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智囊企業研究所亞洲研究項目主任卜大年(Dan Blumenthal)最近發表新書《中國噩夢:一個搖搖欲墜政權的遠大野心》(The China Nightmare: The Grand Ambitions of a Decaying State)。這位曾擔任美國國防部中國、台灣及蒙古事務高級主管的中國問題專家認為,中共試圖重塑全球秩序,但其內部卻存在許多脆弱性。

據美國之音報道,卜大年說,這樣一個試圖施展全球野心而又受困於內部弱點的國家,對美國乃至全球都構成更大的威脅,他稱之為「中國噩夢」。他認為,北京想要建立一個以中國為中心的戰略夥伴網絡,一個對中共威權統治更加友好和兼容的國際秩序。

他寫道,這種秩序如果實現,「那看起來更像是中共統治下的中國——更加壓迫;更依賴社會控制、脅迫和壓迫工具;更加封閉和不民主。」

卜大年:中共政權內部脆弱

卜大年指出,儘管這種野心對美國和西方民主社會構成挑戰,但是不能忽視的是中國在中共統治下的不安全感和脆弱性。這些弱點包括:中國經濟持續多年放緩,債務水平居高不下;習近平摒棄鄧小平時代以來的許多以市場為主導的政治經濟改革,轉向更多的國有控制,拆毀了中國經濟發展的引擎,壓制了創新能力。

這些弱點還包括面臨環境惡化和人口老齡化等社會問題;中共極度恐懼所謂的「西方精神污染」,亦即民主社會的自由、法治等思想觀念,對教育界甚至商業界加大管控和打壓;習近平的集權、廢除任期和反腐等政策使得中共政權內部出現更多裂痕,習近平面臨越來越多的壓力。

卜大年認為,這些弱點會令中共實現其戰略野心遭遇阻礙,但這並不一定意味中共是厭惡風險(risk-averse)的。他寫道:「儘管(或者也許正因為)中共存在日益嚴峻的內部弱點,它仍在推進其宏大的戰略野心。」他認為,這樣的中國,對美國及其盟友來說會是一個「噩夢」。

「中國噩夢」與中共病毒疫情

「這之所以是一個噩夢」,卜大年說,是因為中共野心得不到滿足並且受挫的強國構成一種特別的威脅。他指出,這種「噩夢」還在於,由於中國融入國際社會,其內部問題帶來的後果會波及全球。

他說,新冠疫情(中共病毒)就是一個很好的例子:習近平的過度集權和政治打壓使得中共政權的官僚體系陷入癱瘓,武漢地方官員不敢上報疫情,不敢在習近平發話前有所行動,再加上中共政權向來的審查制度和社會控制,導致真相被掩蓋,一場區域性傳染病演變成全球大流行病。

「新冠疫情(中共病毒)處理不當給習近平造成很大的國際反彈,但是他沒有屈服於壓力。事實上,他將行動升級。」卜大年在一個討論他新書的網絡座談會上說,「一個噩夢情形是,當習近平越來越受挫,他會試圖通過更多的對外侵略行動來進行彌補。而這正是我們已經看到的。」

他舉例表示,在中共和其它各國應對新冠(中共病毒)的同時,中共在印度邊境挑起衝突,因澳洲提出要對病毒源頭發起國際調查而對其加大政治施壓,施壓歐洲國家移除任何有關新冠(中共病毒)虛假信息活動的措辭,繼續在南中國海採取咄咄逼人的行動,脅迫和恫嚇台灣,進一步打壓香港自治,繼續在新疆實行針對維吾爾人等少數族裔的壓迫政策。

卜大年認為,應對「中國噩夢」,美國戰略的關鍵在於打擊中共的弱點,迫使中共處於守勢。他認為,中共的脆弱性和弱點對美國來說既是挑戰也是機會。……如果美國利用那些脆弱性,讓中共明白,一旦他們向外出擊就會遭遇美國的反擊。這將更好地威懾中共的某些行為。

他認為,美國應當繼續過去幾年所採取的行動,包括回擊中共不公平的貿易做法,挑戰中共的領土聲索和侵佔行為,打擊中共在西方民主國家的惡意影響力活動。他認為,美國還應與盟友合作,與其它國家建立民主陣線,一同應對中共挑戰。

博爾頓:台灣為華盛頓提供非對稱應對方式

曾任特朗普總統國家安全顧問的博爾頓(John Bolton)在給卜大年新書寫的書評中說,北京顯然從來沒有認識到帝國時代已經結束,北京對台灣的執念為華盛頓提供了應對中共惡劣行為的不對稱性手段。

博爾頓認為,最具影響力的一步就是全面外交承認台灣。他說,這勢必會重挫中美關係,但這是中共應當擔心的,而不是美國。他說,華盛頓還可以採取其它程度小一些的行動,比如美台官員互訪常態化,這也可以嚴重削弱中共試圖強制一統台灣的合法性。

卜大年:北京武統台灣之際即美台建交之時

卜大年認為,美國過去幾年來的對台政策正在朝正確的方向前行,包括對台軍售、美台安全合作和高級別官員訪台次數的增加。他說,美國對台政策應是充份確保台灣的民主,讓台灣人民自由決定政治未來。

對於中共武統台灣的威脅,卜大年認為美國應當正告北京其中的嚴重政治後果。他說:「我們應當私下裏告訴北京,攻打台灣將意味著美國『一中政策』的終結以及外交上承認台灣。」他認為,美國還應派遣更多軍事和非軍事安全顧問以及一些軍人前往台灣,直到北京的威脅減弱。#