錦州市66歲的法輪功學員劉萬勝於2020年9月被錦州凌海市法院枉判6年、勒索罰款1萬元,2021年3月19日被劫入盤錦監獄非法關押。

明慧網報道,2020年4月23日,劉萬勝在錦州站前汽車站向人們講述法輪功真相時,被錦鐵派出所警察綁架,非法關押到錦州市看守所,隨後五六個警察到他的租房處非法抄家,抄走私人物品。

2020年4月末,劉萬勝被錦州市凌河區檢察院非法批捕;遭非法判刑後,現被劫入盤錦監獄新收大隊迫害。

劉萬勝,家住遼寧省錦州市古塔區,1996年7月開始修煉法輪功後,曾患有的長期失眠、經常頭痛、風濕痛、心口痛等痊癒。1999年7月20日中共迫害法輪功以來,他曾6次遭綁架,3次被非法拘留,在看守所、勞教所遭受酷刑折磨。

看守所的背劍、毒打

2001年,劉萬勝被錦州市公安局國保大隊警察綁架後,警察吳明軍、張新才曾把他弄到看守所的一間空房內,給他施用「背劍」酷刑。

警察將他的左手從左側腰間背到後背,右手從右肩上用力往後背拉,再用手銬將兩隻手銬上。警察坐在椅子上,看著他被「背劍」折磨得大汗淋漓。一個小時後,他才被放開。

在看守所裏,同一監室的幾個犯人多次對劉萬勝拳打腳踢,用胳膊肘猛擊其腰間,擊中要害部位時,疼得他在地上直打滾。

劉萬勝被看守所非法關押43天,勒索罰款3萬元,才被放回家,並且罰款沒開任何收條。

教養院的「死人床」、綑綁

2004年4月15日晚,劉萬勝從商店回家,剛到住宅樓下,就被錦州市安全局警察綁架、抄家,後在安全局遭行刑逼供。三天後,他被錦州市公安局維穩辦劫持到錦州市教養院非法勞教3年。期間,他遭受多種酷刑折磨,如下:

「死人床」

劉萬勝剛到教養院時,警察就用四副手銬將他四肢分別銬在床上,兩手分別銬到床的左右兩邊,兩腳分別銬在腳下方床的左右兩角。人平躺在床上,想翻身根本不可能,動不了。每天24小時被銬在床上,他被銬了一個多月。

中共酷刑折磨示意圖:「死人床」。(明慧網)
中共酷刑折磨示意圖:「死人床」。(明慧網)

綑綁雙腿

2004年夏季,為強行「轉化」(逼迫放棄修煉)劉萬勝,錦州市教養院加重了對他的迫害,把他的腿雙盤上,用布條綁上,再從腰後邊反覆繞上幾圈固定好,將雙手用手銬銬到後背,還給他戴上鋼盔,把耳機塞到他的雙耳裏,高聲放誣衊法輪功的錄音,並不時地用各種物件猛擊頭盔。

惡人每天都延長捆綁雙腿的時間,一個犯人坐在他身邊看守著,並不時地用拳頭擊打他的兩腿。警察副大隊長李松濤坐在沙發上,看著他痛苦的表情。

綁腿時間最長的一次是從早上八點多鐘到中午,約三個半小時,疼得滿身大汗。到中午鬆綁時,他的雙腿已不能動了,警察讓犯人拽著他的胳臂,下地走路。

中共酷刑折磨示意圖:綑綁雙腿。(明慧網)
中共酷刑折磨示意圖:綑綁雙腿。(明慧網)

罰坐小板凳

劉萬勝被兩個犯人24小時監管,不許和別人說話;早上5點鐘起床,就被強迫坐小凳,除上廁所外,一直坐在凳子上。

此凳寬約十多釐米,長三十多釐米,高十五~二十釐米。長時間坐小凳,硌得屁股坐在哪兒都鑽心的疼。到了晚上十點多,犯人再用四副手銬把他銬到床上,還多次打耳光、辱罵。

中共酷刑折磨示意圖:罰坐小凳子。(明慧網)
中共酷刑折磨示意圖:罰坐小凳子。(明慧網)

有一次,劉萬勝被弄到警察辦公室,一李姓警察用拳猛擊他的頭部,當時他被打暈癱坐在地上,頭暈噁心、渾身冒冷汗,衣服都濕了。

如今他被劫入盤錦監獄遭受迫害。

據明慧網報道,盤錦監獄迫害法輪功學員的手段之殘忍、形式之陰毒實為罕見,慘案命案不斷、造成了許多人家破人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