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四天網」創始人黃琦的母親蒲文清女士,5月15日向天網公民記者王晶透露,她因病情加重住院半個多月,又因沒有通訊工具無法和外界聯繫,出院後她才能和關心她的朋友報平安,深感無奈和歉意。

天網義工群受打壓離間

黃琦被中共當局以「洩密」罪名判處12年監禁。王晶在黃琦入獄後一直在為他呼籲和營救,對黃母更是如自己母親般關心有加。但這些能給予黃琦母子提供幫助的身邊友人,都被四川當局視為眼中釘,甚至在他們之間離間王晶反黨,威脅和她來往將對其訴求不利。

據王晶說,「也有人直接被警告:不能參與跟黃琦有關的任何事,否則會被追責或扣退休金等。」

今年2月初,王晶在微信「蒲文清關注群」呼籲為蒲文清和獄中黃琦捐款,可是在該群裏未能得到任何人的回覆。

王晶說,「近日有知情人透露,是因為此群裏好多訪民都受到了當地警察的警告,叫他們不要和我來往,因為『王晶是反黨(中國共產黨)份子』,如果還想解決個人的訴求,就不能反黨。」

同時,參與「蒲文清關注群」的義工湖北武穴維權人士吳有明,也因為負責為大家統計捐款,於2月10日去戶籍地青林派出所要回被扣押的身份證時遭到扣留,3月18日被以涉嫌「尋釁滋事罪」批捕,目前羈押在武穴市看守所。

病情加重 行動受限制

87歲的蒲文清,因兒子黃琦被當局構陷「洩密」罪獲刑12年,她不斷奔走呼籲無罪釋放黃琦,然而得到的不是公檢法的依法辦案,而是無止盡的打壓和限制人身自由。在這期間她的身體健康每況愈下,患有十幾種疾病,都是不能治的,肺部腫瘤也已經擴散無法控制。

蒲文清告訴王晶,「因為我一個月就感冒了四次,沒有辦法,洗澡也要感冒,換衣服也要感冒。我去華西醫院住院是由於腎功能不好,這次肝功能也不好了,腫得厲害。檢查的結果是肺上的病沒有一點好轉。肺上的病仍然那樣多,全身疼,胸部疼痛,而且還出了血。

在華西醫院住院期間,醫生給蒲文清做了腎臟的檢查,據她說,有些檢查是新的檢查,是抵抗力低下,免疫力差;血液方面也做了一系列檢查,有些指標不正常。但是醫院只是會診,沒有具體說明怎麼治療的問題,要她出院以後自己到門診找專家掛號再看。

蒲文清表示,「我已經掛了19日的專家門診,我的惡性貧血指標和2020年9月份比,所有一切指標都下降了。所以,是血液系統的問題,不知道是甚麼原因使惡性貧血指標都不正常。」

最後,蒲文清說:「因為我每次看病都走得很急,有些事情我也無法透露,所以請你理解,原諒我啊!你也知道我目前的處境。」

王晶表示,「我可以感受得到蒲文清女士行動受人限制的無奈!」

曾擔任過蒲文清女士保姆的天網義工危文元,也因維權長期受監控,過去她每過一段時間就會打電話關心蒲文清的近況。這次她告訴《大紀元》《大紀元》記者,「會找時間打電話關心蒲奶奶的。」

近期,危文元因維權備受地方當局打壓,而無多餘心力打電話關心蒲文清。這或許就是中共慣用的技倆,讓人人自危,就無心思再去關注黃琦母子的事了。#
-----------------------
4.16 搶修復印 重返報攤
銷售點:https://www.epochtimeshk.org/stores
【譴責暴力 絕不退縮】
請支持大紀元:
📍贊助大紀元:
https://www.epochtimeshk.org/sponsors
📍加入會員:
https://hk.epochtimes.com/subscribe
📍成為大紀元Patron,收睇無過濾嘅新聞影片:
https://www.patreon.com/epochtimes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