;另外7個人成為中共叛徒或成為漢奸;2個不知誰勾結回來的外國勢力也死於非命。至於沒有出席第一屆代表大會的兩人:創黨的陳獨秀在1927年便被共產黨罷黜,後來下場悲慘;李大釗則被槍斃。

鍾劍華說:「回顧這一班中共創黨代表的經歷,可說是落荒的人多,憤進的人少;信念堅定的多被淘汰被害。他們如果都死而有知,有幾多人夠膽說無悔此生?他們的早年革命激情及共產主義理想,能夠始終堅持而不致早死的可以說是一個都沒有。」

「這15人在一百年前參與了那一個具有重要歷史意義的會議,究竟成就了些甚麼?是成就了個人?成就了一個國家?成就了一段足以承先啓後的歷史?還是成就了一個政權?或成就了一個權力集圑?」

「這一段歷史中,被犧牲掉的又是什麼?是多少人的生命與人生?是幾多個家庭?是誰的理想?是哪一種幻夢?今天口口聲聲說要復興的民族,是進步了多少?在哪些地方又彷彿是倒退了?今天所說要打擊的腐敗,與百多年前滿清王朝的腐敗、與北洋軍閥時期的腐敗、與國民黨當政時的腐敗,在本質上有什麼分別?在規模上是減輕了還是更嚴重了?」

鍾劍華最後提問,對於這些問題,大家有甚麼答案?今天的中共又會給大家提供了怎麼樣的答案?今天的香港搞到如此,又說明了甚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